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封城前夕-16(請搭配文字一同聆聽)

林緩緩
2022-01-28
10:43
comments
No Rating

Available Platforms

kkboxspotifyapplegooglerss

西元2021年4月24日。
新增確診人數:7人。
新增死亡人數:1人。
累計死亡人數:12人。
 
魑魅魍魎,張牙舞爪,一本初心,清澈澄明。
 
一隻孔武有力的手臂擰起襯衫領口,貌似猛獸般地凝視著表情雲淡風輕的書生老闆,佈滿血絲的雙瞳倒映著林旭光的從容自在,因為他知道│此時掌控情勢的人,是個只會搬弄文字的書生。
 
自信非凡的目光透著無塵鏡片,看向眼前的火冒三丈,他的心中煞是得意,林老闆說道:「劉科長,狡兔有三窟,這句話……聽過吧。」
 
攥緊的拳頭逐漸鬆綁皺褶的領口,劉科長止住身後爪牙的愚蠢衝動,右手食指衝著林老闆擺動幾許,連連說道:「好!好!好!好一個……不知死活的林老闆!」
 
林旭光拉齊衣襬,那雙銳利高傲的寒光依舊盯著眼前的政府敗類,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絨布,摘下鼻樑上的圓框眼鏡,垂首擦拭鏡片,嘴角還不忘勾出一聲冷笑。
 
「要多少錢?」
 
「錢?」還未戴上眼鏡的林旭光挑眉瞥了劉科長一眼,隨即戴上眼鏡,那雙收進善惡的眼眸愜意說道:「劉科長未免太小看我們這些讀書人了吧,我們要的不是錢│是真相,每一個人都應該要知道的真相!」
 

 
風暴暫離,一片狼藉。
 
夏林兩人又回到辦公室內,林旭光一屁股坐在位子,不停地喘著粗氣,擦拭著額上汗水,就連拿起杯子的手都在顫抖,正說明著他方才內心的故作鎮定與心驚膽戰。
 
夏清風連忙問道:「林哥,你什麼時候把資料藏在銀行裡去的?怎麼連我都不知道?」
 
杯中的水波陣陣尚未平息,待杯底落桌才逐漸散去,林旭光看向眾人清理戰場,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看來……真得這麼做了。」
 
夏清風臉色大驚,向來穩重行事的林哥,方才無疑是個膽大心細的賭徒。「林哥……你這叫詐賭啊!」
 
面露蒼白的書生像極了大病初癒,冷哼了一聲,說道:「這種事在歷史上層出不窮,有道是兵不厭詐,以前只懂其意,真的派上用場時才知道有多難。」
 
林旭光走到門前,看著收拾殘局的眾人,與身旁的夏清風說道:「這個月……都先別上班吧。」
 
夏清風點頭幾許,沒有異議。
 
「清風,幫我叫李嬸進來。」
 
「李嬸?」夏清風面有疑惑,但也沒多問,隨即將李嬸喚進室內。
 
李嬸滿是疑惑地站在桌前,林旭光恭謙有禮地將手中的紙鈔交到李嬸手中,一見手裡的錢又想到今天明明不是發薪日,心思單純的老人家還以為要被開除了,急到眼泛淚光,連忙鞠躬與林老闆哀求。
 
「老闆!別讓我走好嗎?我們家就靠我一個人了……你要是開除我了,那我們家就真的活不下去了啊!你瞧瞧我都這把年紀了,哪裡還有人要我。老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啊!」
 
林旭光與夏清風先是對視一笑,徒留滿臉淚水的李嬸,看著老人家如此心中也著實不捨。「李嬸,我有說要開除你嗎?」
 
「那……」李嬸低頭看著手中的紙鈔,又問道:「這錢是……?」
 
林老闆指向門外,問道:「李嬸,剛剛那樣子,你怕嗎?」
 
憨厚的李嬸一拍胸脯,朗聲道:「怕什麼!不過就是幾個小混混嘛!」
 
林旭光拍了拍李嬸的肩膀,嘆道:「你不怕,我替你們怕。」
 
「那老闆這錢……是什麼意思?你要把旭日出版社收起來了嗎?」
 
「當然不是,只是我想這個月大家都先別來上班了,李嬸你的狀況我知道……」
 
林旭光還未說完,只見李嬸將手裡的錢又塞回林旭光手中,說道:「如果是這樣,那這錢我不能收,我沒有做事怎麼能收老闆的錢呢?」
 
那雙走過歲月的眼眸,沒有留下算計人心,只有真心相待,李嬸繼續說道:「林老闆你是個好人,我李玉華沒讀過幾本書,但也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錢就是要靠自己工作得來的。」
 
見到李嬸如此,夏林兩人更是心疼,林旭光又將錢塞入李嬸手中,說道:「好!李嬸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這樣吧!休息一個月後,這裡肯定會需要你多花費時間來打掃,這些錢就是我給你的加班費,這樣行了吧!」
 
說到如此,李嬸才安心竊笑地收下。
 

 
今日,風華航空公司,又新增一名確診病例。
 
陪著夏清風看電視的夏雨一邊把玩著爺爺的老骨董相機,一邊心不在焉地聽著新聞,孫女無意間發現,爺爺正匯精聚神地看著電視上,疫情指揮官前的板子。
 
那個數字「1」,讓夏清風略感不安。
 
今日一名自菲律賓返台居家檢疫男子,於21日上午被發現陳屍防疫旅館,檢驗結果該男子為採檢陽性,是本國第12例疫情死亡個案。
 
那停滯十多天的死亡數字,又動了。



小額贊助支持本節目: https://pay.firstory.me/user/alexlin13
留言告訴我你對這一集的想法: https://open.firstory.me/story/ckyt1v29d05p00942r27azjmc?m=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