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ep.51 如何閱讀一本書 | 閱讀教練教你「#閱讀力」 | 細讀與李維斯學派 // 李長潔 feat. R星球頻道 的Ryan

偽學術 | 認真聽
2021-07-25
62:57
0 comments
No Rating
#知識#閱讀#文學##教育#文化#學習#讀書#文明#文化研究#櫞椛文庫#R星球頻道#如何閱讀一本書#李維斯學派

Available Platforms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If you would like to apply the transcript to other places, please clearly show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The transcript is provided by KKBOX" in your blog or video and attach the KKBOX link for this episode in the description. Thank you!

大家好,歡迎收聽為學術認真聽我是長睫,今天我們的節目呢,就是做一個很特別的嘗試,就是用遠距錄音的方式,然後我邀請到我的一個好朋友是圓滑文庫的負責人欸,不對,我應該要這樣子。團長關照緊張,同時他的park的節目就是星球頻道的這個主持人Ryan。

然後來跟我們聊一聊一些事情這樣子,嗯,要聊什麼?是啊,好聊又閱讀這件事情當然就是聊閱讀啊,因為我們兩個書報多嘛。哎,我想先請問一下,就是管怎麼變我拉主key啊?不是你要拉主key嗎?好啦,就是這一集其實算是我們兩個第一次嘗試用遠距的方式來聊,然後因為。

這種各種設定跟各種要討論啊,都沒有見面來的有效率,所以我覺得那個過程還還蠻蠻有趣,我覺得還蠻有效率的,我們不是昨天已經準備好了嗎?

敢講,然後因為我們在想說要講什麼主題的時候,就是覺得那不如就是從離我們身邊最近的開始講好了,就是對就是我們兩個人就是認識的人與人連結的那個連結的部分不是其他的東西,這樣的書對是那個書,這樣子我我我記得我第一次認識的時候,是因為我去那個原畫文庫,然後我去到那邊的時候欸,為什麼會請你來幹嘛,我忘記了就是你要。

你,你想找我過去,然後看看怎麼之類的,我就到那個一樓,然後想說,哦,因為他這個圓滑文庫離我家蠻近的,這樣然後想說啊,我怎麼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地方,我來去探秘一下,然後我就走到了一個公寓,這樣然後發現,哇,非常的會員制會員制的感覺,然後就按了按了電鈴,然後他就讓我上去,然後我一進去就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空間,裡面就是充滿著各種不同的中日文的食物這樣子。

然後很多都是他自己收藏的,或者是,呃。

有在販售嗎?對不對?有些是因為是放手,然後有一些是作家們捐贈,那時候就覺得很震驚,我想說啊,居然會有人書有很多,應該不只把你的書應該不只這些吧,沒有啦,沒有你多啦。所以我們兩個都是一個非常喜歡,其實我是亂買書,應該是有認真在閱讀。巴哈,我應該講說空間的話,它會有一個自己的調性,就是它有特定的選書。

可是如果講到閱讀的話,其實我真的比較雜食,嗯,就是說你看像我們認識,然後到偶爾會討論一些東西的時候,就發現有些書不太像是我這邊會再看過。嗯,你,你的出現在就是在文庫裡面,這一堆書對這樣處理的可是。

有一些人就是特別會展示出來,他就是會刻意的去做排列跟分類,但有一些分散的就是默默它其實是有一個方向跟類別,只是嗯,不一定是大家會有興趣。對啊,像當初我去的時候,我覺得蠻蠻有趣的事情是因為因為泳褲它其實算是一個私人圖書館,對他算是一個圖書館的狀態這樣子,所以其實我我我去拜訪這個的這些日子當中。

就是無時無刻都可以看到一兩個人一兩個人,然後就很安靜地走進來,然後就很安靜的在那邊看書,很安靜的做自己的事情,很安心。當然現在是我們快要可以店內使用了,就是請大家可以去原味,現在可以去嗎?現在不行,這樣不行,那像我打錯打錯廣告好,那就是就是我就發現說大家都會去那邊讀書啊這樣子欸,你覺得你們那邊的藏書跟你們的讀者都是什麼樣的類型啊?我覺得時間其實。

拉長一點來看的話,其實後來比較固定常來或者是會來的客人,即便他是第一次,你就會發現說,你會覺得它的調性就跟我們書的屬性很接近,就好像你隨便抽一本書推薦給他,他都會非常的喜歡,或者說啊,這個就是我會想要看的書,為什麼覺得你你都沒有抽什麼書給我看,對你已經讀很多的好朋友,我抽起來就是哦,這個我賭博了一個很跩的樣子。

然後,所以我覺得他們的閱讀的習慣,然後再就是閱讀的書的種類,其實都還蠻接近,然後還有一個很有共同性的地方,就是他們願意去嘗試新的東西。嗯,看似保守的閱讀,但其實會很願意去挑戰我還常常看到有人在那邊做一些插畫,或者是一些自己的事情過,只要說我覺得很感動,就是有人可以,嗯,怎麼講?

如果如果我以後這輩子有機會開一個甜點店或咖啡廳或書店的話,我非常開心可以看到有一個人可以在我的空間中非常安定了下來,然後看一本書,甚至是畫畫,就是我看到那個畫畫插畫的女生吧。我記得是女生,嗯,我覺得很感動,因為他全心投入,然後完全不鳥我們兩個,然後就覺得哇,好厲害喔,因為我覺得我的呃,來來管的讀者好像都是這種類型欸,所以我在空間的分配上也是盡量調整是適合。

一張桌子就是一個人的閱讀空間,嗯,然後每一個角落都可以自己去躲起來的感覺,所以他們比較容易去找到適合閱讀的地方,就是在這個過可能在他進來之前,我已經做了一些安排,所以雖然看起來好像有點神秘,和你會有一點坎坷不安的心情。可是,嗯,當他進來之後,它會有那種安全感,因為他知道這邊可能不像是一般開放式的公共的。

商業空間,他不用擔心有太多吵雜的人在旁邊,所以他可以自由或者是非常安心的去慢慢的細看這裡面準備的東西,完全的感受出來這樣子,所以基本上緊張Ryan的藏書這樣的豐富,並且有一個他自己的調性,然後這個調性吸引到了一些他,他的群眾,他的視線還建立的社群啊,我想起來了了,我們是因為要去讀書會的關係。

然後你有邀請我。

喔對,然後讀書會的書,我們今天要討論的重點的書裡面也有提到哦,真的嗎?所以等一下我們就會聽到我們讀書會裡面的書嗎?不會,我們不會認真跑了,我不會那邊討論好了,總之我們的書就是真的是蠻多的,像我自己的話我我從非常小,然後就是那個小是真的很小,就是從國小。雖然說大家可能覺得國小時候所讀的書籍可能不是一個需要這麼多能力,但是其實就是一個閱讀能力的培養。

所以就是從小時候開始就會亂看一堆,所以我家裡面你知道小男生那時候就是非常愛開愛看金庸小說或者是各種武俠小說,所以我最初最初的常書是我在我家的書房裡面有整面牆的出資然照,或者是很厲害的武俠小說,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把它保存著,不過已經被堆到地下室,因為他會不斷的被胎換成新的書,然後所以我自己的書其實有真的是很多不一定會有看,但是我看到我覺得想買收養。

然後我就會買然後,所以我大概有123,3個書房都是擺滿書吧,然後就是很還蠻可怕的情況,然後我最近一直在想說,哦,我最近年紀,你知道年紀到了到一個程度了,就像要麼就是像那個rain,這樣子可以開一個開一個一個書庫文庫,然後把書分享給大家,要麼就是像我現在就開始在,你知道做慈善沒有不是整理,是我開始送書,結果把書全部都丟出去,就會給覺得有緣的人。

他們可能覺得麻煩吧?

