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專訪魏如萱談《藏著並不等於遺忘》

耳朵借我
2019-12-17
120:00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魏如萱兒子剛滿週歲。她說,自己並沒有母愛的記憶,沒有和父母生活的經驗,「這一塊整個是空掉的」,關於當媽這件事,一切只能查網看書、或是從朋友的經驗中學習──她父母很早離異,小時候在花蓮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大人總說:要聽話,要照顧妹妹,她也習慣了,自己的問題和困惑卻無人理解,也無處安放。因為要乖、要聽話,青春期的她充滿矛盾,又擔心造成大人困擾,有很多話不知道怎麼說,只能藏起來。這成長過程的缺憾,在後來感情關係帶來諸多混亂:戀愛這件事,她沒有辦法從家庭中找到模範,缺乏模仿的對象,於是經常在戀人身上尋找那個缺席的父親,卻造成對方很大的壓力。 她在〈Don’t Cry Don’t Cry〉回訪那個壓抑困惑的少女時代,初稿曾經寫出「我最好的表情是閉上眼睛」這樣闇黑的句子,是製作人陳建騏和她討論,才讓歌找到了光亮的出口。 《藏著並不等於遺忘》原本去年就要出版的,卻被懷孕生子這件事打斷了。做了媽媽之後,魏如萱的全副身心都被小孩佔據,再也挪不出分毫能量給音樂創作,加上產後憂鬱的折騰,她甚至一度自我懷疑這條路還能不能繼續走。但人的潛力是無窮的,她受邀參與「小花計畫」和鳳小岳一起錄了〈很難很難〉,是產後重新工作的第一首歌,她也恢復廣播DJ主持,讓自己回到工作狀態,漸漸地,她可以重新寫歌了,並且驚奇地發現,懷孕之後她的歌聲多了一層以前沒有的低音,而她也懂得用更收斂的方式唱高音(比方〈恐慌症〉),也嘗試整首歌唱假音(比方〈既然不再假裝自己不是多愁善感的詩人〉),開發出更豐富更細膩的聲音表情。 專輯有兩首李格弟作詞的重量級作品〈Ophelia〉和〈兒歌〉,前者的旋律來自十年前陳建騏和黎煥雄導演合作的劇場作品,原是純吟唱無歌詞的版本(這集節目也放了2010年柴灣演唱會的實況版)。李格弟三年前就寫好了歌詞,卻被魏如萱放在email信箱裡晾著沒動,直到這張專輯才終於決定採用,並且讓李格弟來念了她的詩〈我不知道我已經給了我的早上〉。魏如萱的歌唱、陳建騏的曲、李格弟的唸白,三者合而為一,只能用「銷魂」形容,這絕對是我的年度歌曲之一。什麼獎都配不上李格弟我們的神,魏如萱唱得揪心入魂,厲害極了: 日出是免費的 夕陽也是 深夜是免費的 星光也是 可是對於河流我真的一無所知 他是瘋的在星期一 可是星期五 他完全清醒 他從長廊深處 朝我走來 在我的手上 放一個冰塊 說那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海浪 冰塊都還沒有溶化 他又開始說那些瘋了的話 to be or not to be to be or not to be 〈兒歌〉原來也不是李格弟專為剛當了媽媽的魏如萱寫的,是她碰巧寫了這樣一首關於母嬰的詞,中文歌史從來沒有人寫過這樣的歌詞,飽含豐富真實的身體感: 我的心跳我的呼吸我的喘息 我的腫脹 微笑還有哭泣 我的體溫我的瞌睡 最初你就像一個雨點 那麼樣地輕微 …… 我凝視你的眼睛從不曾疲倦 我就忽然變成一座豐滿的果園 我聞你的氣息讓我徹底暈眩 難道這就是我全部被偷走的時間 啊為什麼一個少女叛逆不馴 時間啊就把她變成一個母親 於是從這首歌,魏如萱慷慨分享了懷孕之後身體心理的各種變化:她說,因為黃體素,整個人的內分泌像是逆轉過來,手臂變粗,膚質變差,原本當歌手、作一個表演者是要散放雌激素,招攬更多人圍過來,而當母親卻讓她對外界刺激變得敏感而防衛,心裡經常有各種壞念頭。生產後一段時間她每天準時哭泣,但她自己也明白,這都是內分泌,也是母親保衛嬰兒的演化結果,幸好老公也全心一起面對,慢慢還是走出來了。 專輯最後寫好的歌是〈彼個所在〉,用四種語言唱出想念的心情。她在demo階段問自己:到底心裡最在乎的是什麼事情?她想了想,答案是「死亡」。於是她輕輕地唱出了這首歌:唱給離去的愛貓,唱給逝世的父親,唱給永不能再相見的盧凱彤。 《藏著並不等於遺忘》是一張用力很深,然而舉重若輕,肌理豐富的專輯,魏如萱已經是不折不扣的成熟的歌者和創作者,但十幾年前我初初認識的那個古靈精怪的小姑娘,也一直都在。這是一張紀念並且紀錄人生轉折的重要作品,我聽得很感動。謝謝魏如萱。 播出曲目: 兒歌 Ophelia + 冰冷的狂熱(2010 Live) Ophelia 很難很難(feat. 鳳小岳) 竊笑 既然不再假裝自己不是多愁善感的詩人 Don’t Cry Don’t Cry 恐慌症 陪著你 彼個所在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20191217/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0 則留言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