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二十四節氣-芒種(請搭配文字一同食用)

林緩緩
2021-06-03
17:03
comments
No Rating

Available Platforms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二十四節氣
 
西元2021年6月5日。
農曆:四月廿五日。
節氣:芒種
 
芒種,東風染盡三千頃。
 
芒種節氣時氣溫明顯升高,雨量充沛又正值梅子黃熟,梅雨因此而來。對於大部分地區來說,芒種到夏至的期間是秋熟作物播種、移栽、苗期管理和夏熟作物的收穫時期,整個田裡無處不是忙活熱鬧的景象。
 
此節氣飲食宜清補為主,芒種期間暑氣濕熱,因此多食用蔬菜、豆類及水果,如西瓜、荔枝、芒果、綠豆等。這些食物含有豐富的維生素、蛋白質、脂肪,可提高身體的抗病能力。
 

 
在寬廣筆直的道路上,一輛鮮紅色的跑車如入無人之境地在車陣中快速穿梭,副駕駛座上的男人一直凝望著窗外風雨中的城市,那雙深邃聰慧的眼眸藏著太多太多秘密。
 
他已經記不清是多少年前開始一步步地走到現在的地步,他掌握著這座城市亦是首都,一半以上的資源和情報,就連總統也要敬他三分,可他心心念念的依舊是家族在多年前失去的寶藏。
 
突然間車內喇叭響起一陣悠揚的女生樂音,他不禁問了問正在開車的特助。「這是什麼歌?」
 
「芒種。」
 
「芒種……芒種。」斐東湘喃喃了幾聲,又說道:「雨洗大地,芒種將至、智美雙全,天下無雙。」
 
「對方已經上菜了,不知理事長想回送什麼菜色?」
 
「天氣這麼熱,吃點清爽的,也不錯。」
 
在談笑風生之際,車子已經來到宏偉的建築群前,這裡集結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天才,而他立於天才的頂點。
 
斐東湘。
 

 
在寬敞明亮又氣派的會議室內,座位上早已被白袍醫生們坐滿,他們個個都是出類拔萃的醫者,從年少、中年、老年皆有,但他們卻如坐針氈,臉上只寫著兩個字:恐懼。
 
他們緊緊盯著桌上的兩道菜,還有擺放在主席桌上的「苦瓜頭顱」,每一個人都不能作嘔、不能離席、更不能不吃,菜色是麵館送來的鳳梨苦瓜雞湯和鹹蛋炒苦瓜。
 
這群天才正等待著主宰他們的人。
 
佛斯大學,位於首都龍裔城的最高學府,這裡聚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天才,毫無疑問地是個菁英匯集之地,每個人都曾經被「天才」二字稱呼,但位於天才頂點的只有一個人。
 
斐東湘和特助一前一後步入校門,林人鳳背上大提琴盒緩步跟隨,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他是個音樂家,但這裡只有東湘知道琴盒裡頭裝著的不是樂器而是「審判」。他們一同西裝筆挺人模人樣,所以聖經說:「魔鬼是會偽裝的」,這是真的。
 
此刻在雨後的校園裡四處皆是青春洋溢的氣息,每一位學子臉上都寫著對自己的驕傲和對未來的展望,可殊不知他們的命運早在進入校門的那一刻起,就早已被人捏在掌心之中,無法逃脫。
 
突然間一位與男友嬉鬧的女大生,一個不小心撞進東湘的懷中,她聞到了一股前所未見的香氣,頓時間整個人宛如失魂著迷一般地,望著東湘那雙絕美紅塵的秋水。
 
「同學,妳沒事吧?」
 
「我……」她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男人,縱使表情冷峻如冰,但自己卻情不自禁地癡癡凝視著,宛如被一隻優雅獵豹盯上的獵物,既使知道危險也捨不得離開。
 
「抱歉抱歉,先生您沒事吧!」女孩被一雙手臂帶離了東湘的懷中,還未等魔鬼開口,兩人就匆忙地道歉後快步離開,女孩時不時回頭望著,心想:他是誰?他好美。
 
待情侶走遠後東湘雲淡風輕地說了兩個字。「殺了。」
 
「女的?」林人鳳哼了一聲,又道:「你這個人還真是不能得罪啊!」
 
「我說的是男的。」東湘輕輕地踩碎了腳邊的落葉。「漂亮的女人就像幅畫,不需要綠葉陪襯。」
 
東湘抬頭望向校園裡最高大的建築,此時一輪七彩送雨正在它身後,那是以他為名的建築:湘樓。
 
「走吧,那群白袍們還在等著我們。」
 

 
待會議室大門一開,所有醫生趕緊低頭狼吞虎嚥著桌上的「苦瓜料理」,無一人敢例外,他們知道自己的錦繡前程、財富地位,乃至於生命自由,全掌握在那位主宰手中。
 
東湘氣定神閒地落座在主席位上,林人鳳在其身後從琴盒中拿出一把長刀和一塊磨刀石,自顧自地磨起刀來,彷彿眼前一切與他毫無關係。東湘手邊的資料夾往那顆「苦瓜頭顱」輕輕一推。
 
苦瓜墜地,咚咚作響。響聲落盡之時,眼前便是屍橫遍野,在場的每一位醫生都成了一條條翠綠的苦瓜,配上那七孔流血的點綴,真是新鮮。
 
「一群廢物!」斐理事長將身子往後一靠,對身後的特助說道:「給他們送去吧,別讓他們久等了」
 
林人鳳沒有答話,一聲長刀入鞘,一眼得意微笑,心想:看這兩家子對弈,真是過癮。
 
深夜時分,大成麵館的鐵門半掩,屋裡還亮著燈光,人影晃動。老李反覆琢磨著眼前的巨型「餐盒」和戴著黑色漁夫帽的男子。「年輕人,辛苦你了,替我跟理事長說聲謝謝。」
 
林人鳳瞅了老李身後的人群一眼,心中暗暗嘆氣,若那位送貨司機在,他肯定會忍不住拔刀一決。「諸位請慢用。」
 
「明凡……去看看,斐理事長為我們上什麼菜色。」李明棠捋了捋半花白的鬍子。
 
陳明凡捲起袖子輕輕推開眼前的長型「大餐盒」,縫隙一開便感覺到冰冷寒氣,待見到全貌眾人無不驚嘆又忌妒。
 
餐盒裡正躺著一位赤裸的女人,不!應該說是一具女屍,沉魚落雁的女屍。面容姣好、皮膚白皙、穠纖合度、體態妖嬈,只要簡單打扮便能傾倒無數男人。就是這樣一個完美的女人,卻是一個死人。
 
但另眾人瞠目的並非如此,這個女人他們認識,就是失蹤的四位女醫生之一,而且在陳明凡、蔡思瀚、李明棠眼中,這道菜可真是夠精緻的了,人體縫紉技術之高超,果然是斐家親傳。
 
女人的頭顱、兩條手臂、兩條腿、誘惑的胴體,全來自四個不同的女人,只取走最完美之處,然後完成這具「維納斯」。
 
「剖開她!」李明棠眼裡似乎快要冒出火來。
 
鋒利的手術刀在女人的腹腔上輕輕劃上十字,他們都知道這個女人被開腸剖肚,但當掀開肚皮時卻又覺得完全不作嘔,反倒像是欣賞上乘藝術品一般。
 
這位「維納斯」的腹腔中擺著圓形餐盒,餐盒裡有四樣甜點料理,樣樣精緻又看似美味:芒果鮮奶酪、芒果布丁、荔枝冰沙、荔枝慕斯蛋糕。
 
陳明凡的嘴邊勾起一抹狡黠:「還真是消暑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