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2021.04.21 ETTODAY 雲論專欄文章-美國中東新戰略從伊拉克打開缺口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2021-04-21
15:52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收聽平台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https://bit.ly/3dFQoI1 蘇育平/美國的新中東戰略 從伊拉克打開缺口 我們想讓你知道… 對於上述美國與伊拉克之間非常明顯想要秀給世人看 的這個夥伴合作關係,到底是何用意?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分析…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左)與伊拉克外交部長福阿德(Dr. Fuad Hussein)(右)。(圖/路透) ● 蘇育平/外交部一等秘書 2021年4月7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伊拉克外交部長福阿德(Dr. Fuad Hussein)在經過一場視訊會議之後發表聯合聲明,重點如下: 一、 美國重申對伊拉克主權、領土完整、言論自由等伊拉克憲法規定的尊重,雙方重申彼此間之友誼與共同反恐關係。伊拉克允諾保護和平示威者與公民社會運動者並追求司法公正公開、保護受伊斯蘭國份子種族屠殺迫害的少數社群、司法領域合作、歸還伊拉克遭竊文物、打擊腐敗貪污等。 二、 雙方重申美軍與聯軍駐在伊拉克是由伊拉克政府邀請來平定伊斯蘭國之亂的,未來美歐聯軍將由戰鬥任務改為訓練任務為主,協助伊拉克安全部隊繼續消滅伊斯蘭國殘餘份子。 三、 美方將協助伊拉克解決COVID-19疫情、完善公共衛生醫療系統、協助改良伊拉克高等教育、歸還巴斯黨檔案、協助伊拉克電網連結入波灣GCC國家與約旦之電網系統,協助發展能源領域使伊拉克民眾享有穩定且廉價的電力、協助發展太陽能等替代乾淨能源、合作達到能源效率並改善伊拉克在符合巴黎氣候公約之作為、保護伊拉克水資源、協助發展私有中小企業以提供更多工作機會。 四、 最後聲明結尾重申雙方將加強區域安全、穩定與繁榮之合作,美國再度確認與伊拉克的夥伴關係,未來將繼續召開雙邊戰略協調對話會議討論上述議題。 對於上述美國與伊拉克之間非常明顯想要秀給世人看 的這個夥伴合作關係,到底是何用意,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分析: (一) 美國想拉攏世界第二大什葉派國家伊拉克,降低伊朗什葉派影響力 目前世界上什葉派國家以國力及影響力而言第一大的就是伊朗大阿亞圖拉哈米尼(Grand Ayatollah Ali Khamenei),第二大的就是伊拉克的什葉派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al-Husayni al-Sistani),而這兩位什葉派伊斯蘭宗教地位一樣高的大阿亞圖拉是不相隸屬的,但是他們對歐美國家的態度卻是南轅北轍的。 由於曾經歷過獨裁者海珊的時代,伊拉克的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基本上是溫和內斂的宗教學者性格,知道如何與當權者妥協,不會硬碰硬地與當權者對著幹,對海珊是這樣,對海珊倒台後的美歐佔領軍也是一樣。 希斯塔尼採用與伊朗什葉派完全相反的溫和立場,要求伊拉克佔人口6成的什葉派民眾主動配合美國與西方社會喜愛的「民主、自由投票、制憲選舉」,舉行制憲會議、舉辦全國性民主投票,並呼籲全國人民踴躍前往投票,為了鼓勵包括最保守宗教不願出門的婦女都必須出來投票,他甚至發布教令(Fatwa)指婦女出門投票是宗教上的義務,即使丈夫阻止她們也必須去投票。因為他知道,什葉派佔了伊拉克65%人口,只要投票率高他怎樣都會贏,根本不必使用暴力方式取得政權。 ▲伊斯蘭教什葉派最高領袖阿亞圖拉希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Sistani)。(圖/路透) 伊拉克的什葉派在希斯塔尼的領導下,一直是採取對內、對外溫和立場,不與歐美對抗,不迫害國內少數遜尼派與信仰其他宗教的國民,如基督徒、雅茲迪人、拜火教等。