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塔利班卷土重來,阿富汗未來情勢充滿陰影-風傳媒專欄文章 2021.06.29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2021-06-29
39:56
0 comments
No Rating

2021.06.29 塔利班卷土重來,阿富汗未來情勢充滿陰影-風傳媒專欄文章 蘇育平觀點:塔利班捲土重來,阿富汗的未來佈滿陰影 蘇育平 + 追蹤 2021-06-29 07:00 1627 人氣  贊助本文 https://www.storm.mg/article/3780098?mode=whole 阿富汗長年戰亂,經濟極度倚賴外援(AP) 美國總統拜登於2021年6月25日在白宮接見來訪的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及前政敵阿布杜拉(Abdullah Abdullah),拜登承諾在美軍撤出阿富汗後仍會向阿國政府提供協助多達33億美元及300萬劑疫苗,拜登也呼籲阿富汗人要決定自己想要的未來。 自2001年起的20年裡,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駐軍行動裡總共花費1兆美元,超過2400名美軍在戰爭中死亡,超過2萬人受傷,另有3800名美國私人承包商人員死亡,阿富汗本身則有6萬6千名士兵在與塔利班的戰爭中死亡,270萬人在國內逃離家園避難。 根據外界原先估計,在美國撤軍後,阿富汗政府軍應該至少可以支撐兩年以上,但看到5月迄今僅兩個月的情勢,塔利班在全國各地的攻勢凌厲,政府軍已呈現望風披靡,塔利班一出現即舉手投降加入的態勢,與當初伊斯蘭國當起事時在敘利亞與伊拉克攻城掠地,政府軍望風披靡的狀況一模一樣。現在美軍悲觀的認定可能僅需要三個月,阿富汗即可能全面淪陷到塔利班的手中。當然這也代表美國承諾的33億美元與300萬劑疫苗可能連送都來不及送,阿富汗就變天了。 我們且來看看,阿富汗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國家,他的歷史淵源何來?為什麼會淪落到今天這種糟糕境地? 血脈混雜的阿富汗人 阿富汗位處中亞、西亞、南亞的交界通道地帶,北鄰中亞五國,西接伊朗,南接巴基斯坦,東以瓦罕走廊與中國新疆喀什接壤,從古代開始就是重要的戰略通道之地。 阿富汗最早的居民是吐火羅人,這是西方印歐民族的一支,先後受到塞種人、波斯人、希臘人統治,6世紀之後陸續突厥化,7世紀後則伊斯蘭化,逐漸成為今天種族混雜、主要信奉伊斯蘭教的現況。 今天的阿富汗人有40%為普希圖人,被人類學歸類為伊朗語支的雅利安民族,但也有部分人群之家譜可追溯到東地中海閃族語系,可能是阿拉伯帝國統治時代進入的阿拉伯人後裔;此外有27%人口為亦屬於伊朗語支的塔吉克人(中國新疆、塔吉克兩國都有塔吉克人);9%為蒙古人後裔的哈扎拉人、9%烏茲別克人、3%土庫曼人(即突厥人)等。由此可見阿富汗種族複雜之情況,但此亦成為阿富汗政治上充滿部族長老影響,及部族武裝強過中央政府軍對地方控制力的去中央化趨勢。倘能善加利用此點,也是對抗塔利班的利器。 歷史上的阿富汗 西元前334年至324年馬其頓的希臘君主亞歷山大大帝東征,陸續征服今天土耳其、東地中海、埃及、波斯,還繼續向東探索世界的盡頭,當時亞歷山大率領的大軍已經一路平推打到今天新疆邊境西北,但隨後改為南下征服印度河流域後回軍。