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善用自我對話,內心更強大|哇賽一起聊ep07

哇賽心理學
2021-09-28
34:09
0 comments
4.00 stars
#情緒#自我對話#自我控制#反芻思考#心理位移書寫

Available Platforms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If you would like to apply the transcript to other places, please clearly show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The transcript is provided by KKBOX" in your blog or video and attach the KKBOX link for this episode in the description. Thank you!

Hello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聽哇塞一起聊,我是魚哲,我是心理師,那那最近呢?我們讀到一本書覺得蠻有意思的,是天下雜誌所出版的,它的名稱叫做強大內心的自我對話習慣,聽起來就覺得欸,好像內心戲是可以變得很強大的,那這個是什麼意思呢?因為我們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內心戲碼,或者是一些類似自我對話。

啊,像是大家如果看過電影腦筋急轉彎哦,你就會看到說,哎,你腦袋當中啊,可能有不同的情緒。小人,那你面對一個事件的時候,不同的情緒,小人就會有不一樣的發言,常常啊。在生活當中其實不同情境我們也都會有一些對話或者是發炎,比如說我開車的時候啊,如果遇到塞車或者是其他人,就是不遵守交通規則,然後蛇形的時候我就很想說,哦,你開車技術很爛,不要擋我的路啦吼。

都是你害的,哎,你內心自我對話有那麼溫和啊,你講出來的好像都比較強烈,就是嗯之類的,不是就講出來就是要強烈到某個程度你就會講出來,但是正常的對話,就像我剛剛那個版本,你講的那個版本是講出來的,不太一樣,那另外啊,我也很常出現的一個對話就是當我要抉擇今天到底要不要運動的時候,有時候時間到了講說哦,到底要運動?那我運動我要跑步嗎?可是跑步好花時間喔。

那我跑多久?可是不跑步的話,我會不會越來越胖啊?可是跑步之後你還要流汗,你還要洗澡,這樣會不會來不及接小孩?今天是不是走路就好?可是走路的話,你是不是很難吃到1萬步?所以我的內心就會有非常多這樣子的對話就一下子講說欸我應該要做什麼,可是一下子又會有另外一個聲音說,欸你不要做這一件事情,所以像這樣子的情況在我們生活當中還蠻常見的啦,你也會這樣子自己在那邊嗎?

因為其實我還蠻常覺察到自己會跟自己碎碎唸的,就像你剛剛說的那種比較小天使小惡魔的情境也是會有一般呢。我們提到內在的聲音的時候很自然的,可能是因為在精神科工作的關係,我們都會丁等自然的就想到病理上面的像是幻聽之類的,但是其實每個人都會在腦中跟自己對話,或者是說可以說是一種思緒的語言,留我蠻喜歡語言劉這個概念的,因為其實你會發現自己講話真的是非常的快速。

然後像我在比如說準備的腳本的時候,我也是一邊享受,一邊把腦中想到的都打下來,真的是比我自己用嘴巴唸順暢許多,或者是要計畫一些事情啊,或上臺演講之前的演練,我都會做一些自己跟自己對話的準備欸,你剛剛講到一個很關鍵的地方,幻聽那自我對話跟幻聽有什麼不一樣?有些人說,哎,我會有聽到自己跟自己講話欸,這個要怎麼去區分跟話題之間的不一樣,幻聽區別很重要的,一個叫做現實感。

你要知道那個是你內在的聲音,還是真的有一個人在跟你講話,可是幻聽的人是覺得沒有辦法區辨這個東西,它只是腦內的聲音,還是真的有一個人在跟你交談,或者是對你下命令,然後你真的就去做了那些事情的話,那個就會比較像是幻聽的成分,所以重點就是,如果都沒有人吶,我聽到的聲音我可以知道這是來自於我腦子裡面的,這就是自我對話,但是如果都沒有人,我卻覺得有人在跟我講話就是幻聽簡單的可以這樣分啦。