斷捨離盟斷捨離,然後讓讓這個書可以他的生命跟意義有意義,不然話都沒有人讀它放在之間,好像也不會,之後也不會看人,這樣不是沒有什麼意思嘛,所以我就開始亂送書這樣子,那你有特定非常喜歡的類別嗎?或者是比較著重在哪一個類型哦。我記得我一開始認識read前面幾次的聊天當中,然後我就講過說就是我不看小說,然後那時候你非常驚訝並且。

比我對啊,不看小說什麼,我看小說那叫做閱讀這樣子,那想像力呢?對你想要例呢?你這個沒有sense這樣,然後我就說我都看一些,就是比較的就是論述型的書或者什麼,然後就說那就是工具書實用性的書,然後想說這是這算工具書嗎?我的書大致上都是,應該是說社科類型的書社會科學類型的書,所以我一直覺得比較像反相關對就是我覺得。

看看一些社會現象,或者是討論一些議題的,或者是哲學類型的我也會看這樣子,但是我比較喜歡看原理,是的書就是知識原理,是的書對,然後我對那種很多敘事故事或者是描繪的書會會覺得很疲憊,我這輩子有看完的書,除了武俠小說之外,那種小說之外,大概就是哈利波特,其他我都沒有看過哈利波特有看完。

有看完,而且虧我還是念法國語文學系啊,你不是看原文不是重點是重點是那些法國的小說,我也是沒有一本看完的,我好像有幾個唸法文的朋友也是。他說,即便我們唸的是法文系或是相關,但都沒有認真的看完用原文看完一本文學或者是小說,甚至連繪本都不見得,因為很累啊。

那挺髒的你都看了什麼書?我就一陣一陣的,雖然小說還是主力啦,就畢竟嗯,可能跟經營空間有關係,但嗯,一陣一陣像有一陣子,很喜歡看一些跟植物就是知識類型,嗯,然後再來就是便道有一陣子很迷報導文學,然後再來就會有一些像有跟你聊過向媒體相關的啊。

然後才就有一些跟人類是,嗯,最近還是然後,最終還是回到小說。嗯,因為我覺得讀完其他類型的東西再回來看小說,你會發現裡面的東西你會有不同的視角,你對於那個自然環境,甚至他的一些鋪陳甚至地方的人文是有不同的看法的確,的確我我我後來晚年那現在萬年船萬年,現在已經到晚年,玩的時候我回去應應是把我。

就是隨便亂買的感覺好像很厲害的小說,然後拿出來看,比如說什麼天工開物那種你知道很難的小,我覺得那很難啦,那種小說來看,打開之後就覺得你知道現在比較老了,然後去看那些東西就覺得哎,原來裡面寫很多東西,小時候可能是看不太看不太下去這樣子,那你你你的知識賣肉變多,或是你的生人生的體悟變多了,你看的東西就會變得更深,或者是會有不一樣的角度去切入,然後領略原來這個小說的表達是這個樣子。

等一下,我們也許可以聊聊說不同類型的書籍的閱讀方式是什麼,然後可能可以請這個軟幫我門就是討論一下欸,好像又變成我拉主key也沒關係。

哎,那想問一下,就是你平常我也很好奇,就是說你平常在閱讀的時候,你是在什麼樣的狀態或者什麼樣的方式喔?譬如說像我好了,我其實最喜歡最舒服的方式是趴著,嗯,我是趴在床上,因為大家很難理解,比如說你看歐美的影集,他們很多青少年可能很求學的時間都是坐在床上寫作業啊,嗯,在床上讀書啊,大家覺得哦,這個好像很。

沒有辦法好好的去閱讀,或者說這真的能夠寫作業嗎?但反而對我來說,在床上趴著的那個狀態是要放鬆的,跟我平常那個工作可能長期窩在電腦前面或作證的這種姿勢不太一樣,我覺得反而是有舒舒壓,那你我我我記得不是啊,你不是有一個非常漂亮的書房以及那個桌子嗎?

所以你在看書很少。

這莫名其妙想說,哇,賽這個地方真真舒服,然後你居然不在那邊看書。好啦,我自己我自己其實也是在床上,我我是一個我,我我我,我覺得我昨天才在臉書上po文喔,我是一個沒有書桌的人,我從國小到長大,我是一個我,我我有書房,但是我悲傷的感覺,我有書房,我梳毛就拿來放書,但是裡面沒有沒有桌子,所以我的各種考試都是在客廳的餐桌客廳的桌子啊餐桌啊,這種。

這一種類型,然後以及最多也是在床上看書,所以基本上我不是有一個很正規的桌子可以看所有人,然後他就癢這個就養成了我一個很急很,我覺得是很莫名其妙地看書習慣,其實我看書的時候是拿著書,然後走來走去,在這個時候我我反而最能夠進到那個書裡面走到,所以就是沒有覺得客廳繞圈圈啊。

你是以前的那個什麼夫子嗎?對,就是那種邊走路邊想然後邊畫重點那種感覺就是你會我會很容易進入到那個情況,然後,所以基本上我的閱讀通常都是走來走去,或者是做出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然後就是躺著,然後就這樣看,不是一個非常健康的方式,不推薦大家,我覺得會不會跟你閱讀的書的類型比較有關啊,就是可能是需要思考,或者是我可能都一直。

快速的翻閱,呃,就是很想要領略,然後想一下這樣子對可能我沒有辦法哦,搞不好這就是我進不去小說的原因,因為你比較重視外在這種可以看得見空間的移動之類的,但是我有一個蠻奇怪的的閱讀習慣,就是我從大學研究所開始,嗯,就是我白天可能會讀一些東西,然後走一走走著走著讀也可以啦,或者是有認真坐下來讀也可以。

但是我睡覺前我會做查資料這個動作,嗯?

