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風傳媒專欄文章-伊朗這國家的前世今生 2021.06.18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2021-06-18
35:00
0 comments
No Rating

https://www.storm.mg/article/3758035?mode=whole 國際歷史專欄 蘇育平觀點:伊朗的前世今生 蘇育平 + 追蹤 2021-06-18 05:40 1965 人氣  贊助本文 位於中東與中亞交界的伊朗即將在2021年6月18日舉行總統大選。目前確定有7名候選人參選,每名候選人都必須經過「憲法監護委員會(Guardian council)」審核通過才有資格參加總統大選,而憲法監護委員會的成員則是全部由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哈米尼(Grade Ayatollah Ali Khomenei)所任命,因此基本上每名總統候選人都是經過宗教領袖認可者才有資格競選。 雖然伊朗表面上為「伊斯蘭共和國」,然則實際上是神權至上的政教合一政體,所有軍國大政、國家政策不是由總統一言而決,而是連總統都必須服從「大阿亞圖拉」哈米尼的意志。 什葉派宗教領袖的階層由上至下為「大阿亞圖拉(Grand Ayatolla)-->阿亞圖拉(Ayatolla) -->霍賈特伊斯蘭(Hujjat-Al-Islam))」目前全世界什葉派人口比例最多的國家就是伊朗與伊拉克,伊朗大阿亞圖拉是「阿里.哈米尼(Ali Khamenei)」,伊拉克大阿亞圖拉是「阿里.海珊.希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al-Husayni al-Sistani)」。兩人無隸屬關係,也無上下之別,但形式作風卻是南轅北轍的,伊朗的大阿亞圖拉哈米尼是堅決反歐美反西方的意識形態強硬派,但伊拉克90歲的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卻是對歐美友善的溫和派。 什葉派伊斯蘭中的「大阿亞圖拉」是終身神職,由什葉派教士共同推選而出,通常由最令人信服、教法教義最嫻熟的資深教士擔任,其影響力甚至比天主教教宗還大,因為伊朗什葉派宗教領袖也是國家最高決策領袖。 這樣的政教合一體制在西方歷史上並不少見,只是在今日以民主共和為主流的世界政治上比較少見,但這並不能說明這樣體制是錯誤的,只要適合當地的風俗民情與政治習慣,就是適合的。 伊朗明明是宗教神權統治,偏偏還要用西方民主投票方式選出一個沒有權力的總統,就是橘逾淮為枳的最好說明。其實西方民主投票的方式在中東幾乎都變成不倫不類的變體,不是敘利亞獨裁者95%選票不斷連任,就是像巴勒斯坦極端恐怖組織哈瑪斯只要一大選就會大勝溫和派法塔勢力,然後選舉結果又不被西方喜愛而不予承認;要不然就是像伊朗這種選了也沒多大效用的選舉。一個還不錯的選舉投票制度在中東真的運作得不能看。 打不死的伊朗革命衛隊 為了保衛宗教政權,伊朗大阿亞圖拉甚至在伊朗國防軍外還創建了一支更加精銳的「伊朗革命衛隊」,這支約12萬人的伊朗革命衛隊與伊朗國防軍為平行的軍事組織,海、陸、空軍部隊都具備之外,還控有國內可動員最多100萬武裝民兵「巴斯基」之指揮權,以及邊防軍、外籍民兵組織、無人機部隊、操作彈道飛彈的火箭軍部隊。