那有沒有可能是神奇呢?就是一線之隔。

這個要剪掉。

不是啊,因為有些個案他們會有所謂的比較偏宗教性的,我們說這類的妄想或幻聽的時候,他有時候就會比較像是神奇的形式來呈現,但是搞不好真的有神奇啊。對啊,但我們無法驗證,OK,好,那我們回來談我們剛剛講的自我對話,所以剛剛聽起來自我對話其實是蠻常見,而且是每一個人都會有的一個現象,可是啊,我們又知道在某一些情境底下,我們的內心戲太多。

你常常在腦補太多事情的話,反而會造成你的痛苦,比方說最常見的就是你很焦慮的時候,或者是你壓力很大的時候又想說啊,怎麼辦?這件事情我是一定會做不好,那我做做不好的話,我的老闆會不會fire我,那我老闆fire我就沒有錢,我沒有錢,我就養不活我的家好養不我的家,那怎麼辦啊?天吶哦所以就會有很多這樣子的自我對話啊,這樣看起來好像自我對話太多或者是太龐大是不是也不太好你剛剛講的那種狀況呢,他就會比較像是所謂的反除思考。

如mission翻出思考呢,它是一種負向想法跟情緒構成的一種循環,比如說你會不停的想著工作上啊,搞砸的一些失誤,或者是你跟伴侶之間的一些誤解,然後最後呢,你就會被這些很糟糕的感覺淹沒。如果是強迫性地去重想這些重演,這些過去的事件,就會把它當作一種返廚思考。可是,如果是對未來的事件憂心忡忡,還沒有發生,可是你卻覺得欸,這個想象就是事實。

那這個就會是一種憂慮,或者是我們會說它是一種災難化的思考,唉,講到這邊啊,我可以先釐清一下,也就是說,所謂的自我對話,他感覺好像是比較中性的,就是不帶有那種負向的情緒,那你剛剛講的返廚思考比較會是有憂慮啊焦慮啊,或者是擔憂啊,會是這樣子的差別嗎?確實,自我對話跟反出思考之間是不太一樣,像剛剛我們提到的那種計畫性質的自我對話,他好像就比較沒有困擾,不會對我們適應造成什麼麻煩。

可是就像挖賽,也常常會收到粉絲私訊啊,或者是我有一些個案會有同樣的困擾,他們會覺得很像有一些比較是負向的想法,他強迫性的一直出現,然後你會陷在裡面跳不出來,這種呢就會是比較像我們剛剛說的廚師的部分,那這邊我還是要先幫自我對話平反一下,其實自我對話沒有不好哦。我記得在發展心理學的時候都會提到就是蘇聯的心理學家Bing,他是最早開始提到小朋友在學步的時候。

大概一兩歲的時候,就會開始大聲的對自己說話,目的其實是在學習自我控制這個理論,後來其實也有得到很多研究的佐證,就像我很喜歡觀察我們家的小女兒,她現在快兩歲,她在做某一些事情的時候,也會一邊幫自己加油,可是一邊講自己要做的事,可是一邊又會跟自己忽然說不行呢?小心,有時候嘴巴說的跟他做的就是實際上會有點不一樣,然後就跌倒了,對對,那就很可愛。

他明明在王潛秋秋秋樓,自己忽然說小心,然後就把這個不是他在人格分裂,或者是他在玩想像遊戲,而是他的大腦神經元跟情緒正在發展發展什麼呢?發展衝動還有自我控制,這兩個之間他在做反覆的練習,所以雖然他快要進入兩歲就是豬狗嫌的這種狀態,他會很調皮,但如果我是用這樣子的觀點來看他這個神奇的大腦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就覺得,哇,好amazing哦。

所以也就是說,自我對話在小孩子兩歲以後,他們開始會出現一個很像是大人或者是正經版的一個一個形象出來,那他會提醒那個最很衝動的那個本我說,欸,你應該要怎麼樣哦,你不要太衝動哦,所以就是用這種方法慢慢的讓他們學習會自我控制的。嗯,就像我們在做心理衡鑑的時候啊,如果做到6歲以下的小朋友,你會常常看到他們在做一些操作型的作業,像是拼積木之類的。