對,因為可能我讀的書比較多是那種比如說社科是的這位科學的書,所以尤其是現在,我覺得有了有了手機之後更可怕,就是我睡覺前的一個小時吧,我覺得是開始用手機,然後查所有跟今天讀到的東西相關的資料延伸,那你會先整理一下來。

睡覺的時候,我就會,我就會一直把它丟到我朋友的這個聊天室裡面,然後朋友就會覺得很煩。

整理起來就是把它丟過去了,說沒關係,久放一下,然後就把它放在那邊,然後變成一個你整理重點工具,對存在筆記本中就是一個還蠻奇怪的閱讀習慣。但是我我後來我看到是誰啊,唐風嗎?好像還是某個厲害的智商很高的人,他們也都是說他們歲前會整理一下今天所有的思緒,以及想一下就是或是查一下相關的資料,然後去睡覺,就是做一個統整統整,然後第二天睡完一覺。

做一個夢蝶了起來,你就會變聰明,我自己的話是習慣邊讀邊找欸就說一來是因為現在看書的速度會變得比以前快很多,然後再來你輸接觸的種類變多之後,你就比較容易去找到有一些關聯性,就像剛剛講的說,呃,我們以前讀的書可能當時就也許是累計的東西不夠多,所以你比較沒有辦法完全掌握到書裡面在講的東西。

然後像前陣子讀一本小說,他是在講明治,然後在北海道,然後他有很多很人類學的一些研究跟那個故事的情節,然後你會發現你是在其他的書裡面讀到相關,然後他可能是有同時去歷史的意義在,然後他又有跟當地文明開化的那個過程,他就是很詳細在寫你,你可能光看小說,並不會覺得說啊,這個到底有多麼有?

重要性,而是當你看了另外一本書,你再回去看的時候覺得哦,原來這些都是這麼厲害,他還包含語言學啊等等的,這個賭盤已經非常的高級來講,這跟我們今天想要談的一本書其實有關係。嗯,對今天我們我們其實本來訂的主題就是閱讀,然後我就說,那不然,我們來討論一本書好了也不用討論啦,就是隨便亂講一本書好了,叫做如何閱讀一本書,所以我們今天的主題就是如何閱讀一本如何閱讀一本書紙之類的。

這個繞口令嗎?對,就是一個非常厚色的題目這樣子對,所以就是從此延伸等一下,我們可能就可以來聊這個,以及廷璋好像之前讓你跟我講過說有人要找你當那個閱讀教練,等一下我們可以聊聊這件事情喔,然後對我先想要就是呃。但是在這之前我想到一個你之前問過我的事情,你就問過我說你覺不覺得舒適?一種傳播的媒體傳播方式傳播媒介傳播書是不是傳播?

我有問過這麼深奧的問題,有我想說我,你就讓我想了很久,然後我就覺得誒真的耶,那你沒有答案,那時候我好像沒有說什麼,但我那時候應該就是敷衍你,說對啊,當然是一種媒介啊,不然他幹嘛放文字在山上?

但是後來你知道我後來就是有認真思考這件事情,就是所有所有的哲學家或者是文學家,他們不是說都會出一些書,那如果聽眾我們她你們,嗯,可以去稍微Google一下,或者是你們可能本來就知道,譬如說你需要focus啊,或者是亂巴特等等那些這些大咖們,他們都會出一本書叫做那個沙特,這樣他們都會出本書是何謂文學?

啊阿偉閱讀,其實他們就是在談書或者是文學是什麼?這個這個透過文字載體文字的宅,這個這個窄體裡面放置的文字之後,他對於整個人的溝通交流,以及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是什麼?然後其實那時候緊張讀完講完,問完這個問題,我們兩個討論完之後,雖然我只是敷衍你也回答了一個東西,但我回去想一想,我就哇,真是一個很厲害的問題,然後我就想到。

以前,我在唸那個法國思想史的時候,然後那個老師叫做林春明老師,就是淡江法文系的林村,嗯?

然後那時候我們在賭,你知道我們就是屁孩,然後讀法國思想的哲學有聽不懂,然後我們就不喜歡讀書這樣子,然後就是隻是純粹想要坐在那邊聽老師講一些幹話就好,然後突然老師有一天就說,你們都不讀書,然後我們就心裡想說,嗯,對啊,就沒有毒嗎?然後他就說,你不覺得讀書很感人嗎?嗯,書就是一種跨越時空,跟這些古人對話交流聊天欸,然後你們在這種書的媒介下,這個文字裡面。

你們就達到了一個共識,跟你們達到了,就是跟他接觸,跟他一起共處在這一個片刻當中的那個那個那個很生動的意義很靈活的意義的空間當中,這樣那時候沒有感覺。然後過了10年後20年了,透漏年齡就覺得很有感覺,覺得說,嗯,他書真的就是一種,他不是知識,不是治療,它是一個文明的傳播跟積累。

就以前沒有什麼電話或視訊,或者是你知道這種電腦資料庫它就是書嗎?那個書就是就是資料庫啊。然後當一個作家,他把他的東西寫在書裡面,用文字的方式做了描述,然後把他當下的生活方式感受跟思想記錄在書裡面之後,這個書就透過100年的流通,然後到現在我的手中,然後你因為這本書而跟他產生了關係,嗯,然後我才覺得,哇。

整個你知道嗎?五雷轟頂就覺得說真的是很感動,就是有時候看就覺得啊,原來原來原來原來他是原來那個年代,他當下那個康德在想什麼啊,原來那個年代,那個誰在那個湖邊走的時候,他的感受是這個樣子。嗯,我不知道屏障有沒有這種感動?嗯,其實剛剛的長期也在說的那一些,就是我自己也很有感觸,然後即便讀了這麼多作品,你回頭。

再去看一些,因為還是讀比較多日文書嘛,所以像有一些日本的作家或者是評論家舉例好了,嗯,有3個應該算是個就是日本的作家谷崎三島,然後跟一個叫玩股才藝的他們有出過一本書叫做文章讀本,那他們都是各自從自己的論述出發,講說他們覺得對於文學或對於文就是文章這件事要怎麼讀?

