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咖啡廳前的無家者與歐洲的流浪漢

歐美台
2021-05-30
21:57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收聽平台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流浪漢、街友、遊民,我們所認為的無家者真的是自己不夠努力嗎?

💖廣播中朗讀的文章《流浪漢的針孔》
記得在曼徹斯特冷瑟的那個晚上,在幾杯啤酒後,從Gay village走回家的街上我進了皮卡德利廣場旁的那間麥當勞。

麥當勞的門前有許多喧囂後不甘寂寞的靈魂,出賣口袋酒後剩下的那幾枚英鎊,填填自己的物理肚皮,以為坐在明亮的麥當勞就可以永不結束那個孤獨的夜晚,不餓的吃著幾口現代化薯條,其實只是不願太早回家面對獨自空無一人的房間,而我也不例外是其中之一。

進門前見到一位壯碩的警衛,穿著歐美電影中的槍揹吊帶與束褲還有黑色皮靴,在守衛大資本怪獸的利潤與安全,正在拒絕流浪漢進入,因為流浪漢身上沒有錢,只有臭味與臭皮囊。
流浪漢在門口向人們乞討食物,而我只是冷漠的經過與進入,進門後的我同情心作祟,多買一份套餐想做做好事,因為我不敢想像自己流落冷颼颼街頭餓肚子的模樣,可惜出門時這位先生已經不在,就像我們曾經以為會一直在那邊等我們的人一樣,離開了就不再回來。

我拿著多出來的套餐,繼續走在冷冷的街上,經過一家常去的藍色招牌連鎖咖啡店 Caffè Nero,玻璃櫥窗的騎樓門前,有另一位流浪漢打著用紙箱裝成床的地鋪,想要在時而人聲的街上一夜好眠,我想他跟我們一樣寂寞,只想在微弱的溫暖街燈下假裝有人陪。

路過的我上前詢問:Are you hungry 我有多一份漢堡,流浪漢有尊嚴的問:Is chicken or beef,我心裡想著,原來流浪漢也有選擇的權利,我說是雞肉,他說他不吃牛肉,在過渡食物紙袋到他手上的途中,那一刻我看到他手上的針孔與瘡。

我看著他手上的針孔,沒有同情心的詢問:Can I know your story,以為用一頓廉價的速食套餐就可以換取珍貴的人生故事,甚至還想偷開錄音當作我日後製作影片的素材,那一秒他的眼神停滯在沒有目標的前方,他說:i dont wnat to talk about it, i will be sad...

我的心揪了一下,我內疚了、我好殘忍、我好難過,看著他混濁的藍透雙眼,訴說著好多故事,有點濁濁的、灰灰的,而眼白再也不像孩童般那樣的純淨潔白,看著他,仔細整理一下,或許可以成為我們所想像那樣的英國紳士,高高瘦瘦的、灰藍色眼珠、灰黑夾雜白色的頭髮,在我想像的片刻,頓時他有點泛淚,我後悔的挑起他什麼,不知所措的我,趕緊道聲晚安,假裝沒事漫步離開。

那些針孔或許只是他想找到自己的寧靜,或許他想遺忘自己的痛苦,也可能他只是想瘋狂的歡愉一晚,不管怎麼樣,那些瘡疤對比他受傷的心,都顯得微不足道。

一年後的我,回憶起曼徹斯特的那一夜,那樣深沉的情緒我從不敢去翻,也不敢想像他的故事,但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他的無力,我靜靜地為他哀悼,希望這些靜默可以成為祝福的祭品,撫平他所有撕裂的傷痕。

無助的流浪狗有人關愛,而流浪漢們呢?

這些充滿傷痕的靈魂不知道怎麼會落到這個地步,無人同情的睡在四周,或許流浪漢們還羨慕那些狗狗有被撫摸的權利吧?

流浪的狗狗有人餵食,無助的流浪漢卻沒人想理,明明都一樣是悲慘的靈魂,但錯置在不同的皮囊卻有不同的命運,很少看到台灣的流浪漢有人幫忙,但常常見到曼城半夜的街上有志工在分發溫暖的咖啡與食物。

不過像英國這樣有錢的國家,是我目前見過流浪漢數最多的,我不懂為什麽那麼有錢的國家流浪漢這麼多,每天走在街上都有新面孔,聽說這樣高稅收的地方,福利也是有限的,能收的稅就這些當然只能做有限度的使用,而英美國家找工作常常需要上一份工作的推薦函,沒人推薦又空白太久的履歷,當然只能繼續流浪。

#多點同理少點評論
#圖片攝於英國曼徹斯特的廣場

https://omeitai.com/

0.00 分, 0 則評分

或是 登入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