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詩034|謝旭昇〈在我問Y未來想做什麼事情而不是問想從事什麼職業之後Y去看了舞台劇的晚夜有三隻共用身體的鳥鼓脹而沉默且面惡而流淚那是我從人的空罄的胸腔看見〉

好燙詩刊:Poemcast
2021-03-29
01:52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收聽平台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作者:謝旭昇 〈在我問Y未來想做什麼事情而不是問想從事什麼職業之後Y去看了舞台劇的晚夜有三隻共用身體的鳥鼓脹而沉默且面惡而流淚那是我從人的空罄的胸腔看見〉 這棵樹是柳樹嗎? 這棵樹是等待者。 等待者是一棵枯樹嗎? 不是,枯樹是迴避者。 我們要不走近懸崖好嗎? 可我沒有穿鞋, 甚至沒有道路。 你在說走近一種相信嗎? 要不我們直接把瞳仁擲進相信的實底吧。 可我們要等他 同時迴避他。 上帝嗎? 無法回莫斯科的人想回莫斯科。 可有一些原因不能回去。 因為把「因為」寄託他人嗎? 你是說上帝嗎? 說書人坐在高高的樓梯上說話。 說書人是傳話人、是所有人 但是我嗎? 你是自信的人嗎? 要有自信好難喔 世界的結構就是一人對抗所有人。 舞台上不能缺少的兩個人 跑來跑去。 我們現在可以走近懸崖了。 - 《好燙詩刊:Poemcast》公開徵稿中 www.fb.com/ht.poemcast

0.00 分, 0 則評分

或是 登入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