跟讀什麼?那他們每個專長的領域不一樣,或甚至受到了影思想的影響是不一樣,所以他會有有自己的觀點,甚至他們可能是在互相打臉,所以我不認同你的閱讀方式跟我不認同你這樣子的切角,那這些書就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個人寫一個人寫,你會發現這種思考的方式跟閱讀的行為都有在與時俱進嘛。嗯。

那你就覺得這種也算是一種眼鏡的變化,你就是站在後面一點再看你就哇。這些人在過去那段時間可以寫這些東西,然後告訴你說不同的時代,他們在閱讀的時候看到的東西是什麼?所以我覺得在現在這個就是透過的體會,還有我剛剛的這個回憶,這樣我就覺得,嗯,閱讀的確在。

我們的生活或者是人人生當中,其實是一個很特殊的。

Non在生產過程,我講到在生產就是嗯,他,他把他把過去的100年前的某個時空或是某個作家的思想,或者是他他所體驗到的體悟和感覺,然後透過閱讀了這個實踐行為,然後再生產出另外一個屬於我自己的的新的東西這樣子,所以文化和文明就是就是靠這樣的方式在做累積嘛。所以如果我們不講現在的電視啊,什麼什麼電腦是要顧這些人吶,書籍就是這種累積文明跟文化的一個。

根本那剛好也是接到今天,本來想要不是本來就是我們要聊的抒情書書,就是這個如何閱讀一本書它其實其實我覺得這一本書的宗旨他他其實是1940年代出版的書,泡澡那對那個書籍對你看,他可以一直在版,到現在為止,這樣都還是有人在讀,裡面還是有錯字喔。

你得珍惜這樣子,然後其實其實如果大家對於這本書有興趣的話,你可以去找來看,其實我覺得他的確是不難讀,然後雖然很厚一本,他真的很厚,我想說光寫寫讀書閱讀這件事情,何必要寫這麼厚?

但我仔細的看了一下它的麥洛跟他的這個,呃,當做對對對這個作者是誰這樣,然後我就發現說,誒,其實他其實是接到,呃,我們在文學或者是文化研究領域裡面,大概事實上,在20世紀初十九世紀末的時候,原來這本書哦,是身處在一個脈落中,那個那個麥洛叫做文化與文明的傳統觀點文化與文明傳統。

他其實是那個時候,就是大概在一八多少年的時候,然後有一個算是歷史學者吧,叫做Note阿諾德,然後他也是一個教育家,然後在那個年代可以去想像一下,就是十九世紀末的時候,那個時候呃,資本主義興起,然後開始有很多工工廠,然後人們的生活中,中產階級布爾喬亞出現,然後我們開始有更多更多的勞動,但是也有休閒生活,然後整個大眾文化出現,然後開始有一些報紙啊,然後什麼可能廣播還沒有快要出來了,或者等等這樣。

然後那時候阿諾德阿諾德,他就他就他就發現說,嗯,我們的文化好像正在被侵蝕,因為你知道那個時代的知識份子,他們就是很不知道。受過前面高級的那種閱讀,擔心別人跟他一樣多很多擔心別人不讀書。

因為那時候出現了很多那種中產階級或者是工人階級也有,就是他們他們的文化越來越興盛,那反而是那些精英的或者是呃知識份子的文化,反而沒有那麼容易進到這種一般人的休閒生活當中,大家開始強調就是平常要休閒,但是他們的休閒都是購物,他們都不讀書這樣,嗯,所以那個時候他們就產生了一個學派,就是叫文化與文明學派,然後他們就在討論說啊,如何讓大家重新回到閱讀,重新回到文化,然後讓。

讀書這件事情會讓閱讀好的內容這件事情,變成是我們整個人類文化的基礎。

所以一直到不小心變成上課,一直到十九世紀,然後到24一出,整個這樣子連貫起來,然後進入到有一個叫做李維斯學派,他大概也是在談這件事情,就是他們都覺得30年代20年代,40年代開始有一種文化危機,那個文化危機就是我們的文化變得很通俗,他們其實是很害怕那個通俗文化,請入侵到人類原本很重要的文明體制中,因為他們覺得通俗文化。

像什麼廣告啊,什麼電影啊,很俗氣,那你回頭看這樣子,你覺得那種擔憂是多餘的,還是是正常在那個年代?

那個擔憂絕對是正常的,因為他們面臨社會巨變嗎?然後這這種呃大眾媒體的心情,尤其像是radio或者是尤其像電視電視廣告電視劇,因為他們這些電視劇電視廣告跟呃廣播劇廣播,都是為了要服務大眾嗎?所以他們的內容必定會變得更通俗,並且他們希望有廣告收益,所以他們所產製出來的劇本和腳本或者是寫出來的言情小說是更娛樂性。

娛樂性很強烈,對,所以他們因為這樣擔心,所以他們就有一點再抗拒這件事情。你知道剛剛講那一段郵局,嗯,剛剛提到的那一段在講很像上課的那一段的時候,我心裡只有感覺哦,那就是很商業啊,我可以完全受到那些錢的味道。嗯,就當你開始變得普及了,然後越來越大種了,那表示說就是他的對象。

更多要花錢買這些的人會更多,我收到的是背後的目的。

不愧是這個非常專業的經理人,就是van先生,因為wrote除了是知名的就是文學研究者以及這個podcaster,然後也是要對好啦,總之就是他很厲害的,對啊,這樣那裡維斯學派在講什麼以為是學派?基本上呃,比如說出了給他它的主要的,呃。

人物就是李維斯跟他太太兩個人這樣,然後他們兩個是夫妻好文學家加上教育者加上什麼等等等等,他們覺得呃,通俗文化的這種娛樂很可怕,這樣子,我們應該要透過一些文學體制的閱讀習慣的培養,然後讓大家可以擁有讀的出過去到那個時候所有的書籍的內涵的那一個那個閱讀能力,所以我們現在才講。

很久以前就開始講識讀能力,是視圖能力,那個大概就是那個時候所出現的一個呃的很重要的概念,沒識讀素養哦,這個算這算有一點像精品的感覺嘛,就是說所有的東西變的很容易買,但是他還是有所謂精緻跟比較普通一般對因為呃,對於其實其實這個這一個,呃。1990年呃,1900年前後一直到40年代。

這一大波的這種文化思潮,其實他們做了一個很重要的區分,就是有高級文化跟第一集文化。

我說真的就是你,但是但是那個年代的人就是他們就是會這樣想對對對對,因為他們就覺得你知道你們這些大眾就是第一集,然後我們這些菁英所讀的這些厲害的小說莎士比亞,我要讀得懂,真的要靠很多修煉才可以讀得懂啊,你們就這樣子看那些電視劇,就以為你們得到什麼東西,他們其實很看不起那些的真的,他真的需要很多累積跟素養,才有辦法,真的獨棟是沒有錯啦,所以他們就非常鼓勵閱讀。

所以才在很多的這種教育體制或者是文學的體制裡面去去做很多強調對如何閱讀這件這件事情,然後希望可以召喚恢復高級文化的偉大使命,這樣子我們的文明才可以續存,不然的話,我們文明就會知道碰到危機這樣子聽起來很有危機意識,他就是很強烈覺得好像快要被淘汰,那你不出來喊喊個信就說,欸,這個可能就會被大家就是吞對對對我,我相信這個事實。