然後他們就會把他們在拼的時候的思考歷程都說出來,比如說這個是紅色的啊,不對不對啊,這個要轉過來試試看,就是你會覺得很可愛,又講出來對就是他都講出來,其實這是一種自我引導,只是說我們長大了以後,我們會把這些內在的聲音改成用腦子,想形成自己的語言流,而不是真的把它說出來喔。這聽起來很像是我看漫畫當中再用一些魔法師有些初級的魔法師啊。他施魔法的時候,他必須要把咒語念出來對。

但是如果你這個魔法比較高級,或者是你是賢者的程度的話,你就可以有有那種不需要詠唱就不需要唸出來就可以施魔法哦,所以就很像是這個概念囉。對,所以其實它就是一種語言,內化的過程讓你慢慢學會自我控制,表示你變厲害了,那這樣聽起來自我對話蠻好的啊,為什麼會走到返廚思考那我不好的地步呢?嗯,我覺得其實我們的文化上很強調,內心就是自我觀察和反省,這其實是人類蠻特殊的一種能力。

不過,內行其實是希望我們可以找到我們內在的教練,提供自己的一些方向啊,或者是引導,可是大家常常找到的都是內在的批判者,而不是那個引導者,如果你的內在聲音失控了,他就是一直罵你一直唱,所以你的話,那這種祝福的能力就會變成一種詛咒,你可以想像你的大腦很像一個KTV,然後你內在有很多的聲音跟想法,他就是想要唱歌,想要搶那個麥克風,可是偏偏被一個抖音小天后掌握了你心智的麥克風才送核。

對。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個經驗,可以想像他的聲音在你的腦子裡面一直播放,會非常的折磨,其實你可以想像大概就是這樣子的狀況,那我在我個案身上就會看到說,哎,如果這些返廚思考掌握他心智的麥克風,你就會一直說出來那些負向的自我對話,那這個漩渦出現的時候,嚴重的話,他就會癱瘓一個人,他沒有辦法執行他生活中的大小事,甚至是會做出一些自我傷害的情形鎖起來啊。這種負向的返廚思考,你可以說你內在有太多的負向的想法,或者是負向的情緒。

然後就會一直那邊滾滾滾滾滾滾滾,然後可能越滑越大,如果沒有把它釋放出來,或者是把它導引到別的地方的話,他可能就會讓我們的心理健康,或者是讓我們的情緒變得非常地不好。好啦,那如果講到這邊的話,我們應該都知道這自我對話是好的。可是呢,當他出現那種負向的廚師開始的時候,他就有可能會滾到不好的地方,那我們要怎麼把他這種不好的負向的情緒或不好的負向的思考?

去把他釋放掉呢?一般來說,我們通常都會講說,欸,你如果有什麼不好事情講出來啦,說出來會好一點啦,那也有很多人說,欸,我是同事,我是同學的垃圾筒,因為他要說大家都會來跟我講一些不好的事情,大眾好像都以為你只要把這個負向的情緒,把負向的想法講出來,那你的心情就會好一點,你的這種負向的廚師後返廚思考就會比較少一點,可是真的嘛,那在這本書當中啊,我有一個印象很深刻的就是。

他告訴我們這個概念是錯的,怎麼說呢?因為大家都覺得說,你只要把不好的事情不好的記憶講出來,你就會比較好一點嘛。可是事實上並沒有這個樣子,像書裡面呢?他舉了兩個例子,第一個例子是2008年在美國的一個大學裡面發生了一個槍擊案,那個槍擊案真的蠻扯了哦,就有一個壞人,然後拿著獵槍進去,然後在一間100多個學生的一個教室裡面,他們在上課,然後他就衝進去,然後直接掃射爸爸媽媽。

掃射的50幾槍喔,所以在當時就造成了非常大的震撼。吶,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我們發生了這樣子的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案件的話,那一間學校的學生甚至其他學校的學生都會需要做一些心理輔導嘛吼,因為這件事情實在太可怕了,你甚至有一些比較嚴重的他可能會有創傷後癥候群,那當時就有很多家長,很多老師會建議這些學生來說哦好啊,那你要避免這個世界對你造成太大的影響。

