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詩詞曲韻的前世今生 S1-26 ‖ 楊慎 & 黃娥 《玉堂客》/《寄外》/《臨江仙》江陵別內 /《中呂 ‧ 粉蝶兒》/《仙呂 ‧ 羅江怨》寄生草/《商調 ‧ 黃鶯兒》 ‖

詩詞曲韻的前世今生 Season 1
2021-10-05
27:42
0 comments
No Rating

黃娥,四川遂寧人,父親黃珂官至尚書。和其他才女一樣,她也能詩文,擅書札。受家庭的影響,黃娥和楊慎一樣,年少便有才名,是北京城有名的才女。黃珂有感於朝廷的腐敗,加上自己年事已高,便辭官回到了遂寧。黃娥回憶起在京城的時光,寫下了散曲: 【玉堂客】 東風芳草竟芊綿,何處是王孫故園? 夢斷魂縈人又遠,對花枝空憶當年。 愁眉不展,望斷青樓紅苑。 合離恨滿,這情衷怎生消遣! 這首曲情真意切,不久即傳到了京城,並流行開來。不僅如此,這首曲還打動了當時著名的才子楊慎。在楊慎辭官回到四川後不久,其妻子便去世了,在徵得父母同意後,楊慎差人上黃家提親。黃娥21歲的時候,也就是明正德十四年(1519),黃娥嫁給了楊慎。 婚後的黃娥與楊慎既是同心的詩友,又是恩愛的夫妻,朝夕切磋詩文,一起填詞作曲。但好景不長,在結婚的六年後,楊慎因得罪了嘉靖皇帝而被充軍雲南龍昌。面對即將充軍雲南的丈夫,黃娥充滿了不舍,她從京城一直把丈夫送到了江陵(荊州)。最終在丈夫的勸說下,開始返回四川。 臨行前,寫下了〈寄外〉詩: 雁飛曾不到衡陽,錦字何由寄永昌? 三春花柳妾薄命;六詔風煙君斷腸。 曰歸曰歸愁歲暮;其雨其雨怨朝陽。 相聞空有刀環約,何日金雞下夜郎? 楊慎被發配謫戍雲南永昌衛,黃娥看著官場失意的丈夫被遣往滇南寒苦之地,心疼至極,決定陪伴丈夫一同前往。行至江陵驛站,楊慎再也不忍心妻子隨同受苦,便力勸黃娥回新都老家。 他們立於寒風瑟瑟的渡口,淚眼滂沱,觸情生情,難捨難分中, 楊慎作了【臨江仙】〈江陵別內〉: 楚塞巴山橫渡口,行人莫上江樓。 征驂去桌兩悠悠,相看臨遠水,獨自上孤舟。 卻羨多情沙上鳥,雙飛雙宿河洲。 今宵明月為誰留,團團清影好,偏照別離愁。 此後兩人便有不少唱和之作,在三十年間的貶謫生涯中,兩人大多數的時間天各一方。因此,在楊慎的散曲中,有多首是訴說離情別恨的,飽含無限的情思。 楊慎有一首較為著名,就是套數: 【中呂 ‧ 粉蝶兒】:十二闌干,見暮秋兩行歸雁,海天空錦字難傳。碧雞寒,金馬晚,歎年光如箭。玉關人萬里情牽,這愁懷怎生消遣。 【滿庭芳】到如今錦衾獨眠,清秋似水,長夜如年。向陽臺空把佳期盼,隔多少遠水平川。我這裡歸期重算,他那裡卜盡金錢。望音書尋方覓便,向江頭岸畔,錯認幾人船。 【耍孩兒】昨宵夢裡分明見,醒來時枕剩衾單。費長房縮不就相思地,女媧氏補不完離恨天。相思離恨知多少,煩惱淒涼有萬千。別淚銅壺共滴,愁腸蘭焰同煎。 這首憶內之作,無刻意斧鑿之跡,真情真意,層層渲染,以流麗明快的語言,表達了詩人無盡的情思。顯得典雅含蓄,又能體現纏綿委婉的情味。 黃娥則是寫了四首重頭小令 【仙呂 ‧ 羅江怨(寄生草)】 其一:空亭月影斜,東方亮也,金雞驚散枕邊蝶。長亭十里,唱陽關也,相思相見何年月。淚流襟上血,愁穿心上結,鴛鴦被冷雕鞍熱。 其二:黃昏畫角歇,南樓報也,遲遲更漏初長夜。茅簷滴溜,松梢霽雪,紙窗不定風如射。牆頭月又斜,床頭燈又滅,紅爐火冷心頭熱。 其三:青山隱隱遮,行人去也,羊腸鳥道幾回折。雁聲不到,馬蹄又怯,惱人正是寒冬節。長空孤鳥滅,平蕪遠樹接,倚樓偎得欄杆熱。 其四:關山望轉賒,征途倦也,愁人莫與愁人說。離鄉背井,瞻望闕,丹青難把衷腸寫。炎方風景別,京華書信絕,世情休問涼和熱。 四首曲子的末句押「熱」字,對應他們分居兩地的淒冷。 【商調 ‧ 黃鶯兒】:「積雨釀春寒,見繁花樹樹殘,泥塗滿眼登臨倦。江流幾灣,雲山幾盤,天涯極目空腸斷。寄書難,無情征雁飛不到滇南。」 黃娥被稱為「曲中李清照」,與卓文君、薛濤、花蕊夫人並稱為「蜀中四大才女」。 丈夫被貶的時候,黃娥才26歲,僅僅過了5年幸福的夫妻生活,從此,就和丈夫分離,一分離就是整整三十年。嘉靖三十八年,西元1559年,楊慎客死異鄉。黃娥聽知噩耗,悲痛萬分,在花甲之齡去奔喪,到了滬州,扶櫬歸里。當年生離,而今,竟成陰陽死別。黃娥後來活到到71歲逝世,完結了一代才女的悲劇人生。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