亞歷山大大軍所到之地,到處興建希臘城市,留下希臘人駐軍,在今天中亞河中之地與阿富汗之地,就成立巴克特利亞希臘王國。那時的中國還在戰國七雄、相互征戰的時期,北方草原被匈奴佔據,河西走廊與西域則是西方印歐民族塞種人所組成的大月氏所佔領。東西方文明的碰撞,差一點就在那時候發生。 到了大約是漢朝到魏晉南北朝時期,中華文化的勢力已經進入西域,阿富汗地區則是大月氏後代貴霜帝國的地盤,絲路貿易已經將阿富汗地區與中國連結在一起。當時佔領阿富汗的貴霜帝國崇信佛教,僧人與寺院到處都是,佛教就是經由貴霜帝國傳到中原的。等到唐朝玄奘在西元630年到天竺取經時經過巴米揚大佛時,他看到的是分別有37公尺與55公尺高的兩尊巨大佛像,數十座寺院與數千名僧人,佛教信仰盛極一時。可惜巴米揚大佛在之後的歲月裡飽受伊斯蘭信仰的君主惡意損壞,終於在2001年被當時統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用大量炸藥完全摧毀,成為對世界文化遺產的一大毀滅性破壞,迄今都無法重建成功。 唐朝曾經統治過阿富汗150年 在唐代,唐朝消滅了東突厥與西突厥後,在西元657年將原屬西突厥的新疆、中亞河中地區與阿富汗地區列入「安西大都護府」的管轄,唐軍憑藉著超越當時突厥人的明光鎧、陌刀等武器裝備,以及廣納各方優秀軍事人才的寬容政策,成為中原漢人政權首次也是最後一次控制整個阿富汗的朝代。唐代消滅突厥汗國後大量徵召突厥部落騎兵為唐軍服役,只怕也是輕易征服中亞的一大憑藉。 當時安西大都護府下管轄阿富汗境內的州縣。 不過唐朝統治阿富汗時間終究太短,無法從人種血緣、文化、語言、文字上將當地人同化為漢人。阿富汗距離波斯與印度較近,受該兩地影響自然較遙遠的中國來得強烈。 列強帝國輪番統治 從西元657年一直到808年,唐朝勢力才完全退出阿富汗。阿富汗重新回到突厥人與伊朗人政權的輪番控制之下,歷經突厥沙希王朝、突厥迦色尼帝國、塞爾柱突厥蘇丹國、花剌子模汗國、蒙古察合臺汗國、帖木兒汗國、蒙兀兒帝國與波斯薩非王朝等統治,終於在19世紀,阿富汗成為大英帝國與沙俄帝國爭奪的標的,沙俄想拿下阿富汗,打通通往印度洋之道路,大英帝國想拿下阿富汗介入中亞與新疆,但誰也沒成功。一直到近代連強大的蘇聯、美國也輪番進入試圖控制阿富汗,卻都陸續鎩羽而歸的慘狀來看,在21世紀的今天再度坐實了阿富汗是「帝國墳場」的美名,幾乎沒有外來政權或軍隊能夠長久統治本地,就算有再先進的武器都不行。 為何土耳其想嘗試停留、介入阿富汗?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2021年6月14日參與北約峰會時與美國總統拜登會晤,除了討論兩國關係的各項問題外,土耳其也表達了願意留駐阿富汗的想法。今日美軍加緊速度撤軍,北約聯軍也紛紛拔營隨撤,只有土耳其500名原先就負責喀布爾機場防衛的部隊打算繼續留下來,做為防衛外國人員撤出阿富汗最後通道的防線。但此計畫已受到塔利班的反對。 大家可能很難想像為什麼土耳其軍隊要留下來?5百名部隊又能夠發揮什麼功能?在歷史上突厥人建立的西突厥、突厥沙希王朝、迦色尼帝國、塞爾柱突厥蘇丹國、花剌子模汗國都統治過阿富汗,今日土耳其人的直系祖先塞爾柱突厥蘇丹國也是從阿富汗大山裡面走出來,往西一路打到安那托利亞高原的。因此對於有意恢復祖先榮光的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來說,可以把部隊派進祖先曾經佔領過幾百年的阿富汗,其實是夢想的實現。 