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26 篇故事

文殊講堂

文殊講堂

佛教

0.00 分, 0 則評分

收聽平台

spotifyapplegooglepocketcastrss

一、引言: 當您路過高雄市民權二路的林蔭大道時,在車水馬龍的塵囂中,隱約傳來法師精彩的開示和大眾的念佛聲,聲聲都在警醒世人生死無常,又如一股清流,滌蕩俗慮塵勞,文殊講堂就隱身在幽靜的嘉陵街上。 二、緣起: 一九八四年,年僅三十一歲的慧律法師,即在素來沈寂的佛教界吹起一陣弘法旋風。由於法師經教通達,辯才無礙,又能旁徵博引,近取譬喻而不離第一義諦,更兼妙語如珠,幽默生動,聆法者莫不法喜充滿、獲益匪淺。翌年,法師壽辰,百餘位信徒齊聚誦經祈福,有信眾建議法師,於高雄建道場,普灑甘露。此語一出,立獲全場熱烈迴響,遂正式成立「文殊講堂籌建委員會」,意取文殊菩薩智慧如海,有教化眾生之能事。由於當初籌建講堂的本旨,即緣於「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並期能發揮宗教的力量,以佛法淨化社會人心。為走入人群,乃於市區覓地建寺。經年餘辛勤奔走,始於高雄市前鎮區嘉陵街覓得現址。因處通衢要道,地價較為昂貴,僅購得二百五十多坪。此地鬧中取靜,交通便捷,可使前來聞法及共修者免除舟車勞頓、跋涉之苦。為滿有情求法之殷切願望,使最小的土地能行最大利益眾生之事,唯有向上發展,遂成今日之外觀。自一九八七年九月二十三日破土,至一九八九年十月二十二日落成啟用,其中篳路藍縷的艱辛,全憑法師以過人的智慧和毅力,始能克服萬難,終抵於成。 三、硬體設施: 講堂的外觀,一反傳統寺廟的造型,既無琉璃飛瓦,亦無雕樑畫棟,取而代之的是清淨肅穆的西洋式教堂建築風格,完全融入現代都會的生活脈動。在現今而言,或無新奇之處,但在一九八七年,寺廟建築猶屬傳統保守的年代,可謂是一大突破。講堂內部格局共分八層,層層各具視聽網路、空調設備。系統相連,脈絡互通。視聽則採五十吋閉路螢幕,並裝置舞台音響,立體傳聲流轉,使講堂活動實況可隨一樓而遍至各樓,使在講堂者皆能如臨現場。天花板採雙管照明,光線充足。全樓殿堂以大理石鋪設而成,宛若琉璃,光淨明亮。一樓大殿供奉巨幅西方三聖及玉佛,為大眾聽經聞法之處,七樓則供眾共修。 四、甘霖遍降: 為教育社會大眾,使能普受佛法熏陶,開正知見,故長期開課,舉凡禪、淨、律、密、天台、唯識……各大宗派之經教,均已作完整介紹。講堂住持慧律法師在落成典禮致詞中表示:「文殊講堂的建立,最大的宗旨在於團結整個佛教界的力量,促進佛教界各宗派的和諧,共同為弘揚佛法而努力。」是以,在此絕無山頭主義、門戶之見,雖以淨土宗為主,卻能兼容並蓄,使大眾得以廣學多聞。為令諸沈溺同登九品,除每週共修念佛、拜佛,亦舉行佛七、大悲懺、三千佛洪名寶懺,以期懺除罪愆,解行並重。 為弘揚戒法,每年則固定授五戒、八關齋戒,實際地督促信徒身心規範。 為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興教、護國、孝親,每年亦固定舉辦梁皇法會、水陸法會。至於法會收入及一切信施,除支付必要開銷外,全部移作弘法利生之用,大量印製書籍、光碟等法寶,以贈有緣。並成立弘法基金及經書助印部,落實推廣法務,以最快的效率,將佛法散播於寰宇之內。除了弘揚正法,講堂也積極地把慈悲的觸角伸向各階層。