屯駐海外或在外軍擔任顧問的聖城旅則運作範圍遍及全中東,顯然成為伊朗什葉派擴張與革命輸出的前鋒軍團。最誇張的是革命衛隊還發射過自己的外太空軌道衛星。 伊朗革命衛隊「宗教衛隊」的獨特性質儼然成為可以與當初二戰時期「納粹黨衛軍SS」比擬,帶有特定意識形態的準軍事組織。當初的納粹黨衛軍也是各軍種齊備的第二國軍,與德國國防軍平行,為納粹第三帝國的擴張效命。 伊朗革命衛隊在伊朗國會有80個席次,在伊朗境內擁有許多企業與產業,壟斷許多特許行業,使它成為經濟上可以自給自足的跨政軍商界龐然大物,與當初中國解放軍部隊下海經商是一樣道理,無人可以競爭,自然利潤優厚。所以革命衛隊可以用源源不絕的軍火彈藥供應其傀儡武裝勢力(黎巴嫩真主黨、迦薩哈瑪斯、葉門胡塞政權軍、伊拉克親伊朗武裝民兵、敘利亞政府軍等),加上不怕死的狂熱什葉派信徒,基本上在什葉V.S.遜尼千年鬥爭中,什葉派雖然在人口比例上只有遜尼派十分之一,但是掌控的武力與地盤可謂絲毫不落下風。 2021年6月伊朗總統大選,溫和派候選人赫馬蒂陷入苦戰(AP) 古波斯為文明起源地 要瞭解今日的伊朗,一定要研究這個古老的波斯民族歷史。波斯人是一支歷史極為悠久的印歐民族雅利安人,大概在西元前3000年以前就在伊朗高原居住,陸續建立埃蘭王國、米底亞王國、阿契美尼德王朝(就是有居魯士大帝及被亞歷山大大帝滅國的大流士大帝)、安息帝國、薩珊波斯帝國,之後是被阿拉伯帝國、倭馬亞王朝(白衣大食)、阿巴斯王朝(黑衣大食)與突厥人的塞爾柱蘇丹國、鄂圖曼帝國、蒙古伊兒汗國及察合臺汗國等外族統治過的時光,但後來又恢復獨立建立薩曼尼德王朝、迦色尼帝國、薩非王朝等波斯國家。 這是一個有漫長歷史淵源與智慧累積的民族,歷史與希臘人、猶太人與中國人一樣古老,即使經過許多外族強權的征服與統治,也沒有失去對自己民族、文化、語言的認同,而外來的元素如希臘文化、猶太基督教文化、伊斯蘭信仰、阿拉伯字母、無數蠻族及蒙古、突厥尚武精神等都被吸收進波斯文明,成為文明發展更新的養分。 另外其實「波斯」是希臘人對這個民族的稱呼,他們自稱是雅利安人、埃蘭人,1935年當時的波斯國王禮薩汗向全世界宣布將國家正名為「伊朗」,就是古埃蘭王國的同音稱呼。而不久後崛起的納粹德國則將「雅利安人」捧為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說金髮碧眼的德國人或北歐人是世界最優秀的民族,其實也是借用了伊朗人自稱「雅利安人」的這個古老印歐民族概念。 當然世界上純種的民族幾乎是不存在的,就算伊朗人也已經混合太多外來入侵民族的血脈,更無科學證據證明金髮碧眼就是優秀的代表。但作為雅利安人最古老名稱的代表,伊朗人是一個極為古老的民族是可以證明的。 波斯與中國的淵源 同樣是人類史上古老的文明,波斯與中國本土有數千里之遙,但是從遠古迄今波斯就與中國有許多接觸,地理距離並未造成太大的阻礙。今天的中亞與新疆的塔吉克人就是講波斯語的一支民族,新疆的古蹟也到處可看到古波斯的建築色彩。古波斯的國教祆教、祆教衍生出來的摩尼教與景教(基督教的聶斯托里教派)也曾經由中亞傳到唐代中國與北方草原,可見東西方文明交流之盛。 歷史上有名的馬其頓君主亞歷山大大帝西元前334年率領希臘軍團東征,先征服波斯後,繼續率大軍向遙遠的東方進發,最後他於西元前329年在中亞綠洲費爾干納盆地南方邊緣,錫爾河南岸建造「絕域亞歷山大城」,位置在今日塔吉克,就靠在新疆的邊上。當初亞力山大大帝要是不南下進攻印度,繼續往正東進發的話,就可以遭遇河西走廊的大月氏、戰國七雄時期的秦國與蒙古高原的匈奴。