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8 敘利亞的毀滅與困難重重的再生 利亞的毀滅與困難重重的再生 阿薩德順利連任總統 敘利亞新一屆總統大選在2021年5月26日舉行,投票率約78%,現在總統巴沙爾‧阿塞德以95.1%的選票連任,接下來的7年將是其第4任任期。 今年2021年是阿拉伯之春10週年,10年前的敘利亞在阿拉伯之春浪潮鼓動下,人民起來示威遊行渴求達到自由民主及改善經濟,結果受到敘利亞政府軍殘酷鎮壓。反政府之部族與各武裝勢力起來武裝對抗敘利亞政府軍,自由敘利亞軍、蓋達組織、伊斯蘭國、海外聖戰士、庫德族、土耳其、俄羅斯等全部投入這場血腥殘酷的戰局。 10年之後,雖然伊斯蘭國由鼎盛時期幾乎將敘利亞及伊拉克滅國,到受到國際聯軍圍剿而慘遭滅亡,但做為主戰場的敘利亞早已面目瘡痍,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領土還在武裝團體或外國勢力控制下。 文明古國一夕蒙塵 2600萬敘利亞人口中約有500萬成為逃亡海外的難民,分別流散到約旦、黎巴嫩、土耳其、伊拉克、歐洲各國,另有800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即使到戰事停歇的今日也難以返家。十年前難民逃離家園躲避戰火與政府軍的攻擊,10年後總統大選一看還是阿塞德繼續當選,相信這數百萬難民心中真是無限感慨,10年血腥殺戮,結果一切都沒變。 敘利亞其實是世界文明起源的地點,最古老的腓尼基人、西台人、亞述人、巴比倫、埃及、波斯、亞歷山大希臘、塞琉古王國等都在這裡建立過統治。西元七世紀伊斯蘭教興起,西元661年敘利亞的大馬士革成為先知穆罕默德手下大將穆阿威葉建立的倭馬亞王朝(白衣大食)的首都,一直到西元750年才被阿巴斯王朝的巴格達取代。 但敘利亞一直是一個貿易、文化、農耕都十分發達的地區,但也都是各方強權勢力有意搶奪的地方。 以阿戰爭使敘利亞元氣大傷且一無所得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敘利亞脫離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統治,與黎巴嫩一起成為法國委任統治地,1946年敘利亞正式獨立,定都大馬士革。在接下來的1948年以色列獨立戰爭、1967年6日戰爭、1973年贖罪日戰爭中,敘利亞都大規模地動員全部軍力參與歷次阿拉伯聯軍,對以色列動武,但是可以說每次都戰鬥激烈、損失慘重卻一無所得,反而將自己原有的戈蘭高地(主要居民為德魯士族)都被以色列佔領去,雖然國際社會不承認軍事佔領的法律效力,但以色列已經在2020年美國川普總統承認下正式兼併高蘭高地,而在1967年迄今的54年時光裡,以色列想盡辦法在戈蘭高地上開發、移民、屯墾、興建基礎設施與軍事防禦工事,加上目前敘利亞虛弱的實力,想要回戈蘭高地恐怕是遙遙無期的事。 敘利亞駐軍黎巴嫩最後草草撤出 敘利亞歷史上另一個不智的舉動就是入侵黎巴嫩。1975年黎巴嫩境內各教派開始進入全面內戰,遜尼派、什葉派、基督教馬龍派、德魯士族、巴勒斯坦難民、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武裝,隔年1976年敘利亞在基督教馬龍派政府邀請下開始駐軍黎巴嫩干預內戰,1982年起還有以色列軍介入黎巴嫩內戰,情勢就是一團亂。敘利亞駐軍面對黎巴嫩各宗教教派相互血腥衝突也無計可施,但對於向來視黎巴嫩為敘利亞一個省,不承認黎巴嫩為獨立國家的敘利亞來說,駐軍在黎巴嫩就是甚具意義的事。敘利亞的駐軍一直到2005才正式撤軍,敘利亞也才放棄對黎巴嫩的野心,反而敘利亞內戰後數十萬名敘利亞難民逃至黎巴嫩居住,真是風水輪流轉。 敘利亞阿塞德政府是以少數的什葉派支派阿拉維派(Alawi)族群來控制絕大多數為遜尼派的國民,因此從其父親老阿塞德(Hafez Assad)開始就經常以強硬或殘暴手段鎮壓敘利亞國內的異議份子,甚至曾經屠殺整個城市的居民,其殘暴作為與海珊在伊拉克屠殺自己的庫德族國民是一模一樣的。因此在敘利亞境內一直存在極強的離心勢力,尤其以北方阿勒波最為反阿塞德,也因此被政府軍打擊殺戮最重。 敘利亞四分五裂 在敘利亞內戰開始後,許多反阿塞德的勢力團結在一起於2012年11月11日在卡達首都多哈成立了「敘利亞反對派與革命力量全國聯盟」,作為敘利亞臨時政府的存在,這個聯盟已經獲得GCC海灣國家理事會成員(沙烏地阿拉伯、卡達、巴林、阿聯、科威特、阿曼)與阿拉伯國家聯盟、土耳其、美國、英國、法國、澳洲、比利時、盧森堡、德國、荷蘭、挪威、丹麥、西班牙、歐盟等承認為敘利亞人民的合法代表。甚至向來受到敘利亞敵視的我國除了捐贈組合屋與人道救援物資給敘利亞難民外,甚至可以加入承認此聯盟的行列,因中國是不可能承認此聯盟,必須跟阿塞德政權走到底。 此外庫德族以其敢死隊(Pashmerga)英勇善戰不怕死的精神,在敘利亞北部也打下一片天地,成立「北敘利亞民主聯邦」面積5萬平方公里,人口200萬,也是阿塞德眼中釘。 敘利亞現在境內等於存在3個政府,阿塞德政府合法性已經受到相當程度的國際質疑。目前阿塞德政權等於淪為俄羅斯的保護國地位,只剩中國、伊朗等所謂邪惡軸心國家集團支持,因此阿塞德政府竟也承認阿布哈茲、南奧塞梯等俄羅斯單方面承認的俄裔政權。 敘利亞戰火摧殘國內蕭條 今天的敘利亞在經歷無數戰爭與屠殺後,已經成為一個落後破敗國家,人民所得僅有1,600美元,阿塞德政府軍在10年內戰消耗後已經由原本30萬正規軍降為15萬。但是有俄羅斯駐軍的支持,及真主黨及其他什葉派武裝團體的支持,加上敘利亞軍隊中的士兵有95%是阿拉維派,職業軍官更佔了98%,因此這樣被阿拉維派掌握的敘利亞軍隊仍步步跟隨、效忠阿塞德政權,不離不棄,因為唯有掌握軍權才能掌握一切,也才能讓這個族群生存。 但是整個敘利亞的情況其實比起也是失敗國家的黎巴嫩來說,是更為混亂的,國內城市斷垣殘壁、滿目瘡痍,一半國民淪為難民居無定所,國內所有基礎設施與產業幾乎皆毀於戰火,缺水、缺電、缺燃料、缺工作,社會經濟蕭條無依,整個國家四分五裂,連何時可以開始重建都沒有答案。田園荒蕪,野獸嬉戲,行人絕跡,百業蕭條。敘利亞的未來在哪裡?又可以走向何方?有人說敘利亞最好的結果就是分成幾塊不同宗派分別割據,阿拉維、遜尼派、庫德族、自由反抗軍等等勢力各自建國,也許是最有實踐性的方案。

0.00 分, 0 則評分

或是 登入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