你或許可以找人聊聊啊,你可以跟大家講講你的想法怎麼樣等等的,他們就去調查說,在這個事件發生之後,他們有跟別人講這件事,跟沒有跟別人講這件事的人,他們事後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差別?如果根據我們一般的想法,我們會覺得說,你講出來應該會好一點嗎?跟別人共享這樣子災難的經驗可以釋放掉你內心那一些不好的記憶,好那結果他們調查就發現其實一點影響都沒有。

你講多跟蔣嫂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那甚至有另外一個研究,他是調查玖壹壹哦,那911事件其實對美國來講,又是一個更大的一個創傷的事件,那他們就調查911事件之後,10天內你有跟別人分享這個事件,跟沒有跟別人分享這個事件的他們,對之後一兩年後的心理健康,我們影響他的結果更特別。他發現,如果你在玖壹壹之後,你常常跟人家講的你的心理健康的情況反而比較差。

好,那換句話說,我們大眾所認為的,你把不好的情緒把不好的記憶傳遞出去的話,我們本來都以為這樣子可以幫自己做釋放,但實際上你常常跟別人講說這種負向的想法,互相的情緒其實沒有效的,甚至有可能是有反效果,所以這個好像跟我們一般人的想法不太一樣啊,那那你是心理師,你一定也常常遇到,有很多人會有這種負向的想法嗎?甚至是創傷。

那你們應該也會建議他講出來啊,那為什麼會有研究說講出來是沒有效的?我覺得這邊要先給大家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你的心情不是有你的行為決定,而是你的想法決定的喔。這是本日金句囉。因為出現一個京劇,沒有這些東西,PT甚至行為治療很基本的一個概念啦。如果你一直去訴說你這個負向的情緒,這是一個行為嘛,你你跑去跟人家講。

但是在每一次訴說的過程中,你都沒有重新整理你沒有新的想法,沒有不同的觀點,跑出來的話,你沒有機會用不同的視角去看待自己的經驗,那就很容易淪為只是抱怨而已哦。所以我一直講一直講,反而我就會仇恨越說越大,或者是這個傷害越大,對啊,而且老實說,你一直講講久了,你朋友身邊的人也會覺得很煩,對對對對,這個也是常常是跟朋友聊天跟做心理諮商很大的一個差別。

有些人會說我跟身邊的很多人說過了,一開始覺得還不錯,好像痛苦有舒緩一點點,好像可以獲得一些同理,覺得被接住了,但是後來又想到的時候欸,我好像又見回去那個情緒裡面的。其實呢,我們遇到沮喪難過覺得脆弱,受傷的時候會想要發洩情緒,想要跟別人說得到一些安慰認同或理解是很正常的事情,這個就是我們想要透過別人去滿足我們的情感需求。通常呢,我們找人說是可以有短期的效果的。

可是呢,我們還必須要滿足一個叫做認知需求這個認知需求呢,是當我們的腦中有這些負向的自我語言的時候,代表我們正在面對必須要解決的問題,他需要的會是,比如說像在心理師在會談的過程中,我們提供支持以外,我們會更進一步的向下問為什麼呢?問,妳在這個事件當中引發負向情緒,真正的想法到底是什麼呢?一起把這個正在經歷的事件常態化討論,這個想法有沒有其他的可能?

因為通常你想的你的解釋會跟事實有一點點落差,所以這個過程中我就可以陪你抽離出來,放寬事業去調整你思考的方式,而不是隻是沉浸在負向的情緒和情緒所引發的這個語言流當中,因為如果你是沉浸在那個情緒裡面,你就很容易走到那種返廚思考的死衚衕,就沒有辦法達到情緒調節的效果。當然,如果你身邊是有剛好能夠提供你其他想法的智者。

也不一定要心理師哦,他只要是比較有支持性的或具有啟發性的對象,那你跟他請速負向的情緒應該也可以有情緒調節的效果啦哦,所以其實並不是把它講出來不好,而是不能只有講出來對哦,如果只有講出來,就會一直一直在那邊complain啊,一直在那邊講說我那個人很壞啊,他為什麼拋棄我啊?重複的一直在那邊講,其實不會有任何的效果,但是呢,如果可以藉由講出來的過程,那你慢慢去想說,欸他為什麼那麼壞?