那樣東西方文明就會在2,350年前發生碰撞了,亞歷山大大帝大軍衝進了中國會發生什麼事?真是無法想像。 漢朝開始的東西方絲路也經過波斯安息帝國(西元前227年-西元後224年)、與波斯文明顛峰時期的薩珊王朝(西元224-651年)。甚至在唐朝時,唐高宗與唐玄宗時代曾經有力的經營在中亞的地盤,當時唐朝「安西都護府」在今天阿富汗、中亞等地都建立起「都護府、都督府、州、縣、軍府」等層層節制的統治機構,有效的統治當地的人民,比如今天的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就是唐代的修鮮都督府、阿富汗昆都士城是月氏都督府、阿富汗與中國新疆接壤的瓦罕走廊是鳥飛州都督府、阿富汗巴米揚地區是寫鳳都督府,阿富汗靠近伊朗邊境的地盤則是條支都督府與波斯都督府。 唐代大詩人李白所寫的〈戰城南〉裡面有道:「去年戰桑干源,今年戰蔥河道。洗兵條支海上波,放馬天山雪中草。萬里長征戰,三軍盡衰老。匈奴以殺戮為耕作,古來唯見白骨黃沙田。秦家筑城避胡處,漢家還有烽火然。烽火然不息,征戰無已時。」就描述當時唐軍戰士東征西討,去年還在山西(與突厥汗國戰鬥),今年就到了西域與中亞交界的蔥嶺(與中亞烏古斯、葛邏祿、突騎施等中亞汗國交戰)。之後到阿富汗的條支都督府將兵器放到波斯灣海中清洗(意指與薩珊波斯或阿拉伯帝國交戰),再到天山雪山冰川中放馬吃草(與吉爾吉斯人交戰)。所以到最後兵疲馬竭,三軍無力,才有靼羅斯敗於阿拉伯帝國軍之事。烽火戰爭永遠不會停止,不過後來唐朝因為安祿山之亂,從此戰略收縮,放棄中亞好大一片地盤,阿富汗、烏茲別克、土庫曼、吉爾吉斯、哈薩克、新疆等通通丟了,被回紇汗國、吐番帝國與其他突厥系汗國搶奪一空,直到蒙古帝國與滿清帝國時代才又涉足這些地區,但已不是漢人勢力當家了。 總之這些中亞人民是以吐火羅人、突厥人、塞種人、波斯人等混合民族雜居之情況,唐朝漢人勢力能夠有效統治那些地盤並貫徹政令多年,也是挺難能可貴的,顯然比後世的蘇聯與美國強多了。 大唐安西都護府與波斯歷史上文治武功最顛峰的薩珊王朝接壤,如果要按對岸的那一套漢人佔領過就算固有疆域的標準,整個中亞與阿富汗一直到伊朗東部呼羅珊地區都可以是中國領土了。 大唐協助波斯復國未果 波斯薩珊王朝在西元651年不幸被強勢崛起的阿拉伯帝國滅國,當時薩珊王朝的太子與皇室有一批人流亡到唐朝,並到首都長安晉見唐高宗,請求唐朝協助薩珊波斯復國,唐軍曾經兩度試圖出兵協助薩珊皇室恢復在波斯的統治但未成功。 薩珊波斯皇室後代在中國受到厚待,大唐朝廷甚至將波斯薩珊皇室後裔封為唐朝安西都護府下「波斯都督府」之都督,在靠近波斯故土附近伺機復國,但是因為阿拉伯帝國軍力太過強大,連唐軍都敗於靼羅斯之役,伊斯蘭大軍難以抗拒,薩珊波斯最終未能達成復國心願。當然後來到了10世紀波斯薩曼尼德王朝、迦色尼帝國是波斯人驅逐阿拉伯人後建立的波斯帝國,再度恢復獨立自主。 波斯有助東西方文明交流 波斯對東西方文明交融與相互學習扮演重要角色。對東方的中華文化圈進行絲路貿易,也將祆教與波斯文化傳入西域與中國;對於西方希臘、羅馬與阿拉伯、突厥等勢力交互更迭,波斯也能堅持自己波斯文化風俗,未被同化消滅。 1979年以前巴勒維王朝時代伊朗是一個非常西化的社會,除了蘇聯之外沒有什麼外患的國家。當時伊朗女人是不包頭巾的,而且當時伊朗是美國與以色列最親密的友邦,因此美國優先供應最先進的F-14雄貓式戰鬥機、F5戰鬥機、各種美製坦克、裝甲車、大砲、眼鏡蛇戰鬥直昇機、戰艦、彈藥、飛彈等應有盡有。 