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詩詞曲韻的前世今生 S1-25 ‖ 楊慎 & 黃娥 《仙呂 ‧ 點絳唇》/《雙調‧折桂令》高嶢夕眺 /《雙調 ‧ 對玉環帶過清江引》風花雪月 /《中呂 ‧ 朝天子》 ‖

詩詞曲韻的前世今生 Season 1
2021-10-05
27:40
0 comments
No Rating

《三國演義》第一回開篇詞【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 楊慎(1488年12月8日-1559年8月8日),字用修,號升庵,別號博南山人、博南戍史,四川新都縣(今成都市新都區馬家鎮升庵村)人,祖籍江西廬陵,明朝官員、作家。為內閣首輔楊廷和之子,正德年間狀元,官至翰林院修撰。 「大禮議」事件中,因率領百官在左順門求世宗改變皇考,而遭貶雲南,終老於戍地,一生未獲赦免。後追贈光祿少卿,謚號文憲。 世宗因大禮議之故,對楊廷和、楊慎父子極其憤恨,常問及楊慎近況,大臣則每每回答楊慎「老病」,世宗才稍覺寬慰。楊慎聽聞此事,更加放浪形骸。常縱酒自娛,遊歷名勝。《樂府紀聞》稱他「暇時紅粉傅面,作雙丫髻插花,令諸妓扶觴遊行,了不為愧。」終世宗一世,六次大赦,楊慎終不得還。 黃娥(1498-1569),字秀眉,明代女文學家,四川遂寧縣(今四川省遂甯市安居區西眉鎮)人。楊慎的妻子,世稱黃安人、黃夫人。父親黃珂官至尚書,自幼博通經史,能詩文,擅書劄。正德十四年(1519)與楊慎結婚不久,慎謫守雲南,長達30年之久,長期留居夫家新都縣,管理家務。她除了詩詞外,也工於散曲,近人將兩人之作合編為《楊升庵夫婦散曲》,她的曲風格纏綿悲切,有「曲中李易安」之譽。黃娥與楊慎的結合在中國文學史上是一段佳話,他們夫妻二人的詩詞成就都很卓著,在明代自成一家。 ----- 《陶情樂府》,明代楊慎著。在中國古代散曲發展史上,楊慎的散曲佔有重要的地位。《陶情樂府》以「陶情」為題,以「陶情」為旨,以自然清新、自由靈活的「樂府」散曲向世人展示了他謫戍雲南三十多年的喜怒哀樂,同時也展現了他由失落悲憤到寄情山水修身養性,再到狂歌自適的轉變。作品中著重表現了作者內心蘊藏的無限苦痛,借繪景狀物以托愁情,放浪形骸狂佯以避禍,並在苦痛中徹悟人生。 最重要的部分「歸怨之作」是楊慎散曲的一個重要部分。楊慎37歲謫戍滇南,以此為界,他的一生可以分為前後兩個不同的時期。前期的楊慎,由於受家庭與傳統儒學教育的影響,對仕途充滿理想,有濟世報國之志。明世宗繼位後,楊慎充經筵講官,修《武宗實錄》,可謂直步青雲。其曲作主要作於後期。後期的楊慎,在三十多年的時間裡,奔波於滇、蜀之間,不僅其抱負無由施展,而且還得降志辱身,韜晦斂跡。楊慎散曲的主要內容之一,就是描寫他的這種淒涼、幽婉的隱衷。 如套數【仙呂 ‧ 點絳唇】中的【鵲踏枝】:「一封書意懸懸,萬里路恨綿綿。誰通道東下昆池,又勝如西出陽關。但得他平安兩字,休問他何日歸年」; 【寄生草】:「空彈劍,頻倚闌。比潮陽山水多鄉縣,比江州月夜無弦管,比夜郎春夏饒風霰。今日個聞雞曉度碧雞關,怎記得鳴鑾晚直金鑾殿」; 【賺尾】:「且聽滄浪吟,休誦卜居篇。愛碧山石蹬紅泉,策杖行歌興渺然。醒來時對陶令無弦,醉來時學蘇晉逃禪,不似他憔悴騷人澤畔。任蒼狗白衣屢變,笑蛙聲紫色爭妍。浮名與我無縈絆,再休尋無事散神仙」。 