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EP01】他的鳳梨獨黃

Capital Flâneur
2021-07-23
03:00
0 comments
No Rating

Available Platforms

googlerss

沒有人願意承認他自畫像背景那一片片所謂的「向日葵」其實是罐頭鳳梨切片,彷彿那種萌出鄉野的樸拙以及千日不壞的過度鮮甜,即將會有一絲一毫減損到作品的價值。

臺灣第一座罐詰工場,1902年首先在鳳山成立,那時他年方七歲。後來沉浸藝術的他,當然沒去過問米糖相剋的背景;嘉南大圳的細密交織,卻讓他在娶妻生子、客居東京、光榮出世的每個甜蜜時刻,都回想起故鄉臺灣鳳梨罐頭的滋味。

他肯定如是說:如果這是向日葵,為什麼我將中部花序鏤空?如果這是向日葵,為什麼那光黃一圈一圈圈,都是如此這般整齊的同心圓,而不是爭榮向陽的鋸齒花葉?



那一天是陰鬱的冬日午後,上野公園不忍池邊的烏鴉依舊放聲嘶叫,通往淺草的地下鐵,即將見證帝都一整個世紀的繁華、寥落與重生。他當然不會知道這些,只是靜默在池邊沉想,腦中盡是嘉義街上的人聲鼎沸。畫家今天不作畫,心思卻染進土色摻雜綠黃紅的萬千油彩。池中他看到自己,嘴角揚起一絲淺笑:莫內自有他心所欲往的向日葵,我家鄉的鳳梨罐頭,卻又何嘗沒有盡攬嘉南平原夏日的驕陽!

西裝、樓房、路燈、公園、噴水池,殖民毋須向政權致敬,生活的真實性卻在畫中表露了故里現代化摩登的足跡。他的鳳梨獨黃,只是黃得過於鮮明,如同他的猝卒於亡國之師,不管時間流過多久,都令人不忍正眼睹去。


Music: [Sorrow] by Alexander Nakarada (www.serpentsoundstudios.com)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BY Attribution 4.0 License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

Photo: 陳澄波《自畫像》,1928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