大差異啦,我們每個世代應該都會有一個對下一個世代著抱怨跟上一個時代的緬懷這樣子。嗯,嗯,對啊,所以我就覺得其實這一本,呃。如何閱讀?如何閱讀一本書?它它,它就就是李維斯學派啊。我,我覺得他就是在這個是你能年事0年代的文化氛圍中所誕生的,一種強調去培養閱讀人閱讀者要有一種主動閱讀的習慣的那一種態度,來去增進你的理解,然後把你的。

知識累積起來不是看到資訊而已,這樣然後才可以維持人類的偉大文明,所以我覺得他這本書的那個那個洞寫作動機跟他寫了這麼厚一本的原因,是因為他就是在那個麥洛下所誕生的書籍,不知道Ryan在看這本書的時候有什麼想法,你說實話嗎?不可以說實話啊。說實話,說實話,我嗯,說實話,對於那種很要點,是的,然後不斷地好像。

在跟你喊話的這種嗯形式我比較沒有那麼喜歡,就是說,嗯,我們等一下後面就會告訴你哦,這就有點像在上課的口吻,就是說它的敘事不是那麼的。嗯,嗯,輕鬆,因為再加上他想要講的東西,其實看是被他講得很簡單,但其實是有點難度,就說那歧便告訴你前面這麼多的方法,然後可能要怎麼去讀,然後什麼層次?

分幾種這些如果你只是一般的讀者,或者說你指示到識字的階段,所以沒有辦法掌握到底這個要訣是什麼?

然後即便你可能大學畢業,你回頭照他的方式再去讀的話,你如果接觸的文類不多,你大概也只能讀懂他講的一半,然後再就是如果你沒有去深入的去研究,或者是你有在去參加類似像讀書,會有跟任何人去做討論的話,你又很難感受到他提到的一些重點,所以我覺得這本書在看的時候。

我已經會把它放成,他不是隻能一次讀完的書,而且它有一種工具書,他又不像工具,我覺得他很像工具書的,那麼我懂你的意思,因為他又不是真正的工具書對對對對對對,所以我,我我,我為什麼剛剛又花了這麼熱絡?然後然後等待時間像上課一般的解釋了一下那個對我文化與文明傳統跟裡維斯學派就是因為我,我,我想要說服自己說這本書其實是很有意義這樣。

我當然也提我,我也很我我我投一忍,就這本書就是有點囉嗦,就是他想知道寫得非常細微這樣子,然後有很多小技巧跟他的強調的某一些價值。嗯對,但是因為領略的那個是年代氛圍,然後就覺得哦,就這樣有他的理由啦,有他的理由他誕生的那個理由,所以對我來講,閱讀這本書的樂趣是在於領略那個裡面待呢,你可以忽略他跟你說叫的那個口味。

但是你可以把他的大綱拿出來去對照到你現在想要讀對書,不過這本書還是一直到目前2021年了,嗯,都還是非常多,你知道很多人喜歡辦讀書會跟貴文庫一樣這樣子,然後就是很還是有非常多人喜歡拿這本書來當讀書會的。嗯,教教本你應該有可能有發現這件事情,因為他一直到現在都還算是一個呃,算是長舌,對算是暢銷的書,然後。

像是指標,然後為什麼會選這本書的原因是因為這本書是我從小到大,就是每一個有在讀書的人,然後他們就會說,誒,你有看過一本書要如何閱讀一本書?然後我就說我沒有看過欸,他說你應該要去翻一翻,然後我說好,然後我就通常就是上網,然後看一下目錄就說啊,不講這樣,然後我就沒有看,然後然後最近因為,呃,因為想因為我要錄音,然後因為其實其實緣起是因為要你要談那個。

那個閱讀教練這件事情,然後我才去思考說那閱讀他的技巧到底是什麼,然後我就說好,然後就把它埋起來好了,然後所以我就馬上買起來,原本我以為它是一本薄薄的書,結果他居然就沒有他居然哇,我看一下435頁,我覺得非常後悔後到一個誇張這樣子,不過我我自己把它呃,簡單的整理一下啦,那我覺得他還是有一些蠻有意義的部分,所以我剛剛提到他的。

那個整個時代背景之外,就是還有它的價值之外,就是它的確提供了一些嗯,成那種層次的閱讀方式,比如說要提到了4個不同的層次,第一個是基礎的閱讀,第二個是呃檢視型的閱讀,然後第3個是分析閱讀,最後一個是主題閱讀,前面兩個閱讀可能就蠻簡單的,我我先提他的閱讀方式啦,然後錢第一個基礎閱讀就是理解語句,這應該是基本的識字能力要會的話,你就要知道說這個句子在寫什麼。

然後第二個是檢視閱讀,就像是呃,我們一開始拿到一本書的時候,我們就會先大致瞭解這本書的內容是什麼,對這個書有一個粗略的。

系統性的閱讀然後並且我們可能看看封面看到封底啊,看到目錄啊看文獻看上去序文,然後像軟這種等級的讀者,他們就會馬上知道說這本書是在寫什麼東西,這樣然後就啊,不需要看,然後就把它放回去,這樣子沒有,我還是有看還是會看是不是好,那如果有些就覺得哦很有趣,那我就會繼續讀下去,所以這個是檢視型的閱讀,然後到後面兩個層次應該是這個作者比較推崇的強調。

因為他就是真的是一個閱讀技巧本身哦。分析性的閱讀,簡單來講就是通盤性的完整閱讀,然後你會在這個書本中會試圖去找到那個作者,或者是那個學者想要去解決問題表達的論點,然後甚至是說那些用字遣詞或者是文筆書敘事所展現的技巧去找到這些蛛絲馬跡的系統的觀點後。

然後身為讀者我們然後再進行我們自己的詮釋去跟了解,然後去瞭解說啊。原來作者的世界長這樣,然後原來他想要傳遞的東西這些,然後開始把這些東西做一個呃,總整理,然後甚至我們還可以批評這本書,覺得他哪裡論證錯啊,只是好像怪怪的,然後什麼技巧不足什麼之類的對不然應該很常很常做這種事情,簡單說就是你不是隻有懂獨自而已,就是你可能整本書例外。

至少要能夠把它拆解過後,然後找到他可能要論述的重點,之後想辦法理解之外,可能也可以找到一些你認同跟不用不認同的地方,進一步再去做評論,或者是有表達你的同感,那他又會繼續的產出新的東西,我想這個都是他作為一個很像影子的感覺,就要從月呈現觀念。嗯,對啊,對啊,對啊。

然後我覺得呃,裡面最難的,而且其實我覺得大部分人應該是不太會做這件事情,就是他有最後一個最後一個叫做主題式的閱讀就就我的理解,我覺得他的主題式閱讀是他在他不只在這一本書嗯,去看水舞,嗯,就是他會把多本書或資料做並置,嗯,對,然後透過這一個資料或知識的網絡,嗯,然後來去釐清這本書裡面所討論的主題。

嗯,嗯,他有什麼問題,然後他要怎麼反思?嗯,嗯,嗯,對,所以我覺得主題式閱讀,我覺得對於一個如果這本書對他來講沒有用的人,我就會用,就是他沒有,實際上跟他非常相關喔。這本這個如何閱讀一本書的最後宗旨,終極的目標就是他希望可以把每個讀者都可以把一本書變成一個屬於你自己自己的書,所以就是如果你做到主題式閱讀的層次的時候,其實你會。

這本書就在你巨大的知識網絡中的其中一個節點,所以你會在不同的資料間來來回回,然後形成論述,然後去透過這樣的網絡去對這本書的主題做陳述,然後反思跟問題解決。

這樣子去去中心化嘛,他的終極目標。

就是直接把他的論述提煉出來之後丟到,嗯,丟到全部的東西裡面。

比如說好了練五招,比如說我我我,我最近在看一本書你有看嗎?那個成功的反思沒有?

