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蘇育平/以色列版宗教改革?法院判決引爆猶太教各教派敏感衝突點 雲論 | ETtoday新聞雲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2021-03-04
29:41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蘇育平/以色列版宗教改革?法院判決引爆猶太教各教派敏感衝突點 原文網址: 蘇育平/以色列版宗教改革?法院判決引爆猶太教各教派敏感衝突點 | 雲論 | ETtoday新聞雲https://forum.ettoday.net/news/1931190#ixzz6oJiP05xQ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猶太教破天荒的宗教改革,由3月1日以色列高等法院一則判例說起 以色列高等法院於2021年3月1日裁定,依照以色列回歸法(Law of Return),由兩支在美國為主流的猶太教派,也就是「改革派(reform)與保守派(conservative)」在以色列境內進行歸化猶太教(conversion)的程序是有效的,這些人也可以被承認為猶太人並立刻取得以色列國籍。 筆者必須先說明這個事件的重要性,對於猶太教而言,這是一個堪比基督教世界馬丁路德新教宗教改革的大事件。為什麼這麼說? 首先世界上大概有1,600萬猶太人,其中700萬住在以色列,800萬住在美國,另外一百萬散居歐洲與全球各地。猶太教並非如同基督教或伊斯蘭教那樣的普世宗教,誰願意加入當天就可以受洗加入,並非如此。除了母系血統傳承這條路外,非猶太人只能以歸化(convert)方式加入。而歸化過程意味著必須追隨一位猶太拉比兩年時間,學習一切與猶太教相關知識與儀式,從裡到外將一切行為與思想調整成為猶太人,並經過考考試確定無誤後才可以取得猶太人身份。為什麼這麼困難?因為並非誰都能隨隨便便當神的選民,猶太教是專屬於猶太人的小群體宗教,是不對外傳教的。 所有的猶太人都信仰猶太教,但是依據教派不同、虔誠程度不同,在以色列的猶太人可以從完全不受任何宗教拘束的世俗派(secular)、到傳統派(traditional)、到國家宗教派(National religious)、到嚴格遵守所有傳統古老戒律的極端正統派(Ultra-Orthodox),而每一個層次又可以分為許多不同的派別,每個猶太拉比帶領的徒眾社區就等於是一個獨立小教派,雖然以色列的猶太教主要由歐洲系大拉比(Ashkenazi Chief Rabbi)與中東北非系大拉比(Spharadi Chief Rabbi)兩人共同領導,然而到底以色列有多少猶太教派其實誰也無法搞清楚。 這些教派與教派之間、不同層次與層次之間也都是各自為政,各有自己的社區、自己的宗教學校,以及各自不同的傳承淵源。但基本上以色列的猶太教宗教事務是把持在「極端正統派」手裡的,包括宗教部、國家總拉比協會(Chief Rabbinate of Israel)、宗教法庭與各城市拉比協會(city Rabbinate),掌管了猶太人從「出生、割禮、結婚、離婚、異教徒歸化猶太教、死亡、潔食Kosher認證」等一切宗教事務。 最令人無奈的是極端正統派是非常排外的,除了宗教事務排他外,甚至也排斥猶太復國主義代表的1948年以色列建國、也排斥世俗化社群。他們認為自己才代表猶太教正統權威,而為何反以色列政府?則是因為他們認為2000年來的離散(Diaspora)是上帝對選民的考驗,但上帝並沒有說這考驗已經結束了,以色列國可以在1948年復國了,而是應該等到猶太人等待的彌賽亞來到之後才可以重建耶路撒冷與以色列國的。離題了,拉回來。 「極端正統派」不接受其他教派插手上述宗教事務,也因此如果你不是經過他們認可的程序歸化為猶太人,或者你出身的家庭猶太成份受到質疑的話(美國與蘇聯猶太人最常發生此事),你會發現你的猶太身份在以色列竟然是無效不受承認的,這件事會帶來的負面後果包括你不能在以色列結婚,因為沒有猶太拉比會為你主婚;此外也不能在以色列離婚、死的時候甚至會找不到墓地可以下葬,而最大的一擊則是感情上你發現自己當一輩子猶太人居然莫名其妙被退教了,情何以堪? 美國的猶太人與以色列的猶太人系出同源,一樣是來自東歐為主及中東北非各國的離散猶太人組合,但在不同土壤發展出不同宗派,在美國的猶太教以「改革派與保守派」兩個教派為主流,這兩個教派因為是在美國本土發展而來的,與以色列的猶太教派系思維價值觀差異較大,加上美國猶太人九成以上政治立場偏向自由派的民主黨,因此受到美國基督教新教為主流的社會文化與生活影響後的美國猶太教上述兩個派別,就出現了「女性拉比(性別平等意識)」、「跨宗教結婚(inter-marriage)」、「未嚴守猶太教戒律」、「遭美國文化同化」等特徵,尤其跨族群宗教的結婚被以色列保守宗教派別認為是罪不可赦、最不可原諒的行為,完全無視美國猶太人即使與基督徒嫁娶,有很多家庭還是選擇以猶太文化與家庭價值觀扶養孩童的事實。 在美國要如同以色列一樣守嚴格的猶太教戒律真的是太強人所難了,美國猶太年輕人在生活、校園與工作中很容易與其他宗教的青年男女認識,進而交友、婚配;飲食上美國並不是到處都有猶太教潔食(kosher)的食物,恐怕要找到清真(Halal)的食物還比較容易吧,因此有6成的美國猶太人是不守kosher飲食戒律的。 