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深度專訪陳昇談《歸鄉》

耳朵借我
2017-08-22
120:37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昇哥仍然精壯,晒得黑黑,但他說最近沒那麼多時間騎單車,又白回來了。氣色很好,談興很高,不似去年見面那天宿醉初醒一副快吐的樣子,還得讓同事在電台錄音室現場刮痧。 今年我換了新電台,開了新節目「耳朵借我」,陸續邀約音樂人來上節目,說真的也不是故意,陳昇就這麼變成了這個節目開播以來第一位來賓。 他聽到我用「麗江的春天」做的片頭,初初不動聲色,後來忍不住跟著唱了起來,還揮手作跳舞貌:「今天跟我回家,我最親愛的朋友……。」 那是我在「音樂五四三」最後一集放的最後一首歌,拿到這裡做新節目的片頭音樂。我倒沒跟昇哥說這些,他聽到片頭好像滿高興的,我就很開心了。 初聽陳昇2017年的新專輯《歸鄉》,那滿浸的悲傷,很是震撼──這次,他是一個少小離家老大回,帶著你走在彰化南溪洲的初老之人……是啊,陳昇明年就要六十歲。這些年陸續送走了父母,他曾黯然說:故鄉已經沒有我的家可以回了。 他指給你看:小時候這裡是田,那裡是老芋仔的榮民村,轉角有一間乏人問津的成功旅舍。沒媽沒爹的阿春是那群廟口下棋的老人一起養大的,後來混流氓,離開了這裡,就像小學時候濁水溪對面說一口字正腔圓國語還穿皮鞋的女生,還有不甘被困在窮鄉僻壤,總是打扮得很潮的七叔,他們後來都不在這裡,都去了遠方,有的去了台北,有的去了美國。 沿著西濱快速道路六十一號省道南下,便是故鄉,讓心刺痛的故鄉:「我問你那裡來的呀 / 你取了名字你沒有改了姓 / 你吃了莿仔埤養的稻米 / 你喝了黑泥漿洗的水……土地上長出了煙囱 / 爺們窮到只剩下了錢」……這是「賣田」的歌詞。 「我的故鄉她不美 / 要如何形容她? 我的母親她不美 / 要怎麼形容她?」 陳昇在「歸鄉」這樣溫柔地唱著,卻成就了一首美麗的歌,也是為專輯定調、最早完成的歌。接下來,他寫下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串在一塊,便是為故鄉造像。他先把每首歌的次序、主題定下來,寫在工作室的白板,再一首一首和樂手推敲,填進編曲、旋律和歌詞。陳昇恐怕是中文流行樂史最擅長寫故事的歌手,《歸鄉》為他原已驚人的作品倉庫,又添上了幾段好故事丶幾個好角色。 這是陳昇有史以來第一張「基本上沒有鼓」的錄音室專輯,無論是取樣的鼓,或真人的鼓手(只有一首歌出現了若隱若現的手鼓,那是昇哥自己取樣敲出來的)。除了很低調的鍵盤,整張專輯都用原音樂器鋪陳:木吉他、三線琴、弦樂、double bass,這讓《歸鄉》暈染著濃濃的抒情氣質,恐怕也是十幾年來陳昇「最易入耳」的專輯。 扛下編曲大任的吉他手(兼三線琴)范君豪,該記一大功。他和鍵盤兼弦樂編曲袁偉翔、低音大提琴「阿炮」李禮勇,再加上兩首歌的客席西塔琴手吳阿澤,一起創造了《歸鄉》的抒情質地。有趣的是,三位挑大樑的樂手原本都是玩搖滾的,陳昇刻意要求他們寧慢勿快、寧少勿多,減去所有炫耀和招搖。 不過,一直壓抑也不是辦法。陳昇已經在進行下一個案子:他錄音近三十年的老巢「麗風錄音室」即將都更拆遷,他要為麗風做一張紀念專輯,集合各方英雄好漢共襄盛舉。他說,這次他要回歸「瑪麗蓮陳昇(這是向『瑪麗蓮曼森』致敬的哏)」路線,準備大大解放啦。 所以,不太久之後,我應該又要找昇哥回來上節目了。知道他一如往昔,元氣淋漓,我就放心了⋯⋯。 20170822「耳朵借我」004 播出曲目: 61號省道 十七號省道(《恨情歌》,1995) 歸鄉 海峽 穗花 美好的哲學課 賣田 七叔 阿春 昨天,今天,明天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20170822/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0 則留言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