為什麼拋棄我哦?原來當初我有很多對不起他的地方,或者是我們本身就是無緣之類的,如果我們可以在表達情緒的過程當中,也有另外的這種認知的需求進去的話,我們可以換一個角度去思考這件事情,那麼對這樣子的情緒表達就是有幫助的了。因為當我們在敘說自己腦中的事件的時候,常常會是用第一人稱的視角出現了,那你的注意力就會很容易聚焦在自己受到的傷害上面。

比如說你會用我是被拋棄的,我是被逼迫的被背叛的這樣子的方式在描述事件,你就會過度專注於那些需要獲取別人的同理,我好可憐喔,所以你要給我秀秀,而不是去尋找實際解決的方案,如果關心你的人,又一直只會鼓勵你去談論負向的經驗,讓你更沮喪難過的話,你們就沒有機會去產生新的計劃,或者是有創意的。一些新的觀點就指示一起陷入惡性循環而已。

可是講到這邊啊,我又有一個疑惑,像你剛剛講的沒有錯,我們不能只有訴說這樣子的一個負向的情緒或負向的事件嗎?可是我們也常常在談,哎,你的朋友如果有什麼心情不好啊憂鬱啊,或者是失戀的情況,我們最重要的就是做好傾聽的工作就是你聽你朋友講嗎?一般人其實不太有那個能力去扮演一個智者啊,我們也只能讓別人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啊,那這樣子不就沒有什麼。

太大的好處了嘛,所以他是一個層次麥洛上的差別,如果第一次的話,你還是要讓他說完,所以你還是做到傾聽跟認可他的情緒,接下來在你可以接住她,她情緒也比較緩和下來以後,我們才會去讓他有意多一點的覺察,或者是抽離出來一起看看。在這裡面我們可以做一些什麼,所以它是有一個我覺得比較像是層次的差別啦。所以比方說一剛開始我的朋友失戀,他立刻來找我的時候。

所以這個時候我可以讓他盡量的哭啊,盡量地講啊,可是如果她講一次講兩次,他要3年後還在講一樣的東西,很多我就認為他沒救了,你知道我們這時候或許就可以跟他討論看看A 3年了,還困在這裡,覺得什麼原因讓你還會停在這裡,好像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也就是說,這樣子的傾聽或者是這樣子的對話,他的確是可以慢慢地開展開來的,所以一般我還是可以當個傾聽者啦,所以不一定。

我學會很會跟人家用智者的方式去對話嗎?當然我真的不行的話,叫他直接去找心理師就好了,可是接下來我又有另外一個問題啊。

我很孤僻怎麼辦?沒有人,沒有人可以跟我對話怎麼辦?找不到一個信任的人哪,我沒有辦法跟別人訴說的時候,那我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我這種返廚思考嗎?

讓我們自己的時候還是有一些方法是可以幫忙自己的,剛剛有講到抽離吧,像是我們在會談中,我們會請個案把問題,或者是他現在困擾的想法寫下來,先用這樣子的方式把困擾跟你自己隔開一段距離,這個負向的想法你就知道他只是一個想法,他不等於我只上面的字跟你的距離總比腦子中的語言跟你的志鬱梨還要更遠一點,所以這種透過你去主動營造這個具體的空間。

你就可以有多一點的餘裕去思考其他的可能我們邀請個案這樣子做,其實你也可以自己在家裡就這樣子做練習,因為我們大腦的認知資源其實是有限的,你把它想成是一個網路的頻寬好了,如果我們的注意力他被窄化,集中在這個困擾的情緒上的時候,他會佔掉很大的部分的負債,那這個時候你就很難想到其他適合的問題解決方法,你也很難有心力去同理對方,比如說你跟伴侶吵架了,然後你就一直覺得。

