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元瓅玩樂誌】開麥拉,影視播不停!S2EP13__下流之宴、林真理子、中園美保、黑木瞳|元瓅書坊

元瓅書坊
2021-10-28
09:41
0 comments
No Rating

Available Platforms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我們一般對日本人的認知是什麼?敬謹?工作勤奮?制度組織嚴格的集體族群?當我們深入日本的社會生態,可以察覺日本人對於階級等差依舊存著刻板印象。階級社會明顯的日本,依舊強調門當戶對,上等人、中等人、下等人,當整個社會淪陷於上等、中等人開始沈淪,下等人不斷往上泅游,到底真的門當戶對呢?還是終其一生都無法改變自己的身份地位呢? 2011《下流之宴》可說極尖銳的討論了這種問題。這部作品原創IP是林真理子原著小說,以福原由美子為中心延伸出的枝葉脈絡,深受母親力爭上游的教養,雖然他國立大學畢業,永遠把教育放在第一位,並且認為一個人只要努力就能夠獲得成果。她甚至比她母親更厭惡貧窮,當兒子翔決定要成為一個飛特族時,中學輟學,只是以兼職工作為本,由美子完全不能接受孩子的樣貌,總覺得孩子不上進,急忙求助升學輔導專家,以及自己的母親,終日惶惶。 尤有甚之,福原翔竟然在女朋友的要求下,決定身無分文的打算進入婚姻,母親更是認為孩子被邪祟纏身,認為這個女還是不祥的存在。 由美子試圖要從各種方式「解救」陷入迷途的兒子,不斷的打擊翔的女友宮城珠緒,懷疑她的出身、口音,以及自認為是上流階層的睥睨。 自然珠緒是大受打擊的,對她而言,結婚、離婚、再婚再簡單不過,她以為決定要與某人相愛就好好在一起,無法廝守終生也是無可奈何的決定,由美子卻深不以為然,此生只有一段婚姻、一個家庭,一個值得人人稱羨的美滿生活,這才是一切。就在此信念底下,由美子成了梅蘭妮克萊茵討論下的「恐怖母親」,對於兒女的愛怨嗔癡,無法解套的醜怪與刻意操縱權術的母親,在親子間彼此互動是極端痛苦的,強勢的母親姿態,轉動著家庭的輪軸,碾壓著丈夫或孩子,讓原本年幼弱小的翔,到了足以與之抗衡後,開始進入母親認為脫序的生活狀態,離開家裏,與女友同居,對於整體社會的運作他的態度是漠不關心,每次一聽到「努力」這兩個字,就直接擺爛,對於相對麻煩的事情,他所採取的態度就是放棄,尤其母親由美子對他過度的期待,讓他不勝其擾,他只想每天過著一日溫飽的生活,沒有夢想、目標或希望。看似得過且過,其實在網咖的工作,翔是十分盡責的,他只是活在自己足以承擔的生活的領域裏,不想自傷更不想傷人,因此當捲入珠緒弟弟亮太保險金詐騙事件時,他並沒有逃避,反而積極的解決。 但是要翔接下重責大任,成為店長,多有一點企圖心,卻是福原翔一直想逃避的晉升邏輯,他極端討厭弱肉強食的社會階層變動,他厭惡自己所擁有的家庭地位,他早早就領悟了在劇烈變動的全球化社會中,日本的中產階級不過就是一根最脆弱的蘆葦,禁不起強風的摧折,最終是會崩毀瓦解。因此當珠緒受不了由美子的刺激,考上醫科之時,翔便提出分手,當珠緒朝向主流價值靠攏時,也就是他最討厭的生活形式,厭惡了無意趣的中產家庭,更怕野心勃發後無法控制的慾望緊緊纏裹著兩人本來美好的關係。 至於姊姊福原可奈從小就受到母親所謂的「菁英」的耳濡目染,立誓要有別於母親矯飾的偽裝,想著要成為真正「上流之人」,不斷的參加各種聯誼,企圖脫離原生的中產階級。行將畢業之際所應徵的工作,也是個不上不下的螺絲輕工業公司,無論如何都不想要這種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生活,極端厭惡如同母親一般滿嘴企望著人上人的生活,卻如何也無法到達上流社會的彼岸。結婚成為可奈的人生出路,最後也是無法忍受窒息的婆家生活,毅然決然的離婚,重複著母親的生活,一輩子無法逃出此一宿命。 當這個世界不斷的標榜著「成功學」,或者「從谷底翻身年薪千萬」這類「心靈雞湯」,可能是最要命的毒藥。2011年的日本電視劇要拆毀的是虛偽矯飾的造作,世界本來就不是我們所想得如此平和美好,利益的傾輒,為了朝向更高階層的主流社會,必須犧牲一切,諸如:人的純良、溫度與真誠,在翔的認定下,不要也罷!看著母親頻頻自我折磨也打擊著自己,翔對這種表面虛飾的父慈子孝,寧可全然放棄。當福原家逐漸瓦解的同時,由美子依然至死不悔,對著可奈的孩子說道:「人啊,努力十分就有二十分甚至是三十分的回報,所以要努力呀!」母親永遠都沒有放棄躋身上流的念頭,那麼翔的消極抵抗,或可是一種母子愛恨間解套的方法。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