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EP.29 內蒙古:察汗巴特爾

Tony走千里
2021-09-15
16:40
0 comments
No Rating

Available Platforms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因緣際會在台灣認識了內蒙古朋友:札西博士,他是唯一蒙古族人,拿了雙博士,在北京淸華大學任教。又深獲習近平信任,委於開發內蒙古商業的重責大任。

2013年,到北京洽公,我聯繋了札西,一起從北京飛到了內蒙古鄂爾多斯,我下榻的酒店叫烏蘭巴托,從酒店的名稱到戶外的景緻,充滿濃濃的蒙古風情,我夢寐期待要造訪的城市,我終於如願以償的抵達了。

札西說:因為鄂爾多斯一些領導知道我來了,特別訂了一桌20人的菜,要熱情歡迎台灣來的企業家。我當下有㸃嚇到,札西馬上說:Tony 哥不要擔心,有另外兩位台灣人會一起參與,我不會孤單的。


宴筵開始,書記講了一些話,就舉杯互敬,接著有位長官站起來,清唱了一首蒙古歌謡歡迎我們,歌聲嘹亮,令人贊嘆,才沉醉在餘音繚繞的氛圍,忽然所有蒙古朋友拍掌,歡迎我起立也代表台灣人,唱一首歌。

我腦筋一片空白,自然而然的站起來,為了台灣人的面子,我馬上唱了一首台語歌曲:水中煙,反正唱得好壞,蒙古朋友都聽不得懂。

可是,唱到一半我就忘詞了,忽然間,我說了一段很笨的話:唱歌不是我的強項,喝酒我還可以。

接下來,另外兩位台灣人一直唱歌,因為他們滴酒不沾,而我,只有一杯又一杯跟蒙古朋友亁杯著,可想而知,醉得很慘,也換得賓主盡歡。

隔天,札西安排我去參觀成吉思汗博物館,深刻體會到,當時蒙古國的強大,及如何的征服全世界。我也不免俗的租借一套蒙古傳統衣服,跟成吉思汗畫像合照,也因為這張照片,後來所有蒙古族的朋友都一致認定我是蒙古人。

札西接著安排我去烏審旗參訪,這時候,只剩我一個台灣人,話說在隔壁的縣(旗=縣)也開了將近300公里,內蒙古真的有夠大,聽說東西橫向將近4000公里。


晚餐,縣長以一些年輕朋友熱烈歡迎我這位台灣來的企業家,但是我告訴縣長,昨天已經喝醉了,是否今晚可以不要喝,縣長不凖,他說難得有臺灣朋友來訪,當然要繼續喝得爽快,才能合作項目。

當下,腦筋一片空白,怎麼辦?忽然想到我一位好友阿康名言,在大陸應酬,一定要擒賊先擒王的定律。

所以我就主動舉杯敬縣長及札西,那些年軽人也不好意思一直勉強我(會沒面子),不知怎樣,那天我的身體狀況特好,酒量也特好,居然把縣長及札西灌醉了,隔天開會時,他們被書記損了一番,堂堂蒙古族,喝酒,居然被台灣來的王總打敗了。

札西當下很沒有面子,在我離開卾爾多斯,找了更年軽的男女(平均20多歲),桌子上擺了3瓶高度酒,及馬口琴的樂團,想討回顏面。

心想,反正是最後一晚,就豁出去了,一杯一杯跟他們乾,也唱了很多歌,很神奇,我又沒醉,反而是札西博士,醉得相當慘。

送我去機場途中,札西告訴我,他是成吉思汗的後裔,居然喝酒輸給來自台灣的我,以前任何台灣朋友,幾乎全軍覆沒,爬著離開內蒙古。

所以扎西幫我取了一個蒙古名字,察汗巴特爾:意思就是:白色的英雄

美麗動人的內蒙古大草原,及熱情友善的內蒙古好友們,我一定儘快回去跟你們再相聚,把酒言歡。

Tony走千里 Facebook
https://reurl.cc/3aX2DM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