哦,我是受害者,我好可憐喔,你就很難看到對方行為背後的一些理由,或是你就會聚焦在對方對你的一些憤怒啊或輕視的態度,那你就只會越吵越兇,沒有辦法去緩和那個衝突。可是如果你今天把這些困擾欸,稍微隔開一個距離寫出來的時候,那你就會比較容易有那個空間可以去做彈性的,想到其他的可能你就比較容易看清楚他,然後重新做整理,這會是一個還不錯的開始。那另外一個就是我們剛剛有說到,通常會是第一人稱的視角去做自我。

對話,所以有時候呢,如果我們在會談中我們抓出來個案,他影響他負向情緒的這個關鍵想法的時候,我們也會去在會談中引導他試著把自己當成是別人,像是比如說,如果小明因為某一件事情覺得自己很糟糕,自己做錯了,那我們就會讓他試著假裝他是自己的朋友,然後治療師可能是當成小明這樣子,然後問他說,誒,如果今天我是妳,然後妳是妳的朋友,遇到同樣的情境,你會怎麼對我說呢?

這樣子,他就比較能夠抽離出來,以更客觀的角度去思考,因為通常其實大家都是很貼心溫暖的人,當然一樣的情境的時候,對別人說都會很客觀,然後很包容,可是對自己說都會很放大,那個錯誤跟很嚴格,所以用這種方式啊,就可以讓一個人從深陷的情緒中跳脫開來,所以如果是你在書寫的時候把問題寫下來的時候,你可以想想看,如果是我的朋友,但是你要想象的朋友要是溫暖的朋友。

鑰匙的朋友也不一定有時候講幹話,有幽默感也不錯,但是不要是那種嚴厲批判或者是唱,所以你貶抑你的那種朋友,這樣子,你以他的角色來講,他會怎麼看待這件事情的時候,或許就可以稍微再抽離一點點,因為有時候你要突然產出一個不同的想法會太難,如果是用想像身邊一個朋友,會怎麼說會可以更具體一點欸你剛剛講到這個書寫啊,跟心理距離我就想到金樹仁老師所提出來的心理位移書寫。

這個心裡為書寫的方法,其實跟你剛剛講的很類似,具體來講就是說,如果你有一件不開心的事情,那你在描述的時候呢,你第一次一剛開始,你可以先用第一人稱的方法去寫啊,比方說我被拋棄了,那我很難過,為什麼他要拋棄我?就是用這種很單純大家很習慣的第一人稱的方式去寫大部份啊,我們用這種第一人稱在書寫的時候通常啦,通常就會有比較強烈的負向的情緒。

那我們也都會比較聚焦在這個負向情緒上,會覺得我很可憐,就是進入那個受害者的位置上。可是呢?心理位移書寫,接下來你就要讓自己把同一個事件用你用第二人稱的你的方法在寫,比方說,哎,你失戀了,你被他拋棄了,就是用你的方式來把同樣的事件重新描述一次。

很多人在寫道,大家寫到你的時候,他就會出現一種比較抽離的感覺哦,就是你剛剛有提到的那種心理距離,因為在講你跟在講我的時候他就不一樣吧,因為這換了一個人,甚至在心裡為書寫,還會推薦用第3人稱就是他,他被拋棄了,他失戀了哦。所以同樣的事件,當有轉成他的時候,大部分人會覺得說欸,有更客觀了,那種情緒的成分可能又更少了。如果用它來描述這個事件的時候,就越來越會用那種朋友或者是第三。

者的角度,也就是一個比較客觀的角度來描述來談論這個事件,那這個時候啊,就會有比較客觀或者比較中性的,一些想法出來就不會一直侷限在剛剛我們友所提到的哦,就一直落入那個被害者的想法,然後就一直有負向情緒被綁在那裡,因為我覺得這個方式很棒,因為他比我剛剛講到的那個就是更具體,然後是漸進式的,讓你慢慢好像抽離開來哦。那除了。

將用你我他這種方法抽離以外啊。這本書當中也提到一個很屌的哦,一個很厲害的方法還有什麼抽離的方法呢?那那你有什麼偶像嗎?或者是你有覺得很喜歡很崇拜的一個人物虛擬的或真實的都可以。

