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節錄 (00:00:00) OP/ 有時候教學或者學習手段,就是要有彈性 (00:03:25) 牌卡占卜的樣貌,從來如此 (00:05:49) Yes or No?!答我! (00:09:31) 從「占卜」到「指導」 (00:15:17) 問牌,卻問不出個所以然? (00:19:38) 占卜時的直覺反應 (00:21:42) 新世代眼中的占卜卡 (00:28:56) 靈活思考牌義的好與壞 (00:31:47) 牌卡的吉、凶與中立 (00:36:50) 雷諾曼 36 張卡的「吉凶」 「牌卡占卜」在人文生活中出現之初,觀察最古老的牌陣,就可看到它在當時是什麼樣子的:問牌的人的提問想知道結果好壞,或者多數籠統、甚至不提問。那時候的占卜,預測成份明顯比較多;占卜師會觀察牌陣的整體,看正面、負面牌的比例多寡,再推測事件走向。 希望得到正面的、肯定的、「吉利」的問事解答,這是人性。在舊式占卜操作中,以分析事件之「吉凶」作為問事結論其實也不需要大驚小怪。(最少現在的我們眼中,舊社會或者比較 old-school 的做法就是如此。) 有人在迷失中找尋路向,於是向塔羅牌請教;有人需要被鼓勵和肯定,於是會讀天使卡、神諭卡、彩虹卡等 Oracle cards。然後即使時代怎樣轉變都好,有一種提問老是常出現:是或否。 會提出這類 Yes or No / OK or Not 提問類型的問牌者,他們找的路向只有 Yes or No 其中一邊,也不太需要被鼓勵和肯定,而是需要【知道答案】,或者一個讓他決定 Go or Stop 的 confirmation。 看目前的牌卡主流(尤其塔羅牌、天使卡),或者比較年輕的 freestyle 流派,已經漸漸脫離「論吉凶」此古老的占卜手法——除了主要因為職業道德問題,也因為時代及文化轉變,不再所謂「入流」。新世代身心靈派系的使用牌卡方法、原因、手段,亦開始遠離舊社會的占卜樣貌,漸漸被心理諮詢 consultation、靈性指導 spiritual guidance 取代。 問牌者明白尋求務實建議的重要性,而牌卡師也知道可以提供更深層次的、心理上的,甚至哲學式的解答。問牌不再用「好壞、是否」作為結束點,甚至出現了支持傳統占卜或者傾向靈性指導兩個派別 (pro-prediction / pro-spiritual guidance)。 即使時代過去,為什麼大部份問事者卻仍然最希望知道「好壞、是否」? · 有時候我們問塔羅、天使卡,卻感覺難以從中得到直接/確切答案。天使卡、神諭卡充滿正能量,帶領人走出陰霾;塔羅的解答無疑很有深度,卻因為牌義光譜有時候太闊太廣,答案反而有時變得模稜兩可,新世代牌卡師更著重職業道德問題而選擇不去隨便判斷狀況。 作為牌卡師,尤其塔羅師,給予問牌者指引和適切建議,可以讓問牌更有建設性和效益。不過事實上有些時候,問牌者其實並不需要你「指引」他們去做什麼。他們很清楚自己的路徑和想下的決定為何,只是需要一個是或否、好或壞、應該或不應該等等的答案,而這答案反而是他們心理狀態上最需要的回應。這就是最適合使用占卜卡的時候了。 · 針對 Yes or No 這種通常由 gut feeling / instinct 引導出來的解答,就是從牌帶給人的第一印象而來。占卜卡直指出事態形容,告訴你 Yes or No、好與壞,答法也通常非常直接。眼前畫面或圖案屬好屬壞,從這一個小小指示上得到這感覺,是占卜卡較為優勝的特別之處。 · 就大約在2000年之後,因為 internet 和因為討論區,雷諾曼卡終於來到英語系地區,讓更多人認識到這個在德法意奥及東歐之間本來就一點都不陌生的占卜卡和技術,推翻了一些舊有的封建概念,也刷新了占卜卡的一些觀感。 新世代對占卜卡的理解,一直都有與時並進。在保留傳統與切合現代社會、生活、人文的需要之間,巧妙地取得了平衡,讓人能夠藉著思考牌卡的象徵意義,解開心裡的疑問。 曾經一度認為屬「凶多吉少」的牌,解釋方法可能已經與時代脫節,間接令我們覺得該牌義難以被完全理解或有共鳴。現在,舊時占卜中必定會被定義為「凶」的鐮刀 Scythe,其實也可以「切割」你的煩惱或者成果,所以出現此圖像也不一定直指「凶兆」。