cover

正午惡魔: 第五/六章.族群和上癮

析心事務所
2020-08-12
31:18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 族群 - 女性 vs 男性: 82年生的金智英(書、電影) - 女生是男生的2倍,自殺反而是男生更高 - 老人憂鬱 -> 身體影響心理(中風、跌倒、多重藥物影響、失智?) - 兒童/青少年憂鬱 -> 家暴、長大後… - 種族(原住民?) - 同志族群(背離親緣) - 生物學、社會結構、文化? - 因紐特人的生活(全黑的日子,整天在家裡 "情緒的字眼不在語言中,但是卻在他們的概念之中" 憂鬱症是一種寂寞病,曾得憂鬱症的人都感受過可怕的孤獨,即使周遭充滿愛也一樣。 ) - 在他們的沉默和我們熱切以言語表述的自覺之間,有多種描述精神痛苦、理解精神痛苦的方式。背景、種族、性別、傳統、國家---以上種種共同決定了要說什麼、以及不說什麼,某種程度上,也決定了什麼需要有所緩解、什麼會加劇、什麼該忍受、什麼又該放棄。憂鬱症的急迫性、症狀和治療方式,都取決於超越個人生化機制的外在力量,也取決於我們是誰、在哪裡出生、相信什麼、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 上癮 - 菸、酒、咖啡 #+BEGIN_QUOTE - 過去二十年來,上癮的語意變得十分模糊,所以現在有人對工作上癮,有人對陽光或腳底按摩上癮,有人對吃上癮,有人對錢上癮。 - 物質濫用是「舒服且可理解的痛苦」來取代「難受且無法理解的痛苦」,消除「使用者無法理解又難以控制的痛苦」,而寧可「用藥物引發使用者可理解的煩亂」 #+END_QUOTE - 戒酒無名會、動機式晤談法(書中沒有寫到) - 酒和藥物的差別: #+BEGIN_QUOTE 為了不讓情緒太過低落,我每天差不多要吞12顆藥丸。坦白說,倘若兩杯美酒下肚就能達到相同的療效(我知道有些人可以),這絕對是完美的替代方案,只要不會兩杯變成三杯或四杯或八杯---假如你正在對抗憂鬱症,通常就會如此。 #+END_QUOTE - 精神科醫師 = 合法藥頭? #+BEGIN_QUOTE 在我看來,我早已失去自主。……我不在意依賴這些藥物,或藥物依賴其實是成癮的表親。只要我吃的藥有效,我就樂意服用。我每天都隨身帶著藥,以防萬一我因故無法回家過夜,還是有藥可吃。我搭飛機時都會帶著藥罐,因為我總是想到萬一有人劫機,我遭到監禁,我會設法偷偷把藥藏在身上。 #+END_QUOTE - 物質濫用、憂鬱症,誰是因?誰是果? - 戒酒無名會: #+BEGIN_QUOTE 就像讓大腦參加夏令營一樣。我厭倦了一直問為什麼。我為什麼會崩潰,變成酒鬼?我很樂意知道答案,但何必浪費時間,知道答案並不會讓我好過一點。戒酒就像攀登金字塔,每次往上多爬一階,我們都以為達到某個地方了,然而永遠有下一階需要爬。往下看時,我們沒辦法真正看清爬過的台階,因而感到絕望。但如果往上看,就會望見上帝的手指穿過天空,於是我們知道,目前是走在正途上。 #+END_QUOTE - 心情不好時想吃東西: #+BEGIN_QUOTE 情緒起伏正常時,好心情會帶來自律,幫助我抵擋巧克力蛋糕的誘惑。憂鬱會削弱這股意志。憂鬱會促使我們上癮。抗拒慾望會消耗大量的精力和意志。憂鬱症會使你變得軟弱,而軟弱必然通往上癮。 #+END_QUOTE

0 則留言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