1979年宗教革命,由君主專制改為宗教統治 但是專制王朝統治畢竟難以維持人心,保守宗教勢力在1979年推翻專制王權,大阿亞圖拉霍梅尼(Grand Ayatollah Ruhollah Musavi Khomeini)從流亡地法國搭機返國,並接掌伊朗大權,將伊朗改造為伊斯蘭共和國,連總統都要聽從最高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的指令行事,這是一種神權統治,與過去阿拉伯帝國哈里發身兼宗教與政治領袖的模式是一樣的,因此也許在我們外國人看起來很奇怪,但是在伊朗與中東這並不出奇。 伊朗核武發展是被西方羞辱逼出來的 伊朗恐怕是被西方媒體最成功妖魔化的國家。尤其是美國與以色列不斷言語霸凌、經濟制裁或軍事威脅伊朗,讓伊朗仿佛都不好意思不發展核武,西方再因此擔憂的要命。 其實伊朗大阿亞圖拉哈米尼本人曾於2005年時發布一條教令(Fatwa),稱「伊斯蘭教治下嚴禁生產、儲存及使用核武器」。可惜西方歐美國家都不能領會大阿亞圖拉教令對伊朗政府的嚴肅性,老是懷疑這個懷疑那個,就這樣一步步將伊朗逼上梁山,好像不發展核武,不把鈾濃縮到武器級的話,伊朗就一點尊嚴都沒有了。 其實西方反對伊朗擁有核武根本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直接大肆宣傳哈米尼2005年禁止發展核武的教令,哈米尼不可能自打嘴巴,伊朗政府也不可能不遵守哈米尼的教令,只要抓住這一點就能夠站在道德制高點延緩或停止伊朗發展核武腳步,其他動武、制裁都只是造成反效果。 2021年6月伊朗總統大選,民眾關切經濟問題(AP) 越制裁伊朗越發展迅速 直到今天,伊朗成為伊斯蘭世界中的什葉派盟主,與阿拉伯人主流的遜尼派伊斯蘭對抗而完全不落下風,甚至連中東軍力最強悍的猶太國家以色列也在伊朗扶植的傀儡勢力如真主黨的武裝威脅下忌憚萬分,不敢輕舉妄動。雖然受到歐美禁運、制裁而經濟凋敝,但居然能夠發展自己自有的國防工業,自製戰鬥機、多款彈道飛彈與火箭、海軍船艦、多款極為有效的軍用無人機等,可以見得伊朗人是難能可貴的強悍民族,越受打壓迫害就越反彈奮發拼搏,越讓敵人無可奈何。不然為什麼現在在維也納歐美國家一直想要說服伊朗重回「2015年伊朗核武協議」呢?如果繼續制裁有效的話,還需要這麼麻煩嗎? 現在世界媒體報導中顯現的都是伊朗神權統治形象差,想盡方法醜化或攻擊伊朗政府體制與宗教制度。但是在西方與中東,宗教本來就佔了居民精神生活很重要的一部份,也是人生與世界觀構成的重要成分,所以沙烏地阿拉伯也有瓦哈比教派與宗教警察,阿富汗有塔利班神學士、以色列也有猶太極端正統派大拉比壟斷把持宗教事務的狀況,歐洲一樣有天主教廷與教區體系,新教教會、美國有福音教派等等影響力極大的宗教系統,誰又能理直氣壯地指責伊朗什葉派神權政府就是毒害人心的宗教獨裁? 伊朗選擇什葉派統治是波斯民族在漫長歷史上做出的選擇,歐美不能因為對於這個政權的厭惡就將什葉派一併妖魔化。伊拉克也是什葉派為人口多數的統治,何以國際只指責伊朗什葉派殘暴違反人性?伊朗依照伊斯蘭律法對偷盜罪犯斷手、害命者斬首或通姦者亂石砸死之古老刑罰,其實在許多阿拉伯遜尼派基本教義派國家一樣施行伊斯蘭教法,難道這些遜尼派國家實行伊斯蘭刑罰或西方國家槍斃或打毒針就比較文明,伊朗做一樣的事就比較野蠻? 以前伊拉克海珊以少數遜尼派巴斯黨(阿拉伯民族主義性質的政黨)壓制六成以上人口是什葉派穆斯林的伊拉克國民,讓什葉派穆斯林備受壓迫。