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深度專訪鄭怡

耳朵借我
2018-09-03
121:37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校園民歌」時代,大部分寫歌、唱歌的年輕人,不管唱片賣得多好,都沒想過要留在音樂行業以此為生。當年凡是經歷百分之七十幾的考生都擠不過去的那道聯考「窄門」,成為「大專學生」的青年,無不被社會捧在手掌心,目為人中龍鳳,菁英中的菁英。大專學生偶爾出來拋頭露臉唱唱歌,作為青春時光的調劑,也就罷了。竟然放棄所學、跑去當「歌女」、「歌星」,那是彼時社會所不見容,甚至有可能被認為「辱沒家門」的。 所以,當年多少偶像級的「民歌手」一畢業就都離開音樂圈,出國深造、就業,留下來把音樂當成志業的,委實不多。但那少數留了下來的,無論幕前幕後,後來確實成為支撐台灣流行音樂轉型、繼而爆炸成長的中流砥柱。 鄭怡,就是那少數留了下來的歌者,並且成功從學生身分的「民歌手」過渡轉型成「都會女子情歌」的詮釋者,紅遍全台灣。她的演唱生涯,至少經歷了三個主要階段:「金韻獎」開始的「新格 / 民歌」時期。《小雨來得正是時候》開始的「拍譜」時期,以及《想飛》開始的「可登」時期。這三個階段,鄭怡都有震撼樂壇的經典。信手拈來:「月琴」、「小雨來得正是時候」、「想飛」、「心情」、「天堂」,無一不是足以傳世的傑作。 仔細算一算,從她1979年報名第三屆「金韻獎」,到1992年她出版最後的錄音專輯,轉進廣播圈成為專業DJ,她的唱片歌手生涯總共延續了十三年。在這段時間裡,她和許多跨世代的厲害詞曲作者、製作人、編曲人、樂手一起合作,見證了台灣唱片行業從起飛到爛熟的壯盛階段。蘇來的出道作,便是和鄭怡合作。李宗盛第一次單獨獻聲、第一次製作專輯,也是因為她,同時還發掘了一位年輕的將才,叫小蟲……。 九十年代中,她毅然拋下台灣的一切,和丈夫與雙胞胎兒子移民加拿大,從此告別娛樂圈,變成麵包店老闆娘。即使在鄭怡演唱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她也不曾辦過個人演唱會,只因為那年頭這件事還不成風氣。竟要等到出道39年後的2018,她回台灣定居,這才有了破天荒第一次的個人專場演唱會。節目播出的時候,票應該是早就搶光光了,這也是應該的,畢竟是鄭怡啊! 在我念小學的時候,鄭怡是經常出入我家客廳的民歌手之一,她叫我媽「陶姊」,我自然叫她「阿姨」。多年過去,現在重逢當年才十幾二十歲的叔叔阿姨,都要改口叫「大姊」、「大哥」了。上次見到她,可能是1995「民歌二十」的後台,她懷著雙胞胎挺著大肚子來探大家的班。一眨眼二十多年,我已半頭白髮,她亦年近六旬,但歌聲仍然清澈透亮,聊起天來依舊慧黠銳利而氣場逼人,立刻讓我想起當年那個主持「綺麗世界」機關槍一樣講著話的DJ……。 鄭怡唱過的好歌太多,兩小時光是播出其中最知名的代表作,就幾乎放不完,但我還是穿插了幾曲比較珍稀少見的作品。關於那些人、那些歌,鄭怡記性非常好,提供了鮮活的第一手故事,也理清了好幾樁歷史公案,又多了不少有趣的八卦。我們從她出道最早的作品,一路放到最後一張原創專輯,鄭怡知無不言,也讓我們對這些名曲的創生,以及那個歌樂激盪的時代,多了一層親切的理解。 既已回台定居,以後還有機會再邀她來說說這集節目來不及說的故事,我和大家一樣期待。 播出曲目: 鷺鷥(demo, 1982) 微光中的歌吟(1980) 微風往事(1981) 月琴(1981)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1983) 茶山情歌(Live, 1982) 如果你說(1983) 結束(與李宗盛合唱,1983) 去吧!我的愛(1984) 想飛(1986) 我所知道的愛情(1986) 心情(1987) 沙漠的風(與曲祐良、馬玉芬合唱,1987) 天堂(1991)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20180903/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0 則留言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