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專訪呂士軒談《誤入奇途》

耳朵借我
2018-11-12
121:34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我是從「孬種走了」認識呂士軒的。介紹這首歌給我的是一位十四歲的少年:在一場給中學生的講座上,我請同學一一介紹自己最喜歡的歌,他便挑了這一首,說是講出了他的心情。後來我應邀擔任今年金音獎評審,聽了一整年度火力四射百花齊放的台灣嘻哈,呂士軒這張《誤入奇途》脫穎而出,獲得許多評審肯定,入圍五項,最終「孬種走了」拿下了年度嘻哈單曲,《誤入奇途》也獲頒年度嘻哈專輯,大出鋒頭之餘,也讓更多「同溫層」以外的聽眾認識了這位29歲的創作歌手兼影像工作者。 說來有趣,《誤入奇途》是在極其緊張的有限時間裡趕工完成的,從開錄到結束總共只有22天,根本是連續熬夜睡公司一路拚戰做完的。他說,若給他多一兩個月時間,專輯一定會變得很不一樣,現在重聽,還是覺得很多地方做得不如當初想像。不過,最早設想的歌曲主題、結構布局,倒是都做出來了。專輯以寫給過去那個自己的「孬種走了」開始,以寫父子的「超人回來了」作結,曲曲相扣,故事一篇接著一篇,寫自己,寫朋友,寫生活,愛情,還有人生觀,聽來很有態度,也很誠實、親切。 這是呂士軒第一張真正完整的個人專輯。他在嘻哈圈已經混了好一段時間,他和張伍、史今合作的組合「違法SmashRegz」已經在網上發表了很多轟動嘻哈圈的作品,包括一系列以「16bars project」為名的即興短篇創作。2015年「違法SmashRegz」出版《戲劇話》EP之後,他們三人決定在2017年分頭出擊發行三張命名為「入」系列的個人專輯,呂士軒的擺最後做,他說:結果被前兩位弟兄拖到進度,最後才會這麼趕……。 呂士軒也是很厲害的詞曲作者兼製作人,和J.Sheon、ØZI、Miss Ko、阿達、吳建豪、Starr Chen都是密切合作的老朋友,今年一首大熱門的嘻哈群星合唱曲「走到飛」也是由他擔綱詞曲兼製作。近來他的演出邀約也愈來愈多,終於比較可以靠音樂維持生計,對家人也可以交代了。這張專輯便是一群哥們兒戮力相助,才得以成真,除了「違法SmashRegz」的兩位弟兄,獻聲的還包括剃刀蔣、謝乾乾、J.Sheon、吳建豪、阿達,熱鬧非凡。你還可以清楚聽到呂士軒吸收了大量西方經典,節拍律動和旋律都漂亮得過耳難忘,但並不顯得故意炫耀。 呂士軒是新竹人,從小體格弱小,從小學到國中,被同學霸凌了整整五年:他曾被垃圾桶蓋著群毆,課桌椅不是被搬走就是被粉筆畫得亂七八糟,用過的橡皮擦被同學嫌髒不想碰……,父親是觀念傳統的台灣男人,看兒子被欺負回家,只說「沒打贏還敢回來!」。對一個十來歲的少年來說,五年光陰是漫長看不到盡頭的地獄。後來他學會低調消極以待,欺負他的人看他沒反應,缺乏成就感,也就漸漸放過他。但「孬種」兩字就這麼刻在了心裡。多年後,他終於在音樂裡找到救贖,寫下「孬種走了」,贈給少年的自己。 後來曾經強壯如山的父親中風倒下,醫生一度建議回家準備後事,母親不甘願,拜託他們再急救一下試試看,硬是把父親從鬼門關拽了回來。曾經嗓門大得令人生畏的父親,如今因為氣切失去了聲音,只能用手勢比畫。呂士軒發現,小時候爸爸是自己眼中的超人,現在變成他要當那個超人,負起該付的責任,分擔照顧父親和家人的任務。這首父子和解的歌,是專輯最早寫下的作品,聽哭了很多人。原本不認同兒子玩音樂的父親,現在十分以他為榮,朋友來探望,父親總會指指兒子,比比大拇指,「我兒子很棒!」 嘻哈原本不是我的守備區,但我真心喜歡呂士軒的音樂,還有他說故事的方式。《誤入奇途》讓我知道台灣嘻哈仍然大有可為,而且,厲害的東西不一定非得擺酷耍狠,溫暖、幽默、平實的歌,也能讓你跳舞,讓你落淚。恭喜呂士軒! 播出曲目: Q一下(2018) 孬種走了 新鮮鱒魚 壞心情(16bars project) 灑小朋友 正在塞 狐群狗黨 98 幫忙症 Close-Up(2015) 超人回來了 Who怕Who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20181112/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0 則留言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