我不想幕僚,你不會覺得你的成功,你知道為什麼讀這本書,因為我覺得我對我的人生真的超不成功。

有一部分是運氣啦,對它還是有價值,他的意思就是有一部分運氣啦,那你們這些有獲利的人,不要以為你們都是自己很很厲害,其實你們有把80%的馬廄運氣這樣子,他其實就是在講這麼無聊的事,當然就是在美國的整個功績社會當中,嗯,嗯的社會中,然後我看到這本書之後,我就開始亂看,嗯,看什麼微博啊,韓炳哲啊。葉啟政阿媽service樓出現,我想說話為什麼要看嗎?

因為想要看什麼叫做成功的自我實現,然後他就變成了一個網絡,然後這個網絡目前還在漲,我本來上個月想要路易吉這個成功的反思,但是我剛剛看了兩個月都還沒看完。

聽起來有點難欸,可是如果有提到馬斯婁覺得最近有點還是最近媽覺得那個有點氾濫,就大家都很想用他的理論去去證明些什麼。

對,那我我的你知道我這人就是比較那個就是我會覺得說你們之前只會提需求層次理論對對對對,當然要進入到那個平原經驗跟高峰經驗當中,這個是他這個人本心理學的最重要晚期的那種照玄妙的思想,對你們這些管理學,大家只在講啊,對不起。

所以就是我對我,我想要挖出一些東西來,然後去呼應那個傷的,嗯,對,對對,那我想問的是,因為通常最簡單好啦,就是一般你拿到一本書,你會怎麼怎麼開始讀我?對啊,我一般拿到一本書,其實我就是很粗很基礎的那個簡約檢視閱讀就是簡單的看它的目錄去,然後封面封底會跟我跟文嫻。

會挑選會挑選了會挑選好別人推薦多還是自己決定比較多,自己決定比較多。嗯,我我我,我覺得呃,因為我看得出很多都是社會科學,恕我覺得社會科學的書啊,有一個很很強烈的閱讀,重點就是。

你跟這個這個學者或是這個作家的觀點一不一致,呃,認不認同,嗯,呃對,然後通常都是你認同很長的,一個情況是你認同他的觀點,並且你你你,你覺得你在他的這一個觀點,像你想要去延伸,嗯,你才會才會想去賭,假如你一番,你就覺得在講什麼啊,這樣你就不會去看了。嗯?

對就是跟你的論述,如果有差很多的話,就不太會去看,或者是有一種是它完全就是你的相反,然後你就會覺得說我想要征服她。

然後就去開始。

對啊,我以前超討厭管理學的,我是一個很批判論述的人,然後呃我,我在晚期晚年晚年就是晚年就近期的時候,因為我以前就是很覺得哦,管理學很討厭他就很無聊啊,什麼之類的,可是後來因為我很討厭他,所以我開始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開始狂看管理學的書。嗯,因為我想要就征服她。

我還有侵略性喔,怎麼會表現在這個地方,其他地方應該應該表現在其他地方幹嘛?獎狀奇怪的東西不是就是當你要批評一個東西的時候,或者是你要反思一件事情的你,要你要先了解他,你才能夠拼命,他不然你要憑什麼對啊,就沒有東西好批評你講的管理學,其實因為我很早以前的閱讀經驗,還是從大眾娛樂的小說或是類型開始。

嗯,這是比如說推理小說啊,然後武俠小說漫畫嗯,那文學純文學的比較多。

那後來,呃,因為脫離本來的專業領域之後呢?就覺得哇,外面的世界真的太有趣了,所以就開始狂看一些各種跟管理跟記憶有關的書。

嗯,所以我有一陣子還蠻多,我就連那種所謂基本的書信NE mail往來嗯,或者是什麼提案簡報啊?行銷這種竊盜很細很細,甚至是稻盛和夫的那些管理都都有在看。嗯,那你瞭解了之後,你就會開始去想說,哦,原來他們就是其他這邊主管或是一些公司的人,他們奉行的就是這一排對,然後你就覺得說。

OK,所以你們根本沒有自己的想法,對,就是這樣就是照著那個步驟去做,比如說唸完EM BA回來哦,你就是造學校教你的嗎?

我覺得我們得罪會得罪很多人,蠻行政管理的,不會想要讀這種書管理管理的白來聽過嗎?可是我想要問你一個問題,因為我剛剛提到其實算是就是如何?我有提到一點,如何閱讀社會科學的書,其實我真的不懂如何閱讀小說,或者是如何閱讀這種想像性的幻想性的文學想像性的文學。這比如這本書的後半嗎?對,我就是想要用這本書,後半就是可是你踢你的想法啦,不用不用講他的想法。

我覺得它會把它放在書的下半,其實也有他的重點,就是它其實是一個很循序漸進式的累積跟訓練。嗯,然後嗯,前幾天在讀的時候,它有一個在講到以前,比如說你要講如何讀小說,我覺得要有想像的空間之外,嗯,你還是要有足夠的經驗才有辦法對應,也就是說,我遇到很多人,他們在讀小說就是把。

故事看過去,然後會比較有反應的可能是對白哦,就這個角色講的東西很好笑,或者說這個人說話也太殘酷了吧?這種很脫離他們現實當中會接觸到的人或事情,對他來說會是一種衝擊跟刺激,那對於這種,呃,如何教你閱讀或甚至是管理這件東西,這個又更抽象。

他可能會存在你生活周遭,但是你沒有辦法很直接地去運用跟對應,嗯,但對話的話你會覺得哦,這個好像每天都在發生,你有可能不是自己接觸,但你可以聽到隔壁哦,可能別人吵架或是你看了新聞會這樣做,但如何教你這種,就你很難實際在運用啊。嗯,因為他不一定能夠幫你什麼帶來娛樂啊,甚至賺更多錢,這都很難。