有啊,像那個神力女超人,那你在做事的時候,你有可能你,你會想像你跟神力女超人一樣嗎?欸這我倒沒有想過哎。

搞不好,下一次你遇到困難,或者是你有負向想法的時候,你可以試試看想像你是神力女超人哦哦,因為書裡面有提到一個很有趣的研究,他這個研究是說,如果你想像你是某一個非常厲害或者是很有power的一個的話,那麼你可能可以表現得更好。

那這個研究呢,它是找小朋友來做的哦,那他就找了一群小朋友啊,然後他就先問說,誒,你們的偶像是誰啊?如果他回答出他的偶像是蝙蝠俠,然後他們就會把蝙蝠俠的裝扮給這一個小朋友,如果這一個小朋友回答他的神力女超人,或者是回答這個,她是多啦,就是愛愛探險的朵拉。哦就是看他回答是哪一個的話,他就給他這個的一個裝扮,他們的測試是什麼呢?他們的測試家要做一個很無聊,然後很容易放棄。

而且旁邊有很多誘惑的一些作業,那大家可以想像嗎?四到6歲的小朋友,他們如果看到旁邊有卡通,他一定轉過去看卡通啊,他誰會在那邊跟著你玩作業哦?所以他們就想想要知道,說小朋友要怎麼樣,可以專注地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後,我們想要測量專注力,他們實驗當中啊,就有三種方法,他們就告訴這些小朋友的一種就是說小朋友,如果你等一下會分心的時候,你要幫你自己加油。

所以加油的方法是我要加油,我要繼續堅持下去,所以第一種方法的話就是說我要堅持下去,我要努力吼,這是最常見的方法嗎?第二種方法,加上他就跟他說,你要用你自己的名字,比方說同樣的情況,你堅持不下去了,你要講欸,蔡宇哲要加油喔,蔡則堅持下去喔。欸,我們是在戲劇上常常看到這一種,就是你不能講我,然後你要講自己的名字,那第三種很酷的就是專門是給哪一些的小朋友做的。

比方說他是compression蝙蝠俠,然後如果他做不下去的時候,他要說蝙蝠俠加油,不想要堅持下去,所以啊,他們就有三種方法,一種是我一種是他,那這個時候所謂的他就是用他自己的名字,那最後一種呢,就是偶像結果呢?他們發現,如果他把自己想像成自己的偶像的話,那麼他的專注度是最好的,而且他可以堅持最久欸。所以各位聽眾朋友,你可以想想看你有沒有什麼就是很崇拜的偶像。

那如果有的話,你下一次遇到困難的時候,搞不好你也可以想像你是那個偶像哦,那如果小朋友想向他自己是小丑女的話怎麼辦?我們應該要避免他做這種錯誤的想像。為什麼小丑女也可以哦?像哎不對吧?小丑女是十八禁18歲以上可以看的嗎?對不對,他不會想像,OK OK,好要等他夠成熟,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大部分那一種學齡前的兒童,他的卡通都必須要是正面的。

對啊,因為你那個時候如果開始給他像小丑女這樣子的一個角色,雖然他也不完全是壞的,可是小朋友沒有辦法想像啊,他沒有辦法搞清楚,說當中那些差別是什麼,所以在研究當中發現這種貶幅小效應,那就很多人覺得很有趣,那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其實就跟我們剛剛講的很類似,因為一剛開始我們就送我媽,你就幫你自己佳餚說我要加油,這樣子力量不夠,可是呢,如果我們大家開心裡距離,那麼你的這種加油的力量,你堅持的力量就會更高了。

那最後呢?就是用的身份啊,你就想像你是蝙蝠俠想像你是多啦,那這樣子堅持下去的力量又更強哦,所以拉開心理距離,他一定程度的就是會讓你更少那樣子的情緒的成分,然後會讓你有更冷靜而且更理性更客觀的一個心智留在那邊。因為我忽然想到一個可是有點害羞欸,什麼什麼,就是之前鬼滅之刃不是很紅嘛,然後我在看完無限列車的動畫之後,我又複習了漫畫,所以我就熱血沸騰。