只是土耳其距離阿富汗也有上千公里遠,不論是補給人員、裝備、彈藥、燃料、糧食,機具車輛等都是困難重重的事情,現今人數僅有500名的駐軍根本不具實質防衛意義,要真能守住機場本身,沒有一個聯兵旅的部隊與相對應的砲兵、空軍部隊與要塞工事,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 因此倘土耳其真的計畫介入阿富汗情勢,下一步必須要增兵,至少要派駐幾千人,佔領一個可以固守防衛的要塞地區,倘有一個省的地盤,或能控制當地的某個勢力或若干部族更佳,否則面對海浪般襲來的塔利班部隊與裹脅而來的平民砲灰,一個單薄的機場是守不住的。 好在土耳其倒是有一個優勢是美國沒有的,就是阿富汗北邊的鄰國如土庫曼與烏茲別克都是突厥族的國家,與土耳其關係良好,美國要向這些國家借基地或借道通過補給物資都困難重重,但土耳其相對更容易獲得這些國家的支持,而且土耳其人也是穆斯林,在99.7%人口為穆斯林的阿富汗,也比較不容易引起當地穆斯林的排斥。不過如果當地人知道土耳其想的是重新打回祖宗土地的話,重振塞爾柱蘇丹國的榮光,也許就另做他想了。 中國對阿富汗又愛又恨  中國的新疆喀什與阿富汗的瓦罕走廊接壤,因此阿富汗的境內情勢變遷也會直接地影響到中國邊境安全,加上新疆的維吾爾人與亞塞拜然、土庫曼及土耳其更是同一個九姓烏古斯(回紇汗國)祖先的突厥後裔兄弟民族,因此面對漢人步步進逼佔據新疆生活空間,以及漢人強悍的同化能力,不論是新疆或周邊鄰國的突厥人都有受到嚴重威脅之感。 之前伊斯蘭國極盛時期曾佔領敘利亞與伊拉克大部分領土,當時就已經對中國的新疆虎視耽耽,甚至連未來伊斯蘭國的東方領土地圖就已直接將新疆納入將收復的領土範圍中。加上在伊斯蘭國中的外籍聖戰士也有維吾爾群體的存在,代表他們並未放棄以戰爭粹煉其武力與意志力的手段,因此突厥民族主義組織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政權出現在新疆西部邊界上,也是中國對新疆統治的外來威脅。 因此對於蘇聯、美國與北約在阿富汗的失敗與撤離,中國真的不需要太高興或說風涼話,一旦塔利班重奪阿富汗政權,最需要擔心的就是中國。 中國是阿富汗周邊唯一的非伊斯蘭國家,也被幾乎所有伊斯蘭國家或恐怖組織認定是迫害穆斯林的國家,中國在阿富汗的投資與採礦等行為不但不會換來感謝,只會引起當地人懷疑是剝削或侵害當地居民權益的反感。2021年4月21日塔利班在巴基斯坦以炸彈攻擊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農融與中國投資代表團未果的行為,就很好的說明此點。 但是阿富汗的地理位置偏偏又絕佳,倘能由喀什興建鐵路通過瓦罕走廊與阿富汗境內,可以直通伊朗俾路支省,無須經過中亞其他國家繞路,這對於甫於2021年簽署25年戰略夥伴合作協定的中國與伊朗來說,是一個運輸物資的絕佳通道,對於一帶一路來說也是一個縮短與波斯灣國家距離的最佳路線。 阿富汗境內地形人文太過險惡,經濟也太過原始,美國除了損兵折將之外委實無法像在伊拉克時至少還有石油利益可取,因此拜登堅決不推翻川普撤軍阿富汗的決定,可看出美國在阿國確無利益可言。但是阿富汗可以成為美國為其他強權挖的坑,比如美國儘可以鼓勵中國或土耳其介入阿富汗,任何歷史上驕傲自滿的強權都不會覺得自己搞不定阿富汗,但從來阿富汗的高山洞穴與強悍不拔的部落武裝及伊斯蘭聖戰士肯定能給未來侵入阿富汗的外國勢力迎頭痛擊。 