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上菜囉-宅急便-7(請搭配文字一同聆聽)

林緩緩
2022-01-14
08:39
0 comments
No Rating

Available Platforms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宗教的普世價值、社會的倫理道德,一直告訴我們原諒是美德。
 可是他們未曾嘗過我的苦、未曾感過我的痛,
 有何資格要求我原諒?
 我要的不是腐敗司法的判決,
 而是親手將他們,通通拖進地獄。



 這日清晨,地檢署裡的主任檢察官辦公室的座位上,正坐著新上任的主任檢察官,但他卻沒有一絲雀躍之心,反而呆呆地望著天花板。他的人生從未受過如此的奇恥大辱,這些年來他一直靠著自己的能力屢破奇案,他心想,要靠著自己的能力爬上這個位子,但如今幫助他的推手,竟然是一位謀殺案的嫌疑犯。

 更讓飛玉感到羞恥的是,至今還是無法找到任何證據來定他的罪。而他卻在拘留室裡躺著舒適的席夢思床墊、享受特殊待遇地抽著香菸,雖然人在牢籠竟然能如此折磨趙飛玉。此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趙主任,總長請您走一趟辦公室。」

 「我知道了,我待會就過去。」

 飛玉心中早有準備,昨晚各大新聞台都以林主任家中所發生的命案做頭條新聞,檢察總長第一時間告知他,明日暫代林主任職位,為代理主任檢察官,全權負責調查此案。

 總長的辦公室距離飛玉的辦公室多了兩層樓,以前總長要見他,飛玉總是健步如飛,可這一次他卻心想,這樓梯如果能走不完,該有多好。到了門口,飛玉站在熟悉的大門前思索著待會該如何應對總長的提問,又或者他會指派何種任務給他,心中千頭萬緒想著一萬種可能後,他放棄思考了。

 沉重的敲門聲,宛如在提醒著飛玉,

 跟他的交易似乎尚未結束。



 「進來吧。」飛玉小心翼翼地推開門,隨後雙手扶著門邊輕輕地闔上。總長正站在大片落地窗前望著遠方若有所思,總長一如往常舉起手臂禮貌地示意著,「來,坐吧」。

 「謝總長。」

 飛玉待總長坐落在黑色單人沙發上後才緩緩坐下,總長雖未開口但辦公室內的空氣似乎被他的沉默凝結住了一般,他與飛玉一同穿著配合工作所需的黑西裝白襯衫、領口上繫著深灰色的領帶、足下踏著高級的黑色皮鞋。

 總長將身子往後挪了些許,舒適地靠著沙發將右腳至於左膝蓋上。總長雖然年過五十但時常運動,外表比實際年齡少了快十歲,可他深不見底的瞳孔卻叫飛玉正襟危坐,不敢有絲毫隨便。

 他們倆有著相同的學歷背景、一樣的少年得志、更有著父子情深的血脈淵源,可二人此時卻有著完全不同的心思與謀劃。

 「你打算怎麼做?現在媒體正因為這案子吵得全國上下沸沸揚揚,總統也親自打來關切,說有人密報林主任與吳律師交往甚密,現在三個人都死了,還死在林主任家裡,媒體更有天馬行空的空間了。」

 飛玉後背上冷汗直流,他曉得這其中的關連與牽扯,他明白這麼說雖然會觸怒總長,但他還是說了。「有人想用案外案來牽制整個地檢署,來跟我們進行交易。」

 總長突然站起身來大聲斥責飛玉,「混帳!什麼案外案!你說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陸謙……就是他把裝著屍塊的包裹寄到地檢署,也是他通知媒體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也是他…告知吳律師與他夫人的所在地。」

 「他的背景是什麼?」

 「一個貨運司機。」

 總長不敢置信地看著飛玉,一連吐了好幾口的大氣才平復了情緒。「趙飛玉,你幹檢察官多少年了?這些年我教你的全忘了嗎?一個貨運司機能如此心思縝密?能如此步步為營?能夠威脅我們地檢署到如此地步?快!去查,去給我查出來他到底是什麼背景!」

 飛玉如坐針氈地望著前方,窗外的大地上陽光普照,可陽光卻無法照亮他的疑惑。「他的目的…並不難猜。」

飛玉今天第一次敢正眼看著總長,看著撫養他多年的父親。「三年前,吳清和友人犯下的兇殺案…陸謙就是死者的丈夫。」

 總長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恐懼,但很快地又恢復平靜。他走到桌前拿起時常簽名用的鋼珠筆規律地敲著桌面,當聲響愕然停止時說道:「不管他是誰,有何目的,飛玉你都要記得,整個地檢署有誰跟他們夫妻倆沒關係?包括你在內……」




小額贊助支持本節目: https://pay.firstory.me/user/alexlin13
留言告訴我你對這一集的想法: https://open.firstory.me/story/ckybni2eh24jm0937v50p9eq8?m=comment

0.00 stars, 0 ratings

Or Log In

00:00 /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