那我們就順便講到一個好了,就是因為你提到怎麼去讀小說,那其實你覺得就是它是也會依照不同的狀態,然後去去接接近到這個文本或者小說的的世界裡面吶,你自己的生活跟想像力可能也包含在這種能力當中,這樣那我呃我,我就想到你的朋友們就是,呃,覺得你應該可以作為一個閱讀教練,然後直接提到這裡。

對,其實提到這裡,因為我覺得接起來沒有完全接得起來。

就是因為你本來就在做讀書會,你的你的讀書裡面有非常多帶領大家去讀小說,我的學生也參與了你的讀書會這樣子哦,他跟買什麼的?嗯,追憶逝水年華什麼,有的沒有的這種小說這樣子,嗯,那嗯,你要不要提談談看你的讀書會,或者是呃所謂的閱讀教練,你覺得這樣子的一個工作或者是一個協助大家的的能力這樣子,嗯,嗯,這些好像。

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講哦,我做了那麼多的讀書,會最後都變成一個很固定我自己的風格,因為其實有一些人,他曾經參加過外面的讀書會,特別是那種傷啊,或者是管理相關的,他會叫你就是如何做簡報,然後很多應用這一塊。但實際上在閱讀這這件事情上,很多人真的不太知道怎麼去讀,那我只能就用我過去的習慣。

然後找出一個有系統或有規則的方式,帶著大家去討論,跟引導大家去看哪些是重點,這個就要講到一些習慣,我不曉得長睫不會有這些習慣,像我以前閱讀的話,我是很喜歡用不同的學生時期畫重點,一定不分顏色,不能比自己也是會有各種的整理的方式。嗯,然後但是在閱讀一些課外的讀物的時候,我以前是不會畫險。

可是當我這幾年算近10年20年吧,特別會很重視在畫線這件事上。

然後就為什麼慢慢就會有道貼標籤,為什麼的原因是沒有看到,其實很不錯,我覺得會看到一些種。

並不是說他把那個字體加粗就是重點,而是說你可能循序看完照著他的情節的安排或段落,因為發現他有埋了一些梗。嗯,那現在的語彙的話,他就是梗,所以我會把這些東西挑出來,放在讀書會去詢問大家有沒有看到,因為這個很像是麵包學,這不見得是所有人看過去會覺得說哦,這個有什麼了不起,可是當你把它拼湊起來的時候,它就是一個麵包,因為小時候家比較厲害,就是他會去把各種東西拆解。

然後放在不同的段落裡面,然後最後他想要表達,其實就是一個很核心的宗旨,就說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他可能洋洋灑灑的寫了兩個章節,只要告訴你說他家破人亡,嗯,可是他如果只講家破人亡,覺得哦,那就這樣子了。可是當你被這些鋪陳引導之後就發現,哦,這個人,這個人的家破人亡,跟我們的認知是差很多,不過說他是有程度上的差別。嗯,那閱讀教練。

閱讀教練的有點像是一對一的陪讀啊,嗯。

因為我發現來的人後來固定會來的參加讀書會的成員,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參加讀書會。

一覽是我挑的書比較冷門吶,這個也是書裡面會有提到,就是說有一些詞彙,或甚至他講的東西,你沒有辦法那麼快理解,甚至你很多東西是不懂的,可是你可能看一遍不行,你看第二遍,也許再過一段時間你懂了別的東西再回來看你會更深入,知道他在講什麼。嗯,那我的方式就是大家的背景不一樣,所以針對一段文字或一本小說的看的觀點可能不同,像這種是比較有趣。

然後。

作為教練的話,就有些人其實可能只能到第二個層次左右,他可以很快地翻完,但他記不得裡面有什麼重點,嗯,那這時候你就是必須要透過另外一個人去協助,或者去做引導。

這個有跟書裡面提到了什麼導讀那種很不一樣。嗯,嗯,嗯。

我覺得教練作為一個引導這件事情還蠻重要的,這讓我想到就是,呃,我沒有那種小小朋友來做案例好了,小朋友在做閱讀的時候,其實我們雖然我們不是爸媽,但是我們如果是爸媽 的話,我們就會陪他們讀嗎?對不對,然後再賠的過程當中,其實會指引他們說,我們應該要怎麼樣去看這個東西,然後呃,那個過程是什麼?然後我們看得到看到哪些重點,然後甚至教他們如何做像剛剛講如何做筆記,然後如何。

用什麼角度來欣賞,用什麼姿態去看,我覺得這個應該就是閱讀教練可以提供的服務,甚至甚至在這個服務當中,他也許有一些引導的遊行或是引導的一些特殊模式這樣子,那我覺得這樣的服務其實在現在這個嗯,大家不太閱讀的時代,他變成是一個可以領略這一種閱讀休閒,或者是這種閱讀的學習的,一個很很好的陪伴或者是很好的服務的效果。

所以其實我我,我個人非常的推崇,覺得你應該因為你都開讀書會看那麼多了,我覺得你應該可以去做這個閱讀教練,像還蠻多人會去問的問題就是說,誒,我要如何讀嗎?那讀的方式有很多,是不是像有一些像YouTube,它可能做5分鐘後10分鐘講這一部電影?嗯,那也有一些pocket的節目,它是用很短的時間告訴你這本書在講什麼,那有些人就說,欸這樣我聽完數據就。

就讀懂了,這是個?嗎?嗯,我現在覺得啊。讀完座聽完我覺得好像心安,我大概知道他在幹嘛,但是那個是屬於他對於這個作品的理解和一個只是單一的角度最重要,應該閱讀還是必須回到你個人身上,他是不是成為你的東西?你必須要有自己的觀點跟論述,不管你覺得它好或不好,然後再來就是有沒有養成一個習慣,像你可能每天睡前會去做這樣的整

但很多人其實是沒有這個階段。

嗯,那這個是不是需要用引導的方式,像我很愛看的就是注釋?嗯,因為有些注釋裡面會有一些你在那個吻裡面就是本文正文裡面比較不會注意到的事情,他有可能是一個歷史事件,然後為什麼他要放在這個地方,然後你再進去查的時候,因為發現哦,原來那個歷史事件有更多相關的人物出現,他只是在這個書裡面被當作一個註釋跟一個。

那用,可是它有很多不同的看法跟設定,在他可能是要對應他可能是要提醒,然後他可能是要預告,嗯,那這種注視就會覺得哦,作者很用心。

那有些是編輯或者是翻譯的人,特別去把它挑出來,他覺得那個死在那個當時的時代背景,可能有它重要的意義,可是經過翻譯轉移之後,他可能就沒有那麼的強烈。

所以他必須要特別去被提點出來,讓可能不同時空的人可以去理解那個用意,這個我覺得就是一個很難但是又很有趣的一個面向,其實我覺得剛剛提到閱讀教練這件事情,除了除了去閱讀之外,其實其實我思考到的是我們剛剛從那是理念帶那個李維斯的那個擔心文化危機,然後這個擔心這個擔心穿越了100年到好沒有到100到今天。