對任何攻擊什葉派清真寺等蓄意挑起宗派衝突的行為,給予譴責但不允許報復,並把兇手導引成是外來的瓦哈比教派聖戰士,而非本土的遜尼派鄰居。他也多次調停宗派間的矛盾與衝突,並阻止美國佔領軍與宗派或部落武力間的衝突。唯一一次較激動的舉動是2014年時,希斯塔尼發布教令,呼籲伊拉克人團結起來支持政府打擊遜尼派極端武裝團體「伊斯蘭國」的威脅,保衛自己的國家。 相較於伊朗什葉派神權政府與「遜尼派國家陣營」及「歐美基督教文明國家陣營」,在意識型態上激烈的對抗及軍事對抗下,帶來波斯灣區域動盪不安迄今,相比起來,希斯塔尼領導的伊拉克什葉派,正在經歷它歷史上最寬容的思想自由時代,甚至在伊拉克國內扭轉人們向來以為「遜尼溫和、什葉極端」的刻版印象。這要感謝的是希斯塔尼個人人格特質帶來的溫和領導,使原本動盪的區域不致再添油加火。否則以伊拉克境內數十支武裝民兵團體各有各把號,各吹各的調,甚至還有伊朗什葉派介入的情勢來看,伊拉克沒有內爆還真是幸運。 希斯塔尼的作為,也展示了什葉派也可以是一個充滿包容、寬容、和平的善良宗派,而不是整日威脅要毀滅世界的大惡人。希斯塔尼之作為,的確稱得上是智慧的賢者。 倘美國能繼續抬高伊拉克國家的地區戰略地位,表現出尊崇伊拉克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的姿態,甚至培植伊拉克的什葉派勢力取代伊朗什葉派勢力,如此對於壓抑伊朗什葉派在中東四處煽動革命的氣焰,培植中東地區溫和派勢力很有幫助。 (二)繼續合法化美歐駐軍地位,暫停撤軍 美國伊拉克聯合聲明中再度確認美國軍隊是在伊拉克政府的邀請下進駐伊拉克的,任務是訓練伊拉克安全部隊以對付伊斯蘭國餘孽,不再直接投入戰鬥任務。當美國正在苦思到底應不應該改變前總統川普決定在今年5月1日撤出阿富汗的決策,在伊拉克方面顯然美國暫時不想撤出了,因此以伊拉克政府邀請的名義續留,保留一點面子。但是巴格達綠區的美國大使館與美軍駐地等地區還是需要一些軍事上的部署以確保安全,因此完全的撤軍也是不切實際的。 (三) 拉攏中東其他什葉派力量,對伊朗斧底抽薪 拜登總統2021年1月20日上台,不論是在競選期間或入主白宮後,他都沒有對伊朗顯示出任何敵意,反而不斷確認將與伊朗共同回到2015年伊朗核協議道路上。雖然因為一些技術上操作問題,美國與伊朗陷入誰先走出第一步的爭議,迄今還在斡旋協調中,但是思考拜登作為,可達出的結論可能性一是他無意與伊朗陷入意識型態對抗,希望安撫伊朗不會偏離世界的軌道太遠;另一個令人吃驚的可能性是美國想乾脆把伊朗發展成美國盟友,把中國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敘利亞這些美國視為邪惡軸心的反派聯盟直接抽掉最重要的地基之一。 ▲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圖/路透) 因為伊朗控制著中東最動盪的要素,「葉門胡塞政權武裝、敘利亞阿塞德政權、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武裝、伊拉克多支什葉派民兵等」,還間接影響沙烏地、巴林、卡達、埃及等國國內的什葉派民眾,一旦沒有伊朗在中東與美國作對,中東立刻就由寒冬變成暖春,以為永遠不會有的中東和平可能馬上出現在眼前,如果美國真實目的是打算這樣做,那我會認為拜登將在最偉大的美國總統位置名列前矛。相較起來過去的美國與以色列一味想武力打擊伊朗逼迫就範之行為層次就低了。 伊拉克是一個打開通往什葉派穆斯林世界的大門,美國聰明的發現了伊拉克的重要性,是拜登與布林肯的睿智,也是中東人民的幸運,如果可以不經過戰禍就可以打開中東和平死結,允許和平與善意的進入,那麼可能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引爆點就會少了好幾個。這也是美國可以採行的上策,以外交手段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以人類智慧本來就應該要做到避戰止戰,因為戰爭手段達成的永遠不會是真正的和平。 原文網址: 蘇育平/美國的新中東戰略 從伊拉克打開缺口 | 雲論 | ETtoday新聞雲https://forum.ettoday.net/news/1963969#ixzz6sdisNBuW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0.00 分, 0 則評分

登入即可留言及評分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