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橘隊長 - 王智緯│04.身為「員工」,體會到的未來趨勢

橘世代
2021-07-14
05:14
0 則留言
尚無評分
#橘世代#橘隊長#王智緯#水土保持局

收聽平台

googlerss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農村建設組」的科長,我叫智緯。

疫情對我的工作來講其實是蠻困擾的,我的工作蠻多機會要上臺跟大家分享或是簡報,我自己其實是一個容易緊張的人,有這一段時間工作的訓練,自己有找到一個解除的方法。我會在所有坐在台下或者是跟我一起開會的這些夥伴中,找現場對我最友善,我講話的時候他會面露笑容的,我就會時不時的看看他,來增加自己的自信心。

疫情發生了之後,對我來講很痛苦的就是因為所有人都戴上口罩,大家的表情幾乎都長得一樣,所以我根本也看不出來到底誰是有在認真的聽著我說話,或者對我是比較友善的,所以我不管是在台上或者是會議當中,都會覺得壓力蠻大的。

現在用視訊之後其實情況也一樣,就像我們現在在視訊畫面上,每一格都小小的,就算是離鏡頭很近,有時候也看不太清楚大家的表情,所以對於這個互動上面有時候並不是那麼的順暢,我自己會覺得說,這真的蠻考驗主持人開會的技巧,還有大家對於視訊工具的瞭解。

過去來講,其實我們也都知道視訊的工作方式有很大的便利性,特別是像這種遠距離,像我們的辦公室在南投,我們會需要常常去台北開會,光是這樣子的交通時間或者是交通的費用,如果可以把它省下來其實是非常可觀的。

視訊有畫面,又可以解決電話看不到表情,或者是用Line文字的溝通,容易因為缺乏聲音的表情,或者是臉部表情而造成誤會產生,所以視訊這樣子一對一的溝通,或者是幾個人這樣的會議室的討論,我覺得是非常好的一個工具。只是過去沒有這個疫情的情況之下,我們都會很習慣用之前的做法。

接下來也許疫情過去之後,這樣子的能力被我們培養起來,未來的開會可以更簡化、更有效率,就不用跑到台北去,浪費不必要的時間,其實這些都是我們覺得可以學習的。

我畫了這個獵巫的圖片,是因為剛好在大家開始做居家隔離,或者是說呼籲大家開始減少一些不必要移動的時候,當然就會出現一些耳語,就說大家其實工作來自四面八方,
「這從台北來的」,或者是說「這個從疫區來的」、「比較嚴重的地方來的」。或者有單身的人住在辦公室的附近,晚上沒事會出去散散步什麼的,對別人也沒有什麼樣的干擾,可是他保留了這樣的習慣。 就會被耳語:「在這種時間點,你從台北來的怎麼樣,好危險喔!」、「這個晚上到處趴趴跑,這個人好危險喔!」、「是不是應該要限制他的行動什麼的?」
大家開始會創造一些很恐懼的情境出來,在他的生活當中他還是很配合我們的防疫,只是說他有一些已經養成的生活習慣,或者是說他就是來自台北,他假日之前沒有限制的時候,他還是得回家,你不能說他就往返了一次好像他就必須被封鎖在這一個空間裡面,你就不能再跟任何人接觸,不能用這樣的態度來面對。我覺得這某種程度都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一些歧視出來。

我覺得在辦公室裡面,我們已經減少了很多面對面溝通的機會,如果我們再把這樣子一個氛圍營造出來說每個人都是危險的,這個對我們辦公的士氣跟凝聚力都會受到很大影響。
我自己很期許、期待是說,雖然有些事情不能做,可是至少我們心態能夠保持下來,我們可以為下一個階段、未來的規劃也好,或者是現在能夠做的事情,更積極的態度來處裡。

0.00 分, 0 則評分

或是 登入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