因為象徵意義在不同範疇裡,都能延伸出正面【及】負面的意義——這些理解方式,都是新派觀點融入的效果。 例子一/十字架:傳統的雷諾曼牌義上,十字架 Cross 本身為「凶 negative」,意指負擔 burden、心理壓力 psychological pressure、甚至是事件的結束,因為它是最後一張卡。但對於基督宗教信仰的人來說,十字架可代表救贖 savior、或者基督作為代罪羔羊的愛。這是比較「新」的牌義,展現出新世代靈活思考的方式,而且也非一成不變地定義出牌卡本身的吉凶。 例子二/四葉草:四葉草象徵幸運 luck,這是幾乎全球眾多文化中都會認同的象徵物品。但如果包括了例如「是否繼續」、「態度如何」這兩個問題而四葉草出現,可能暗示事件狀況有點輕浮 lighthearted,或者比較 short-lived 不會太長久。 · 占卜卡對比塔羅或者天使卡、神諭卡,有完全不同的分析手段與使用習慣。對比塔羅有廣闊的牌義光譜,覆蓋了正面或負面的意義,在傳統上的雷諾曼卡或者占卜卡反而有所謂好牌壞牌的「吉凶」之分,包括正面 (positive)、中立 (neutral),及負面、有挑戰性 (negative/ challenging)。 最傳統的牌卡占卜,例如啤牌,事物的好壞是以圖案的【本質】而言。推測事件結果是好是壞,則以「吉凶」的數量多寡而決定——雷諾曼也是如此。 Caitlín Matthews 對於「吉凶」,她這麼形容: 吉 = 提升/改善 enhances 中立 = 形容 describes 凶 = 掙扎 struggles 若正面的牌較多,負面牌帶來的壞影響會降低;若負面的牌較多,正面牌卡的程度亦會被抵消。如果所謂的「吉凶」數量相同,那就唯有看個別情況或象徵而言。 ⚠️ 非常重要:牌卡諮詢時直接回答 Yes or No 的答案,到底會否構成所謂「鐵口直斷」的問題,還是能令該次諮詢更有效?是這是當代牌卡占卜師需要兼顧及不斷思考的疑難。 牌卡屬「吉」屬「凶」、正面或負面,眾多牌義哪個才對?最終只能看問事的事件脈絡而定。即使如此,屬好屬壞,有時候牌陣也會乎莫名其妙在某些情況下所謂「解不通」,這就是個考驗你是否能夠對自己坦白、對問牌狀況誠實的時候了。 在填鴨式學牌義之前🙉,先來看看這36張牌的所謂「吉凶」概念,快速地讓你的直覺【感覺】一下它帶給你的意義。有些牌設計了超過36張牌,那些擴充牌的牌義也可以用相同的邏輯去建立意義。思考一下為什麼它們有這些「吉凶」定義,將有助你慢慢一步步學習到占卜卡的微妙之處。 雷諾曼卡畫面中的 Playing card inserts,乃來自傳統的啤牌占卜,如是說也能看出「吉凶」的傾向。 · 36張雷諾曼卡圖案的吉凶概念 (the positives, negatives and the neutrals) 1 騎士 Rider/ 中立~吉 2 四葉草 Clover/ 吉 3 船 Ship/ 中立 4 屋 House/ 中立 5 樹 Tree/ 中立 6 雲 Clouds/ 挑戰 7 蛇 Snake/ 中立~挑戰 8 棺木 Coffin/ 挑戰 9 花束 Bouquet/ 吉 10 鐮刀 Scythe/ 挑戰 11 鞭 Whip/ 挑戰 12 鳥 Birds/ 中立 13 小孩 Child/ 中立 14 狐狐 Fox/ 中立~挑戰 15 熊 Bear/ 中立~挑戰 16 星星 Stars/ 吉 17 鸛 Storks/ 中立~吉 18 狗 Dog/ 中立~吉 19 塔 Tower/ 中立 20 公園 Garden/ 中立 21 山 Mountain/ 中立~挑戰 22 分岔路 Crossroad/ 中立 23 米奇 Mice/ 挑戰 24 愛心 Heart/ 吉 25 戒指 Ring/ 吉 26 書 Book/ 中立 27 信件 Letter/ 中立 28 男人 Gentleman/ 中立 (指示牌) 29 女人 Lady/ 中立 (指示牌) 30 百合花 Lilies/ 中立 31 太陽 Sun/ 吉 32 月亮 Moon/ 中立 33 鑰匙 Key/ 吉 34 魚 Fish/ 中立~吉 35 錨 Anchor/ 中立 36 十字架 Cross/ 挑戰 EP06 -END-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