中國如果覺得他可以用對付第三世界經濟落後國家的手段來對付塔利班的話那就太膚淺了,塔利班是尋求回歸伊斯蘭教法的原教旨主義教派,其性質與沙烏地瓦哈比教派、伊朗什葉派等相近,而塔利班寧願被美國打擊20年,也不願出賣蓋達組織,代表其原則立場非常堅定,不輕易受外界影響,這也是塔利班20年後能捲土重來,對受西方支持的政府軍摧枯拉朽、一路猛進的最大憑藉。 美軍即將撤離阿富汗,曾與美軍合作的阿富汗人士人人自危(AP) 塔利班是打不死的小強 塔利班是一群伊斯蘭神學學生籌組的教派武裝,遵循的是普希圖部落律法混合伊斯蘭教法的統治,1994年成立之初是想打擊當時猖獗的軍閥勢力,結果在強大的信仰驅使下迅速統一全國90%的領土,只剩塔吉克族軍閥馬蘇德率領的北方聯盟佔領10%土地還在頑抗。 塔利班自1996年至2001年間統治阿富汗,實行嚴格的伊斯蘭律法統治,但因為其實行之政教合一獨裁統治使世界各國驚異,僅有巴基斯坦、阿聯大公國與沙烏地阿拉伯承認塔利班政權。 2001年911事件爆發,一直持續庇護蓋達組織賓拉登的塔利班首領歐瑪擋不住美國與北約聯軍的轟炸與出兵,棄首都喀布爾逃入山區中打游擊,歐美遂扶植北方聯盟入主中央成為今日的阿富汗政府,並進行現代化改革,加強女性教育、改善農民生活、興建基礎設施等。可是逃到大山中的塔利班一直無法被政府軍及美軍剿滅,最終造成今天塔利班即將翻身再起的局面。 加上伊斯蘭國勢力也已經進入阿富汗,與塔利班關係撲朔迷離,加上蓋達組織是否還有殘餘分子在阿富汗再起等議題,都值得觀察留意。阿富汗貧窮乾旱,生產最多的農作物就是罌粟,也是世界最大鴉片供應國,未來倘阿富汗持續成為區域中輸出「毒品與聖戰士」的國家,那麼全世界有一天還得回過頭來清理他的,就像全世界組成聯軍不分陣營地一起去剿滅「伊斯蘭國」一樣。 但如果塔利班僅僅禍害一個阿富汗國家,不輸出革命、不與其他恐怖主義團體掛勾的話,也許世界不會太在意他們要把阿富汗建成怎麼樣的國家,與過怎樣的生活。 塔利班重新掌權後的阿富汗 如果情勢發展一如評估,不出意外的塔利班將可在2021年底前打下喀布爾並重掌政權,重建伊斯蘭酋長國,並在阿富汗境內重建宗教統治的社會。過去20年沒有經歷過塔利班嚴酷統治的阿富汗年輕一代,尤其是受惠於20年來教育體系大興的阿富汗自由女性,將不得不重回家庭與男性的束縛,失去基本的人身自由。 男性也得要留大鬍鬚、一切生活依照伊斯蘭法規範進行,西方的事物可能受到嚴禁,阿富汗對外之門關閉,重回上古伊斯蘭宗教政治合一的統治。除非塔利班在未來有超出阿富汗國境以外的恐怖攻擊活動,才可能被國際社會依照對付伊斯蘭國的方式來進行干預與戰爭。 世間萬物存在總有他的理由,塔利班能夠堅強抵禦外敵20年而不倒,能夠兩度讓兵力佔優的政府軍望風而降,都代表塔利班能夠取得阿富汗人民相當程度的認同,也許是認同他堅持伊斯蘭教法的堅定信仰,也許是認同他能終結混亂的軍閥統治而不致使阿富汗分崩離析陷入軍閥內戰,也許是認同他「男有份、女有歸」的嚴謹社會規範,也或者是敬佩他抵禦外侮20年不放棄的精神,總之不能單方面地看外國媒體對一個國家的描述,肯定有失偏頗,要能多方考慮當地國的風俗民情、對外關係、經濟結構與民族分布等,才能瞭解到底當地人民想要的是什麼。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政治體制,只有適合各自國家的體制。西方的民主投票、議會政治絕對不是適用所有國家地區的唯一優良政治制度,專制集權、君主立憲、軍人獨裁、神權政教合一體制等都是存在世界上運作中的政治體制,只要適合當地國的發展與民心需求,就是適合的制度,千萬不要自以為是的去批判別國人民與政府的選擇,存在就是真理。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