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撒母耳记》1.2 批判派观点

門徒
2021-03-26
05:29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撒母耳记

收聽平台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在我们今天,要找到任何持守撒母耳记作者古代传统派观点的人,并不容易。在这个问题上,许多现代的解经家而是倡导一种批判派观点——拒绝圣经完全权威的现代学者广泛持守这种观点。

批判派观点

正如我们在其他系列曾经讨论过的,最近期的批判派解经家们已深受马丁・诺特(Martin Noth)观点的影响。诺特写了《申典历史》这本书,首先在 1943 年以 德语发表。诺特这本书中论证说,申命记、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和列王纪 上下(路得记除外),都是由一位文士或一群文士写成,是一份统一的著作。诺特 把这位文士或这些文士称为“申典作者”。按照他的观点,申命记的作者是在被掳 巴比伦期间写了这些书卷。这整段申命记的历史有一个主要目的,写书是为了证 明,临到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的被掳审判,是他们罪有应得。

很难否认这些旧约圣经书卷在用词、风格和神学观点方面有相似之处。因此,总体而言,批判派学者认同诺特的中心观点。但是在更近期,一些批判学者已经在不同方面修正了诺特的观点。最重要的是,他们正确论证说,诺特未能考虑到在申典历史中单独每卷书不同的独特特征。

我们也应当提到这一点,就是诺特和其他批判派解经家们论证说,撒母耳记含 有几处可辨认的、之前已经存在的文学来源。例如,一些人论证说,撒母耳记上 1到 3 章以利和撒母耳的故事有一个单独的资料来源。其他人宣称,我们可以根据撒 母耳记上 4 到 6 章约柜的故事,重新构建一种潜在的、独立的约柜叙述。一些人把 撒母耳记下 6 章归于这同一个资料来源。许多解经家也论证说,最后编辑撒母耳记 的人,在撒母耳记上 7 到 15 章把一些之前已经有的,支持和反对君王的故事编织 在一起。其他批判学者断言说,撒母耳记下 9 到 20 章和列王纪上 1 到 2 章出现了 几个王位继承的故事。按照这种观点,这资料来源起初解释了为什么是所罗门成了 以色列的王,而不是大卫的其他某个儿子。

虽然这些和类似的假设资料来源可能存在,我们却不能肯定它们确实存在。而且专注这些事情时,常常会导致人们严重误解我们讲论的这卷书。太过经常的是,这些观点反映出对以色列信仰发展的想法,而这些想法是违背圣经本身的。甚至更重要的是,它们对撒母耳记的解释,已经偏离了它作为整体,按它现在在圣经正典中的立场。

就这样,学者通过列王纪看申命记,看到一些确实存在的事情。他们看到大量的短语,是在申命记中开始出现,贯穿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和列王纪重复使用。也有大量的语言、术语、概念,和一群某种主要的意象和主要的说法,是这些书卷使用和反复使用的。确实有这样的事。问题是我们该如何解释这一点?一种对这些材料的观点,实际与经文对自己的说法保持一致,持定这些说法的观点,就是看这些材料,说申命记在一些地方宣称摩西负责写了这些材料,然后这些其他的经文,它们都验证了摩西发挥了极其重大的影响。因此,当我们在申命记看到摩西使用所有这些说法,然后我们发现,这些在摩西以后出现的这些作者重拾这些说法和概念,是他们从申命记中学来的,实质上通过我们称之为扎根在申命记的透镜来描述这世界,我想我们不应当感到惊奇。我就是这样解释这些材料的。我认为有一种比申典学派假说更好,更合乎圣经的方法,解释所有这些出于申命记的用词和意象。我认为更有可能的是,摩西对人发挥了深刻的冲击,这些经文表明他后来的圣经作者深受他描写事情方式的影响。

— 詹姆斯·哈密尔顿博士

0.00 分, 0 則評分

或是 登入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