文殊文教基金會的成立,即在配合社會與政府政策,舉辦各項公益事業、慈善工作。慧律法師自陳其終生職志在令佛教興盛、正法重現。是以,除轉大法輪,亦極重視僧才之培育。平日即鼓勵知識青年深入經藏,鑽研佛法,掌握修行要旨,成為振興佛教的龍象。自創建講堂迄今,受其感召而發心出家之男眾青年不下百位。此外,為接引在家居士,亦曾多次舉辦男眾短期出家活動。為利益各地信眾,慧律法師又陸續接掌內門文殊精舍、花蓮佛興寺、六龜觀靜寺、南投養德禪寺及慧律精舍等分院,舉辦佛七、齋戒學會、八關齋戒等,使大眾能就近共修。 五、語結: 當您路過高雄市民權二路的林蔭大道時,在車水馬龍的塵囂中,隱約傳來法師精彩的開示和大眾正如慧律法師所言:「修行不是口號,而是積極的行動。」在自覺覺他的菩提道上,「高雄文殊講堂」這棟位居紅塵一隅的佛教尖兵,正默默地做著放眼未來~前瞻佛教的興盛;著手於當下~積極努力弘法利生的工作。 《慧律法師》 慧律法師,台灣雲林縣人氏,一九五二年出生於雲林縣四湖林厝村,俗名林益謙。俗家務農,幼年的鄉居生活, 使法師養成了勤儉樸素、刻苦耐勞的精神。 法師自幼聰穎,勤奮向學,高中就讀於台北建國中學,對於哲學與心理學相當感興趣。一九七四年進入台中逢甲 大學就讀,進入了佛學社團普覺社,因此種下了日後出家的因緣。 法師熱衷於普覺社的各種佛學活動,使其對佛學經義有更進一步的體悟,除了社內的活動外,法師又常利用寒、 暑假參加各寺院所舉辦的佛學營、佛七、齋戒學會等。這一連串的親近道場、鑽研佛經,使法師對佛法更增添一 份孺慕之情。一九七五年元月於南投水里蓮因寺,皈依懺雲法師,法號心謙。 大學畢業後,法師於高雄「鳳山佛教蓮社淨土專宗研究所」專研淨土宗,體認到只有學習佛的行為,學習佛的智 慧,學習佛的道理,才是永恆不滅的真理,於是決定出家,一九七九年於鳳山佛教蓮社依煮雲法師(一九一九~ 一九八六)座下披剃出家,法號慧律。 法師的出家並沒有得到家人的諒解與認同,他們認為法師大學畢業,理當就所學開創一番事業才對,怎樣反而「 遁世」、「逃避」;但法師心意已決,世俗的名利再也不能動搖其志,他認為一切的誤解與排斥都只是過渡現象 ,時間為證明一切。如今,法師以行動表現來驗證自己的抉擇,不僅使原先反對的家人認同了他當初的決定,更使家人因而向佛。 一九八○年,法師於高雄龍泉寺受具足戒,戒畢入台中南普陀佛學院,三年畢業,復任錫高雄美濃雷音寺,時序 一九八三年三月至一九八四年七月,這段期間法師閉關修行,研讀經藏,頗有所悟。 法師出家二十餘年來,常應各大學佛學社之請,赴各校講經弘法,並在全省各地舉辦佛學講座,講經度眾不計其 數。法師深入淺出的解說與技妙的譬喻,令人拍案叫絕,每一場佛學講座都是座無虛席,信徒遍布全台,難以計 數。 由於法緣殊勝,法師在因緣成熟之後,於一九八九年十月創建了高雄文殊講堂。慧律法師表示,建立文殊講堂的主要目的,是要舉辦出家眾的結夏及講經活動,以講述阿彌陀經、十四講表、楞嚴經、戒律….等。 回顧慧律法師在教界所捲起的旋風,是一九八五年七月於高雄國軍英雄館開講「死亡的藝術」之後,其旋風橫掃全台,尤其是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一連四天,在台北中華體育館的弘法大會最為壯觀,共吸引了九萬名信眾 ,為佛教界罕見之熱潮。 慧律法師的戒律基礎來自廣化法師和懺雲法師,佛學造詣則承自台中李炳南居士。法師長住於高雄文殊講堂,長期舉辦佛學講座,使得高雄地區沐浴在法師的慈悲與智慧光芒的照耀下。

外部連結

00:00 / 00:00