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元瓅玩樂誌】每週一畫S1 EP24__秀拉、傑克島星期天的下午 | 元瓅書坊

元瓅書坊
2021-06-05
12:23
0 comments
No Rating

各位瓅友們大家晚安,1886年,以印象派領袖畢沙羅為中心,組織的印象派第八屆畫展拉開序幕。奇怪的是,屬於印象派的成員們——莫內、雷諾瓦、德加等人的身影都沒有出現在這次的畫展上,取而代之的是27歲、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喬治秀拉,帶著一幅《傑克島星期天的下午》,引發會場的譁然。 就一般認知印象畫派似乎總是無憂無慮的,彷彿畫面中的陽光能穿透畫紙,讓觀賞者感覺來到慵懶的午後,昏昏欲睡。但是秀拉的《傑克島星期天的下午》描繪的是塞納河上的度假勝地傑克島。遠處湛藍的河面上,悠閒地漂浮著小舟和帆船,近處是翠意盎然的草地與綠蔭如蓋的樹林,暖黃色的陽光灑下來,灑在穿著鮮豔衣裳,帶著孩子和寵物,散步垂釣、或坐或臥的人們身上,假期的氣氛祥和而安逸,彷彿讓觀者的心緒也愜意平靜下來,感受到拂面微風的清涼。 乍看下這幅畫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但如果走到畫前極近的距離,便會驚訝地發現,整幅畫面,並不是採用大塊塗抹的色彩與筆觸,而是由密密麻麻,色彩紛呈的小點交織構成的。這就是秀拉舉世聞名的點描畫法。 憑藉著點描法秀拉征服了老前輩畢沙羅,56歲的畢沙羅追隨著秀拉的點描繪畫技巧轉變了自己的繪畫風格,並力邀他參展。 提到點描法的奧妙,是源自於色彩學的理論。色彩學是依據光學而誕生,光學的出現是牛頓利用稜鏡折射程度的不同,除了原有的三原色外,紅色與綠色,藍色與橙色,紫色與黃色相互搭配,當人類視網膜的感光細胞受到同種顏色的刺激時,會自動產生顏色的殘像,進而出現互補色的現象。 點描法的畫法原理就是根據畫作,在畫面受光部分塗上點狀鮮麗的純色顏料,秀拉利用大量顏色互補的純色,將所需顏色,以純色顏料依區塊分佈一點一點地塗上,且以「並置」手法相鄰接,而不是在調色板上混合顏料,如此一來,觀者在一定的距離之外,便會通過人類視網膜內的「色光混合」,經過大腦轉換的多顏色基點混合,換言之,秀拉將調色盤從畫家手中交給觀賞者的眼睛,實際觀看下產生真正的陽光透明度與純度,整體畫面看起來如同「光的閃爍」、「光的透析」。也因為秀拉對繪畫技法科學化的執著,飽受批評,認為秀拉的畫作過於冷漠缺乏感情張力。 本期所要介紹的是典藏於美國伊利諾州芝加哥藝術機構,1886年秀拉費了一整年的時間完成的《傑克島星期天的下午》,傑克島坐落於塞納河中的沙洲,一個晴朗的午後,遊客們在河邊休息、散步或划船,秀拉特意將整幅畫分成迎光面與陰暗面,近看時可以察覺畫布上佈滿了精密、細緻排列整齊的小圓點,這些小圓點是用不加調和的冷、暖顏料以及相近色、互補色等堆積而成的。當觀看者拉遠觀賞的範圍,卻又形成了極為鮮豔和飽滿的色彩效果。在陽光下的人們肢體動作在明亮的色調下舒展、奔跑、嬉戲,塞納河上划船的人呈顯了動態感;在陰暗面的右下部分相較於鄰近河岸旁嬉鬧的人們,顯出寧靜安適感,在這一明一暗一動一靜的構圖,在近處陰影下站著的高個夫婦與陽光下撐傘的母女,以及遠處正在作畫的男子處於一條平面直線上,而精湛的近大遠小的透視法使他們看上去比例和諧、科學,又讓人覺得格調明快、有趣,充滿活力。周圍的湖面、樹木、沙洲與遠小近大的人物造型,利用垂直線與平行線的平衡感,達到理性和諧與科學秩序的統一。 畫家刻意追求的就是把眾多人物安置在精確的幾何圖形中,在光線的照射下,畫面中固定的人物形成一種奇妙而又有秩序的和諧。仔細觀之,畫中人物形成了一種超越時空的凝重,彼此各自又必須堅守自己的位置,創造井然和諧的秩序。 色彩運用上,本幅圖以黃色和橙色為主要色澤構成,黃色與綠色、白色與黑色相互搭配交織,形成了溫暖、鮮明的色調,看上去賞心悅目。遠觀之,會相互調和成相應的顏色,使整個畫面色彩顯得鮮豔、明亮,人物似乎處於光色迷離的氛圍中,使形、色、光達到完美的結合。 除了按照遠近透視法的安排,畫面還包括等腰和鈍角兩個三角形。鈍角三角形的頂點指向畫面很遠的地方,兩條邊就像是透視線,兩邊上分別安排有幾組人物;而等腰三角形的終點和畫面中心重合,定格於打傘的婦女身上。其兩條邊也同樣整齊地安排了從大到小的人物。此外,畫面中基本每條線段上都被安排了三組人物,中間人物與兩邊人物距離的安排又不是那麼隨便,這些距離的比例精密的遵循著黃金分割法則。 《傑克島星期天的下午》利用幾何學原理的黃金分割法,誕生了全新構圖樣貌,對現代藝術的產生具有直接的啟迪作用,預示了塞尚的藝術以及後來立體主義、抽象主義和超現實主義的問世。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