引典屈原〈漁父〉,詩人行吟澤畔,滄浪、卜居等。 陶令無弦指陶淵明彈無弦琴。 杜甫〈飲中八仙詩〉有:「蘇晉長齋繡佛前,醉中往往愛逃禪」 杜甫〈可嘆詩〉:「天上浮雲似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 本意指浮雲像白衣裳,頃刻又變得像蒼狗,後來演變為「白雲蒼狗」,比喻世事變幻無常。 《漢書》典:紫色,不純正的雜色。蛙聲,淫邪的樂聲。紫色蛙聲比喻以假亂真。 初初貶謫尚可適應當時環境,然此套摹寫述情,甚是悲壯,讀之令人哽咽。 詠物寫景,是楊慎散曲一個重要內容。楊慎是第一個以散曲的形式描寫雲南的風光,讓人讀起來怡然陶醉。如 【雙調 ‧ 折桂令】〈高嶢夕眺〉:「枕高岡坐占鷗沙,看曉渡帆檣,晚市魚蝦。紅葉園林,黃花籬落,白水蒹葭。望東寺雙浮佛塔,指高嶢一片人家。穩穩歸槎,低岸鳥紗;滿酌村醪,閒話桑麻」。 高嶢這個偏遠地區的風物景致,首次以曲的形式展示在世人面前。楊慎用散曲描繪雲南的自然風光與社會生活,這在古代散曲史上也具有開創性的意義。楊慎詠物、寫景的散曲典雅蘊藉,精騖細膩,詞化、雅化趨向更為明顯,如 (大理有所謂風花雪月四景,風是指下關的風,花是指上關的花,雪是指點蒼山的雪,月是指洱海的月) 【雙調 ‧ 對玉環帶過清江引】〈風花雪月〉(風指上關的風;花指下關的花;雪是點蒼山的雪;月指的是洱海的月) 解凍池塘。鴨頭新綠皺。楊柳東邊。鵝黃初擺就。行雨拂高唐。飄煙籠遠岫。一陣寒生。羅衣金褸透。衣羅纖腰原自瘦。料峭黃昏後。春光飄又零。花信潺還愁。紅芳吹成南薰晝。 萬綠枝頭。胭脂新點破。七寶闌邊。粉團拋幾箇。燕子拾香泥。蜂兒催晚課。暗減春光。亂紅牆外過。亂紅飛來千萬顆。滿地和煙墮。餘香粉蝶尋。豔曲黃鶯和。惜芳醉來清陰臥。 玉樹銀花。飄飄穿戶牖。翠閣紅爐。纖纖籠玉手。驢子緩吟鞭。羔兒催暖酒。明日尋梅。前村何處有。前村朔風夜半吼。萬里平淵藪。豐年望十千。令節迎三九。東園暗黃先上柳。 水面樓台。影出清虛殿。雲母屏風。露見嫦娥面。霞帳掛金鉤。天機垂素練。窈窕清光。離腸今夜斷。離腸斷時關塞遠。且醉西園宴。佳期玉鏡飛。良夜金波淡。悠悠一聲何處管。 楊慎散曲的言情之作主要包括兩方面的內容,也呈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一方面是表達對其妻子的思念,風格是典雅,較為典型地體現了明代散曲以詞為曲的趨勢;另一方面主要是指衽席閨閣、裙裾脂粉、花柳歌筵等「豔情」曲,風格是通俗直白,是在繼承元代散曲基礎上的進一步的拓展,同時也受到了明代民歌的影響。 楊慎的「豔情」曲則繼承了元代散曲真率直白,以俗為美的特點,口語化、散文化的現象比較明顯。如重頭【中呂 ‧ 朝天子】其一:「想他,念他,玉有價、春無價。秋波生潤臉如花,兩葉眉兒畫。口兒頻惦,心兒牽掛,告神明合暗察。病殺,害殺,未得句明白話」。 其三:「瞞昧著母親,低防著外人,把一個肯字兒將咱釁。常記得酒闌人散那時分,誰先肯,誰先順。三般的話兒說來最準,到如今難親近。你記得舌尖兒上唾津,手背兒上掐痕,靴臉上鞋兒印」。 作者用高度口語化的代言方式寫男女戀情,活靈活現,惟妙惟肖,如見其人,如聞其聲,保留了散曲明快顯豁、自然酣暢、率直爽逸、通俗詼諧的風貌,刻畫了女子細膩微妙的心理活動,具有濃郁的民間氣息。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