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專訪許含光+空中現場

耳朵借我
2018-02-19
121:42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許含光,今年即將25歲。他寫詩,寫歌,作曲,從小就學鋼琴小提琴,後來接觸搖滾樂,開始彈吉他學編曲。首張專輯《曖曖》他親自擔任製作、編曲、詞曲、演唱、也彈了絕大部分的吉他。 話說六年前他去「金曲音樂節」工讀,輾轉認識了陶喆。當時他還在玩樂團,陶喆聽了他們的歌,決定簽下來,看看能玩出什麼。當時當然不可能想像,第一張專輯竟然等了六年才成真。 倒也不是求好心切,才慢慢磨六年,而是這段時間,許含光也面臨自己創作人生的大顛簸:樂團成員彼此有了裂痕,宣布解散,原本和他搭檔創作的哥們兒也離開了,他必須自己補上原本不太理會的部分,學樂器、學編曲。陶喆倒也不急,儘他慢慢來。 翻開幕後人員名單,不少厲害名字都來助陣,比方錄音師就包括大師級的Andrew朱敬然、比方樂手就有甯子達,等等。不過,這些老手、前輩,面對的畢竟是他自己的作品,他是製作人,所有事情他說了算。儘管就像許含光自己講的:他是錄音室裡最菜的那一個,之前毫無製作經驗。之所以讓他親自擔任製作、編曲,他說不見得是信任他的才能,可能是公司也不知道拿他怎麼辦才好,乾脆放手讓他自己弄吧。 該怎麼說《曖曖》呢?我願意說:整體而言,這是一張通順好聽的專輯,可又帶著些不盡乖馴的稜角,像抽長著個子的青少年,儘管模樣俊秀,卻總是不適應自己身體的變化,於是姿態總顯得有些不安,甚至有點尷尬。面對世界的時候,不是自我保護得過了頭,顯得彆扭,就是衝得太猛,傷人傷己。不過,青春畢竟是美麗的。這些不規範、不成熟,遂也都顯得真誠可愛了。 我很珍惜創作人向世界宣告「我來了」的第一次:那是畢生只有一次的機會,你把畢生積攢的最珍貴的一切,一口氣拋向陌生的世界,然後等待回音。許含光說:專輯錄好又過了一年才發,或許漫長的等待,加上小型巡演的操練,漸漸把那股緊張磨平、鬆開了,到專輯終於問世,反倒自覺一顆心變得更柔軟了。我感覺他正慢慢告別那個彆扭的小青年,尋找自己和世界和平相處的方式,這就是長大吧。 許含光並沒有學會上通告講套話、講場面話,有時候帶著三分狂妄,有時候遮不住地天真,或者忽然就很動感情。我很珍惜這樣的他,很珍惜這次對話,更期待他接下來的作品。 播出曲目: 讓 藍色房間 迷路的詩(2011) 夏天在漫延 許含光 mini live @Alian963: Closer (Travis) Midori High & Dry(Radiohead) 睡眠的航線 Christmas Day 樹屋 窗外的世界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20180219/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0 則留言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