在遵守安息日規定方面,安息日是週五的日落到週六的日落,以色列是週末休息全國放假,但是美國週五下午才下課、下班,公司行號也是週六與週日休假,怎麼能夠配合只佔美國人口2%的猶太人休週五與週六的安息日呢?因此美國猶太人也很難遵守安息日。 美國猶太青年是在猶太教宗教氣息沒那麼強烈的社會中長大,猶太教對他們而言多半是文化的意涵多過於宗教信仰的意涵。 至於宗教節日逾越節、猶太新年、住棚節、贖罪日呢?除少數大城市或州,美國可沒有放假啊,到年底全美國在放聖誕節大假期時,猶太人卻不過聖誕節而非要過光明節(Hannuka),怎麼老是要跟人家不一樣呢?因此美國猶太年輕人也跟著過起聖誕節,但是這在以色列拉比眼中又是不可饒恕的事情,耶穌基督可不是猶太人的彌賽亞,猶太人幾千年來還在等待自己的彌賽亞來到呢,又怎能去慶祝假救世主耶穌的生日呢?所以美國猶太人因地制宜的一些生活小智慧,在以色列猶太拉比眼中就是離經叛道不可原諒的背叛行為,因此以色列猶太教與美國猶太教其實在許多層面上是處於相互對立的狀態。 而以色列已經掌權十幾年的右翼政府執政聯盟因為顧及執政聯盟中的極端正統派宗教政黨夏斯黨與聖經聯合黨之感受,因此對於以色列極端正統派社群壟斷聖地宗教事務、敵對美國猶太教派的態度不聞不問,甚至在有宗教爭議時一味偏袒以色列極端正統派而毫不留情面給美國猶太社群,因此多年來一直有聲音表示美國猶太人與以色列猶太人已是離心離德、互不溝通的狀態。 當然在政治上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猶太人是無條件支持以色列的,因為總不能去支持對手巴勒斯坦人吧?其實這個支持是有點心酸的。 在美國目前參眾議院中,在353席的眾議院中有38席(7%)是猶太裔眾議員,100席參議院中有10席是猶太裔參議員(https://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jewish-members-of-the-117th-congress),這個跟猶太人僅佔美國人口比例2%來說,根本是不成比例的高,影響力大過其他少數族裔。歷任美國總統在競選時都會展現出自己比對手更愛猶太人,比對手更支持以色列,以求獲得來自美國猶太人在政治經濟勢力上的支持,而這樣也能使自己勝選機率高得多,因為美國猶太人掌握社會中龐大的政經勢力。 總之以色列高等法院在3月1日的這項劃時代意義的裁決引爆猶太教各教派間的敏感衝突點,重要性不輸馬丁路德出來開創新教,挑戰羅馬天主教庭這回事。 此項裁決打破極端正統派(Ultra-Orthodox)長年以來對「歸化為猶太人」宗教程序的壟斷,是對極端正統派壟斷宗教事務的大網中開了一個大洞,如果不趕緊補起來,其他有關出生、婚姻、潔食認證等事項會否也可比照此判決接受美國猶太教作法? 因此以色列極端正統派拉比絕不可能接受壟斷利益流失,並已聲言將盡一切辦法推翻此判決,並指美國改革派與保守派所作的歸化都是假的、偽造的,這些人根本都不是猶太教徒。大拉比之一的David Lau聲稱這些人都不是猶太人,法院批准這些跟猶太教無關的移民淹沒以色列國,這麼多外邦人會使以色列成為外邦人的國家。甚至還有極端正統派人士把狗戴上猶太小帽指稱這些美國猶太人即使戴上猶太小帽也是狗雜種,雙方之敵意可見一斑。 以色列反對黨世俗化人士則是支持並讚揚高院判決,反對黨未來黨(YeshAtid)黨魁拉比德(Yair Lapid)說:「以色列必須讓所有猶太教派擁有完全平等的權利,無論是極端正統派,改革派還是保守派。」 「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在容忍和相互尊重的情況下一起生活在這裡。」「一個理智的政府將結束荒謬的局面,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沒有猶太人宗教信仰自由的民主國家。」 而代表蘇聯猶太人移民社群利益的以色列家園黨(Yisrael Beytenu)黨魁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則稱該決定為「歷史性」的進展,利伯曼表示他的政黨將繼續與「宗教脅迫」抗爭到底,並堅持維護以色列國的猶太人、猶太復國主義及自由主義的國家特性。 未來值得觀察的是以色列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勢力是否會反撲成功,繼續壟斷以色列國內的宗教事務,或者從此開放包容其他猶太教派也加入猶太宗教事務,並彌合美國猶太人與以色列猶太人彼此之間的敵意與裂痕,使全世界原本已算人丁單薄的猶太人重新回復團結一致,我想以色列的領導人要是有足夠智慧的話,在為數一百萬的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徒,與為數八百萬的美國猶太人社群之間,應如何取捨是很清楚的,只是政客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顧民族的大義,做出非理性的選擇也是非常可能發生的事情。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本件事情後續發展,再做定奪。

0.00 分, 0 則評分

或是 登入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