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四分衛樂團虎神、阿山+空中現場

耳朵借我
2018-05-14
121:43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四分衛成軍的1993年,他們還不叫四分衛,叫Hexagon(六角形),這團名一看就會念的樂迷,應該是不太多的。顯然阿山學生時代當英文小老師的經歷不是浪得虛名。那一年,總統還是李登輝,台北市長還沒直接民選,新加坡辦了「辜汪會談」,年底爆發尹清楓命案,張學友「吻別」唱遍大街小巷。 這一年,虎神和阿山相繼退伍,各自上班。他們原是復興美工畢業,都有一身靠視覺設計行業賺錢的好本事,可他們偏偏不甘願,還是想玩樂團。一開始,也沒想要寫自己的歌,只覺得若是能去天母「犁舍」之類地方賣唱,那就太酷了。真正組了團,練了歌,才發現賣唱生涯遠比想像中的門檻高得多。 但是既然開始玩了,他們也沒打算放棄。他們和當年所有玩團青年一樣,翻唱西洋搖滾英雄的歌,你翻唱的團愈酷,你的團就愈酷。也是在那幾年,台北冒出幾間環境簡陋音響破爛但可以讓樂團演出的pub(當年還不興live house這個東洋傳來的說法),1994年,骨肉皮阿峰開了Scum,破天荒規定每個表演的團至少要有一首原創曲。起初,這對它的生意帶來毀滅性的打擊,誰要聽什麼自創曲!但是漸漸地,自己寫歌唱歌的風氣傳開,阿山也捲起袖子動手寫中文歌了。 我們在錄音室聊起這些故事,對現在的搞團青年來說,簡直等於光緒年間的歷史。那時候,玩團掙錢養活自己是幾乎不可能的事,不過到了九十年代台灣唱片工業輝煌時代的尾巴,唱片公司竟也陸續簽約出版了幾張台灣樂團的專輯:刺客、伍佰與China Blue、脫拉庫、亂彈、糯米糰、五月天……。 1999年,剛成立的「角頭唱片」發了四分衛的首張專輯,一曲「起來」成為樂團圈的國歌。2000年,亂彈阿翔在金曲獎舞台上高舉獎座說「樂團的時代來臨了!」,果不其然,21世紀至今18年,台灣樂團的質與量都來到史無前例的高峰,儘管唱片工業垮了,遊戲規則天翻地覆,樂團的時代卻無庸置疑地來了。 四分衛在這段時間也歷經顛簸,分分合合,新舊團員加一加,幾乎可以組一支足球隊了。他們實驗過不同的音樂路線,也試過和新生代的樂團合作,阿山的創作語言也隨著年歲漸長而不斷進化,他說,現在寫歌力求簡單直接,不需要拐彎抹角。可我聽他們的新歌,那貌似單純的詞曲時則蘊藏著深沈的心法,當然,還有一顆始終不忘少年的心。 四分衛的新專輯接近殺青,他們先來上節目暢談即將舉辦的25週年紀念演唱會,以及我們共同經歷過的搖滾青春。虎神和阿山現場唱了三首歌,其中「床底下的怪物」是虎神鼓勵阿山示範一下他自己那套無師自通的demo彈唱風格,讓樂迷賺到的驚喜曲目。我們也一起聽了將近二十年份的四分衛歷年金曲,溫故知新,此其時也。 播出曲目: 當我們不在一起 (2018) 一鏡到底 (2018) 飛上天 (Live, 1999) 再見吧!惡魔 (2003) 原來大人就是有所隱瞞的小孩子 feat. Go Chic (2015) 大風歌 (2013) 虎神、阿山 Live at Alian963: 我們都是被過去綑綁的人 床底下的怪物(阿山彈木吉他) 我的工作支撐住我的生活 愛曾經讓我們在一起 (2016) 一首搖滾上月球 (2013) 起來 (1999)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20180514/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0 則留言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