然後我去健身房的時候啊。教練常常一開始他都會放那種很重的槓片,要我推那個推車就是推個十圈當作暖身,那每次我推到最後兩圈的時候,我就會覺得我快沒力了,想要停下來,這時候我就會想到大哥不要輸,不是不知道,我就會想到我試探字啊,我是燙。

我們家,我就會想到我是炭治郎,然後他要去考鬼殺隊,之前不是有在山上接受他師父那個玲瓏的特訓就是要跑山或者是碎大石之類的,然後就會把自己當成正在準備受訓的狀況,就會跟自己講說他是狼,你不是要幫你的父母報仇嘛,你要加入鬼殺隊才對。

只剩兩圈,你要堅持下去,然後我就會把車子推我還哦,所以你也可以發揮剛剛我們講的那個效果。欸,對之前我自己發現這一招很有效,因為如果在你就是健身,然後最後受不了。如果你是跟自己講說我快沒力了,我快不行了,我我我,我真的受不了的時候,你就會放棄,你就會停下來哦。所以這個也真的是在成年人身上也會有效了,還是我比較幼稚,你的心智年齡還停留在比較小額去。

我自己的方法也跟剛剛我們談的有一點類似,比方說我在跑馬拉松的時候,那時候跑馬拉松跑到最後5公里的時候很痛苦很想停,可是當我想停的時候呢,我的腦海當中會冒出另外一個聲音,那個聲音就是你現在想要停下來,是你真的不醒了,還是你只是單純想要解除這個痛苦,就會出現另外一個類似自責,然後來來問你,你到底是做不到還是不想做,想了一下,然後覺得欸不對?

我應該還做得到,我應該還可以繼續跑哦,所以你就這樣繼續跑不下去,所以我最後那一兩公里就是不斷地在進行這樣的對話,你還可以嗎?可以你還可以嗎?可以,然後就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欸,你現在分享這個感覺,我剛剛很白 痴,就是剛好做個對比,不會啊,其實大家會覺得你那個很可愛啊。

所以大家都可以想到一個很好的方法,可以讓你自己不要輸哦。所以一個要以自己堅持下去好,所以今天呢,就跟大家聊聊所謂的自我對話,就是我們常常會有一些內心的聲音,那這樣子的內心的聲音呢?其實它是好的,而且也是我們從小到大,我們在發展,我們在思考上,我們在決策上,甚至我們在記憶上都會進行的一個歷程,這樣子的自我對話如果剛好走歪了哦,那就會變成是我們剛剛講的那一種。

返廚思考就會影響到你的心理健康啊,或者是你的焦慮啊,你的憂鬱啊可能就會過強大,那我們也提到了,有一些方法可以幫助你很快地把這樣子的負向的思緒給釋放掉喔,就是拉開心理距離啊心理位移書寫等等的,我們覺得這一本書蠻有意思的啦,讀來了你會覺得哦,原來是這個樣子,而且它當中還真的有一些科學的研究來佐證他們所談的內容,還蠻推薦大家可以去看這一本。

對我們也會把這本書的連結方案資訊欄,那大家如果感興趣的話,也歡迎大家可以到資訊來,然後點連結可以去看看囉。最近我們正在執行製作我們的周邊商品,就是想要在千萬下載的時候,跟所有我們的聽眾分享的,很感謝大家就是有提供更具,然後如果我在設計的時候糾結到底要選哪個顏色或哪一句的時候,大家都有在峴洞中去投票給我們回饋希望,最後我們就會以最。

喜歡的樣子來呈現給大家盡情期待囉。好,那我們今天的節目就跟大家分享到這裡囉,希望我們今天聊的可以給大家有一些收穫,那如果大家對我們今天的內容有什麼想法,或是建議你可以透過IG臉書或者是私訊給我們,那我們都非常喜歡看到聽眾朋友給我們回饋哦。每次看到回饋我們,但是內心都會非常喜悅,然後就會開啟小隊話說耶,又有民眾來訓了,我們做節目是有貢獻的。

好,那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大家的收聽拜拜拜。

The transcript is provided by KKBOX.

4.00 stars, 1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