但是80年代海珊基於領土野心攻擊宗教革命後的什葉派伊朗,歐美就一面倒支持海珊,妖魔化伊朗。等到兩伊戰爭(1980-1988)結束後海珊兇暴地吞併科威特,西方才發現培養出來的是一隻大怪獸。其實石油利益才是真的,其他宗教或其他理由都是藉口。 因此伊朗人民應該有權自己選擇自己的政治與宗教體制,一個國家要做何種政體與宗教的選擇是外人無法干預的,外部干涉從來只有反效果而不能真正長久。 總統候選人產出方式 這次有資格參與伊朗總統大選的七名候選人有五名強硬派與兩名低調的溫和派,最被看好的就是強硬派司法部長易卜拉欣‧蘭西(Ebrahim Raisi)。他是屬於政治光譜上主張與美國、歐洲及以色列對抗的「強硬派」,至於光譜另一端的「溫和派」較有聲望者全軍覆沒,僅有兩名知名度甚低的溫和派出現,顯然只是陪榜角色。 這代表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哈米尼本次是下定決心要選出一名強硬派的總統,來配合他的強硬對外關係立場與政策,甚至還有未來接班他「大阿亞圖拉」職位的深意存在。哈米尼在接班革命領袖霍梅尼之前就是伊朗總統,這就是一種默契的傳承制度。 現任即將屆期下台的總統哈桑‧魯哈尼是屬於溫和派的政治人物,與大阿亞圖拉在對外關係上的立場與態度算是格格不入,但當時選他出來當總統也有要他主談與歐美達成解除制裁及在核武議題上妥協的用意存在,一切都在宗教領袖的喜好與控制之下,不然怎麼稱是神權統治呢。 伊朗強硬派的歷史淵源 現任的宗教精神領袖大阿亞圖拉哈米尼在1979年伊朗宗教革命後,就是當時大阿亞圖拉霍梅尼的親密戰友,在八年兩伊戰爭期間,哈米尼擔任伊朗總統職務,與霍梅尼合作無間,也在霍梅尼過世後經過一番波折,接任了宗教精神領袖大阿亞圖拉一職,因此一直是展現反美歐的強硬派。 但是哈米尼畢竟也是八十幾歲的老人,身體虛弱,誰都不知道何時會蒙主寵召,因此他自己堅持選出強硬派的總統,應該也有指定下一代繼承人路線的用意存在,不過蘭西即使能順利當選總統,是否能接班大阿亞圖拉,難度會比前者高上許多。 伊朗未來情勢展望 但蘭西如果確實當選總統,上任要務應該是先與美歐達成核武協議,交出核武設施與核物資換取歐美解除對伊朗制裁,首先發展經濟與工業、服務業,讓人民生活穩定後再進行強硬派式改革?還是乾脆一開始就撕毀與歐美的協議書,與美國、以色列兵戎相見先打一場再說?其實哪樣比較合乎伊朗國家利益是很明顯的。 世界上現有的核武強國都會想盡辦法阻止其他國家擁有核武,因此美國、英、法及以色列敵視伊朗是自然的天性。但是一旦像北韓已經確實地發展出並擁有核武與投射裝置,那時伊朗才會獲得真正的安全。從來中途放棄核武發展的國家如伊拉克、利比亞、烏克蘭甚至台灣,都只能將命運交在別人的手上。 但是每個地方的人想法都有差異,有時候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堅持不與西方妥協,堅持與中俄敘利亞等邪惡軸心一路走到黑,也是伊朗未來領導人的選擇之一。 有時候在中東,你越軟弱可欺,鄰國就欺負上來咬一塊肥肉,但如果你永遠保持強硬凶悍的形象,反而別人不敢惹你,這就是在中東的生存之道。 伊朗人民友善、風光明媚,開心果等各類堅果好吃,又有豐富的古蹟與古文明遺留於世,別太相信政治宣傳了,未來有機會去實地走走再說。 *作者為外交部一等秘書。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