其實我們已經長成了一個大眾,媒體結束之後還數位媒體社會沒社群媒體的的形式了嘛。嗯,那其實在這麼大量的多模態,或者是更多各式各樣的媒體內容文本,在我們的生活中流動有聲音有影像的這個時代,能夠靜下心來閱讀,形成一種閱讀能力的這件事情,我覺得也是閱讀教練可以去輔助我們去去去。

去形成的一個心靈狀態,我把他講,他的味道就是一種,你知道嗎?就是閱讀,它可以讓我們可以。

比如說平心靜氣,讓我們可以增進能力,比如說讓我們可以進行默斯,他去用緩慢去對治的這種媒體時代的快快速,嗯,我覺得他也許也是閱讀教練,可以可以帶給我們的一種好,也不一定要講教練啊,就是閱讀,可以帶給我們的一種一種一種精神狀態,或者是一種心靈的的修養和培養,所以其實我自己覺得在尤其在現在這種數位時代,我覺得培養閱讀能力其實。

不只是是不只是像剛剛那種氣管的那種之知識上或者是技巧上面的真金他很多很多的可能是在心靈上的,或者是在生活風格上的的培養。嗯,對哦,已經有聽到一個說法是說閱讀紙本書的這個行為,或你看到這個狀態,他其實是一個心理層面的空間感。

嗯,就是說你在翻閱的這個動作跟你在哪個地方去閱讀,然後這本書在那個環境裡面跟你的那一代就形成的這種空間,這種雖然很抽象,這個可是,但這件事情是電子書,或者說你看電腦是沒有辦法去,沒有辦法達到的一個狀態,嗯,然後這個也是,呃。在記憶和學習當中,其實是會比較有趣。

嗯,甚至對我來說,它是有一個記憶的錨點像以前你看在貝貝資料的時候,可能你記得在第幾頁他是靠什麼位置,可是當你轉換到平面之後,這個東西消失了,你對於那個東西的連結就會變得比較微弱,這樣然後再來就是如果它裡面提到的東西又比較像是抽象一點的,那他更需要有一些東西去輔助你可以去更快速的連接。

嗯,講的比較實際一點就是,如果你都沒有去體驗過這些,沒有去過這些地方旅行,沒有接觸過裡面這些提到,比如說石頭啊,自然景觀啊,嘗試過這些味道跟感受的話,你很難透過平面的東西去掌握到書中到底在講什麼,這個也是未來我覺得會是一個大家很害怕的東西,你所有東西都到虛擬實境,都可以體驗到了。可是,嗯,實際上有多少人真的去過了?

對呀,那在在自己我在思考做閱讀教練這件事情的一個初中的時候。

我就想說,我通常都會問說,大家在書裡面讀到什麼,比如說你感受到這個地方的誒,你有沒有看到顏色?雖然紙印刷這邊都是黑白,可能就是墨水,可是它裡面有提到一些字,可是這個串起來可能在這本書裡面,他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象徵,這個是大家都會忽略,嗯,或者是說誒,他有一些。

聲音的安排,他可能在段落裡面是不斷的重複出現,可是大家都會覺得說這個好像是一個幹擾,但說不定他就是一個暗示,嗯,他可能是推進情節很重要的一個東西。嗯,那大家都會覺得啊,它就是一個狗叫聲,這有什麼,那不就是跟自然一般我們生活當中會出現的一樣。

但其實他默默成為一個推動情節往前走,甚至讓你覺得情節越來越緊湊的一個告知,這個就是需要另外一個,呃,可能比你多讀一次,或者說它有毒到別的東西去跟你交換意見。嗯,這個是需要被鍛鍊跟需要人陪伴的,對我,我非常的覺得就是讓你在做相關的工作的時候,就是說都可以深深地感受到的閱讀跟文學。

或是一定要文學啊,就是跟這些作品呃,他試圖把他帶到大家的生活當中,然後去產生一些,嗯領略或者是欣賞,甚至甚至對他來講,就是這個是一個一個一個一個途徑,這個途徑會通往某一個一個事件,然後那個世界可能會讓我們的人生,或者是讓我們的生命做一些很重大的改變,這樣子,然後所以我也是,嗯,非常喜歡,非常希望就是你下次來教教練,我一下好了,讓我體驗一下那個感覺。

很大家一起來對歡迎大家一起來這樣子,那我最後最後講一點啊,就是當然我們閱讀還是就是非常重要這樣,但是其實剛剛從頭到尾這樣講下來,其實我們還是有面對很多素養啊,我們的媒介環境在變,我們的媒介的載體叢書慢慢變成了電視電影,然後變成了電腦,變成了現在大家的臉書或Facebook或者是埃及,所以我們的素養或者是這種所謂的literacy,就是這種讀寫素養閱讀素養,其實他也是一直在變嘛,就是。

後來就開始有媒體素養啊,什麼文化素養啊?所以位數英文素養,新聞素養啊,然後現在要你知道運算素養還會寫程式,嗯,它變成是一種混合型的,就是嗯,除了閱讀之外,就是我閱讀的時候,我同時還要重,或許以後我們還要從更多的角度去閱讀這些媒介文本,甚至是電腦程式。我們現在看到的IG上的貼文,或者是尤其裡面的內容,他可能跟我們除了看到覺得開心覺得很爽,我們會分析之外。

我們要知道它後面是用演算法腿不會給我們的,我們才可以知道它的意義是什麼?哇,就是變得非常複雜,這樣子要讀的東西真的讀不完,名字真的讀不完這樣子好,那今天就非常謝謝那個rain來到變成以及我我來到那個星球頻道變成主題,對啊,你看我沒有,那我真是職業病就是太容易拉出K好啦。

總之,我覺得這一本呢?即便過了這麼多年,他還是會被大家推崇出來,不是沒有原因,嗯,嗯,他有很多要點。

總之,我覺得大家就是可以去找那個人,還有這個圓滑文庫,然後就是好好的陪著你了,可以找你玩一些,對我們可以合作啊。雖然我已經講了5年了吧,對超不是因為要很陡,一個讀書會真的是很難,我看你每次這樣做,我覺得是太困難了。誰要讀追憶逝水年華鬼才要讀累喔,可能之後還會重奪哦,真的是很可怕這樣子好啦,那好給你給你做幾個問題的節目的結尾。

好啦,那今天節目就到這邊,然後歡迎就是最終我們兩個的Facebook或者是愛車,然後記得要訂閱我們的頻道就這樣好啦,下次再聊好在這裡白白白白。

The transcript is provided by KKBOX.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