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詩064|曾貴麟〈夜行 ━致我憂傷的未婚妻〉

好燙詩刊:Poemcast
2021-10-04
06:22
0 comments
No Rating

Available Platforms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作者:曾貴麟/朗讀:曾貴麟 〈夜行 ━致我憂傷的未婚妻〉 那晚,妳中途才走進書店 右方座位最後一排,容易厭煩的妳 選了離出口最近的位子 我在臺上,妳在投影的光裡 ━貝貝,我見過瞇眼最美的女人 分神,恍惚之間似乎說了 「倘若我的文字足以讓妳停留, 毫不猶豫服膺於任何詛咒……」 後來,重逢於濱海之地 妳說,妳能輕易想像與我相擁、交媾 即使我們未曾交談 貝貝,妳是如此透晶、極致。 妳的善良,是向愛人坦露一切情慾 妳說:「接下來在唇裡的 並非刺探,刺探太過庸俗 我要可以應驗的真言 我所拒絕的觸碰不到我 但你詩裡的薄情、孤獨和慾念 我全部都要」 貝貝擁有清透的心 身子白皙、纖瘦 有個豐滿的臀 坐上,挺直,整個密室被聲音填充 在我的毛髮與肌肉裡急切尋找 自己從未言明的歡愉,來自於最原始 最神秘,最裸裎的部位 昏暗的房間裡,佔有和吻 如谷崎潤一郎的小說般做愛 粗暴而耽美儀式 我拿起繩子捆綁妳 妳說,繩子只是形式 妳要的是本質 妳要我一絲不留地破壞妳 我,暴戾,縫進妳的肉身 妳讓我有一種近似永恆的幻見 而每個永恆都誕生於一瞬 是否也將淹滅於一瞬,一道裂痕,一齣天色 一絲痛覺,或是一部憂傷的電影 我們一邊吃藍莓塔 一邊討論三島由紀夫、寺山修司和帕索里尼 「凡是為情慾而涉險的 都失敗了 所有偉大作品幾乎無一倖免」 我再也無法有恃無恐 變得懼怕深愛妳 「愛與意志沒有規則 但我有。」妳說 直到妳憎惡我的膽怯 一如妳憎恨我的陰莖 妳的極致,讓妳只剩兩種選擇 為我抵觸,或者鄙夷我 牴觸時妳憂傷,鄙夷也無法遏止 某天夜晚妳和我談論婚約 婚約是妳僅剩的項圈、皮鏈嗎? 即便是,我仍甘願自縛 走進鳥籠,淚水,玻璃珠 妳曾說我是性的猛獸 不是的,貝貝,我是愛的猛獸 妳懇求我離開的口吻 和妳懇求我進入妳時 幾乎一致 妳用一個夜晚忽然說要作我的妻子 用另一個夜晚不告而別 貝貝,再也無法和妳討論電影 無法聽妳哭泣和責難 誤把加斯·帕諾、楚浮視為宿命 光線和文學,我們視之為徵兆的 至今,我仍然時常拍攝天空給妳 今天的氣象很溫德斯,明日彷若 塔科夫斯基,或許伯格曼、布紐爾 而後天,大後天是…… 貝貝,果真應驗了,我苦侯多時的災難 妳將存在於我看過每部電影,每套邏輯 每段孤寂的字,每個念頭,成為我最深的弱點 我孤獨的未婚妻,奔赴幽冥的美麗女人 總令我想起初次遇見 不及從擁擠人群中走近 妳消逝在黑夜的瞳孔裡 恍惚之間我一再確定深愛妳 妳曾經迷戀的,我將拒絕與人共享 (時間前來索討任何被割捨的) 未盡之詩,緩停的尾音 我率領全數意念追逐妳,與妳並肩 在安東尼奧尼的草坪裡永恆地漫步 - 《好燙詩刊:Poemcast》公開徵稿中 www.fb.com/ht.poemcast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